大道從心-第一百六十六章 攜手 第一百六十六章 攜手
來自一名鬼將的全力出擊,不是一般人能擋的住的,若是擊實,除了靳鐵心夏小遲和洛依依三個,怕是其他所有人都得死。

甚至就連夏小遲都懷疑,他的快樂之力能否撐住,畢竟戰斗如此激烈,他現在連逗逼取樂的機會都沒有。

但當黑潮真正涌過時,夏小遲卻發現只若微風拂面,竟然沒給他們帶來半點傷害。

這是……

夏小遲猛然醒悟過來,叫道“大哥!”

就見不遠處,一輛摩托車載著江英杰何星沖了過來,車上竟然還帶著鸚鵡。

果然是江英杰在這個時候救下大家。

警報響起后,安保隊是最快行動的,但何星江英杰也沒閑著,而是快速追了過來。

這刻人尚未到,那鸚鵡已撲閃著翅膀“全部退下!”

就見天空中一個頭頂金冠的大鬼已然出現。

半城月?

鬼王!

大家看得駭然,同時向后退。

那鬼王大急,口吐穢言“我操!我是讓那些鬼退下,你們退什么?”

嘎?

你是幫我們這邊的?

不過它這么一喊,那些鬼也明白過來了。

鬼將已哈哈大笑起來“原來是天幻鬼族的幻術,竟然被人類所用。此等伎倆也想騙我?”

它當然不會說剛才它的確被欺騙成功,嚇了一跳,還在想半城月什么時候能直接過來了。

它還在大笑,就見天邊已飛過來一枚榴彈炮,正炸在鬼將身上,卻是靳鐵心已換了大家伙。

可惜這鬼將防御已恢復,就算他是最弱的鬼將,這枚榴彈炮也依然沒能把它怎么樣。

下一刻那鬼將長嘯一聲,口中射出一道暗影箭。

只是這箭卻不是射向任何人,而是射向那臺小型便攜式空間封鎖儀的。

誰也沒想到它會有此一手,就聽啪的一聲,那臺便攜式空間封鎖儀竟是被它打壞了。

剛剛合上一些的空間裂縫已再次打開,又一名鬼將猙獰著要出來。

看到這一幕,大家都急了。

鬼族源源不斷,這樣打下去,是無論如何沒有希望的。

就在這時,一個狂暴聲音驟然響起“妖鬼受死!”

就見天空中一人已然飛起,正是何星,面目青紫,亂發逆揚,身形高大,就這么直沖過來,速度奇快。

鬼將一撇嘴“又是幻術。”

下一刻卻被一把抓住咽喉,猛地摜至地下,直接在地面砸出個碩大的凹坑。

不是幻術?

鬼將震驚。

何星已抓著那鬼將瘋狂毆打,他變身之后可飛行可馭物更有神力,煌煌天威,威風不可一世,這刻狂毆鬼將更是感覺痛快無比,一邊狂毆鬼將,一邊更是大喝“大膽妖鬼,在至尊無上濟難天尊面前也敢逞兇?”

嘎?

你什么時候多了這么個名號?

不過夏小遲知道,何星只要一變身,就連心性都會隨之大轉,變得狂妄自大。

只能叫道“老爸,別跟他廢話了,快干他!”

“閉嘴!”沒想到何星竟然轉頭對夏小遲訓斥道“見到本尊當用尊稱!”

我操!

你牛逼!

你這是被老媽壓制多年心情郁悶,一旦變身就全爆發了吧?

只是何星威風不過三秒,下一刻就見那鬼將猛地一把抓住何星,竟然將他毆打的拳頭給扳了回來,接著就將他狠狠摜在地上,砸出一個巨大凹坑。

怎么會?

躺在坑里,何星被砸得一臉懵逼。

我是天下無敵的呀!

為什么我還不是一個弱等鬼將的對手?

“不!”何星已狂怒吼叫起來,他變身之后自大成狂,絕對不接受被鬼將痛毆的事實,已跳起來又是一拳,迎面是鬼將的拳頭再一次狠狠將他砸飛。

同時洛依依已叫了起來“小遲,修機器!”

