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從心-第一百六十五章 硬戰 第一百六十五章 硬戰
一大群鬼圍過來,學員們再跑不掉,這時候那鬼卒也不急了,哈哈獰笑“現在看你還怎么跑?”



沒想到何來一抄手,竟拿出一個小葫蘆,那葫蘆中大片的煙霧升騰而出,竟使人不辨方向,難以識物,就連那鬼卒目力都難以看穿。



“五迷煙?”鬼卒大驚“你怎么會有這個的?”



何來大聲回答“我媳婦給我的!”



黛兒急了“你不用回答這個的。”



五迷煙可以使對方陷入五感皆失的狀態,姬小魚練的是天心感應功,配合五迷煙,簡直就是大殺器。可惜何來自身實力有限,發揮不出五迷煙的效果,只能影響視力,其他卻是不行的。



這刻五迷煙放出,那鬼卒竟然也不知道何來在哪兒了。



何來也不敢跑,一旦跑出五迷煙區域,鬼卒就會發現。



那鬼卒發怒,喊道“別管了,先全部抓起來再說!”



一群鬼已烏壓壓沖上去。



學員們鬼哭狼嚎的亂跑,只是跑出迷煙區,反而更容易被發現。那些鬼也是死腦筋,既然頭兒說了全部抓起來,那便一個也不放過,統統抓。



就在這時,轟鳴聲大起。



卻是靳鐵心過來了,看到大片黑煙,也是一怔。



何來卻是能看到的,見靳鐵心過來大喜,急忙收了五迷煙。



恢復視野,大家才看到已經有七八個學員落在那些鬼的手上。



靳鐵心直接沖過來,對著那鬼卒一拳轟出。



那鬼卒也不示弱,暴吼一聲,手中戰刀凝聚出雄渾刀光。這鬼卒是三百萬級別的強鬼,已相當于筑基初境,追何來的時候不好下殺手,面對其他人它可不會客氣。



三花境對筑基初期實力的鬼卒,誰更強些?



答案是不知道。



因為就在鋼刀要斬中靳鐵心鐵拳的那刻,靳鐵心左手已現出一把重狙。



砰!



那鬼卒已轟然飛起。



“你賴皮!”鬼卒驚怒大叫。



靳鐵心撇嘴“老子吃撐了和你硬拼。”



對著鬼卒連連開槍。



他拿的是研究院研究出來的特制獵鬼槍,雖然是洪級,但子彈都是特制了針對妖鬼的,威力格外強大,一連數槍下去,那鬼卒直接崩滅。



那些小鬼大驚,一名小鬼已叫道“別過來,否則我殺了他們!”



周厲男大驚喊道“靳鐵心,不要動手!”



沒想到靳鐵心只是看了一眼,就喊道“開火!阿全錄像!阿名,啟動空間封鎖!”



竟是不管不顧的和他手下的安保隊員們一起對著鬼群開火。



“錄著呢!”一名叫阿全的安保隊員大喊。



安保公司是靠滅鬼吃飯的,所以戰斗過程必須記錄。不然只靠尸體,怎么確定這個鬼的實力和價值?



另一名安保隊員則從車上取下一臺小型便攜式空間封鎖儀,開始封鎖空間,阻止空間裂縫的擴張。



周厲男又驚又怒,這貨竟然不管人質?



卻不知靳鐵心行事素來只看大局。



他的首要任務是保護何來,其次是盡量救更多的人。



現在這群小鬼是次要的,關鍵后面還有更多