夏小遲撲向空間封鎖儀,這東西之前就讓他研究過,所以是會修理的,這刻夏小遲發動。

卻發現他快樂之力不夠用了。

先前打了半天,夏小遲也受了不少傷,尤其是兩次馭鬼,又是被洛依依電擊,又是被韓雄金龍大印砸,一路惶恐,沒有快樂之力恢復,以致于快樂之力竟然不足。

夏小遲急的大叫“大家都開心點兒!”

周厲男也懵逼,這時候你喊開心什么意思?

洛依依等人自然是知道他意思的,奈何真的開心不起來啊。快樂之力是無法哄騙的,不是真心快樂就沒用。

江英杰已沖過來喊“何來,給你娶媳婦了。”

何來沒好氣回答“我現在有媳婦,別的不要!”

得,這招沒用了。

還是洛依依道“韓雄,讓談小愛給你做姨太好不好?”

韓雄大喜“好啊好啊!”

談小愛大急,你什么意思?

“還有李昕昕,也給你!”洛依依繼續喊。

李昕昕也慌了,洛依依你什么意思?我是被你哥給吻了的啊!

“好啊,那你呢?”韓雄不忘洛依依自己。

洛依依悲憤,一咬牙“也給你……只要你敢要。”

“我敢啊!”

砰!

洛依依一拳砸在韓雄臉上。

收拳,洛依依悲憤“沒忍住。”

嗡!

蜂鳴聲響起。

夏小遲喜道“修好了!”

這時那鬼將再次打飛何星,抽手又對著機器打出一道暗影箭。

江英杰發動悲傷之力,這道暗影箭落在儀器上,卻沒能造成任何傷害。

“咦?”鬼將驚訝。

何星已再次又撲了過來“前面的不算,我剛才是讓你的!”

他就算被鬼將錘上千百遍,也絕不會承認鬼將比自己強。

那鬼將不知道他此刻心情復雜,惱羞成怒,只知道這貨雖然不是自己對手,奈何卻也是個耐操的,打了半天沒把對方打死,被他煩的不要不要的。

“快上!”

夏小遲洛依依靳鐵心已對著鬼將瘋狂開火,江英杰更是叫道“何來,對著它的臉,局部使用!”

何來聽話,果然對著那鬼將的臉發動剩余的恐懼之力。

轟轟轟轟!

狂野攻擊全部落在那鬼將的臉上,瞬間將那鬼將的臉轟得稀爛。

可鬼將就是鬼將,就算臉爛了也不死。

再次將何星打飛,全力撲向何來。

何來大驚,他現在已經徹底沒力量了。

就在這時,那鬼將突然轉向,猛地打向旁邊一名鬼卒,一擊將那鬼卒半個身體都轟碎了。

那鬼卒被攻擊的莫名其妙“為什么打我?”

鬼將看看自己拳頭,身體發出嗡嗡的聲音“不知道,就是想打你。”

卻是王悅嘉來了。

只是她不是坐車來的,而是騎著一頭驢。

這驢子也有些怪,只有半個身體,竟是用兩只前蹄,如人一般在跑,也因此王悅嘉是騎在它脖子上的。

鬼族不象修仙者,多以本能驅使而少克制,王悅嘉的嫉妒之力對它們到是有奇效。

下一刻又是一個嫉妒目標,那鬼將殺性大發,竟是對著自己的部下大肆攻擊起來。

趁此時機,所有人一起對著那鬼將狂攻。

那鬼將連受重創,終于支撐不住,竟是轉身朝那正收縮的空間裂縫沖去,也不知它是向借裂縫逃跑還是拼全力擴大。

卻看到空間裂縫下方,不知何時站了一個人。

一個女人。

風姿婉約,魅力無雙,就連那鬼將都為之一迷,連腳步都為之一頓。

岳珊珊。

在她身后正站著一隊監察隊員。

“開火!”岳珊珊道。

猛烈的槍火發動,前后包夾下,那鬼將終于灰飛煙滅。

()

dadaongx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大道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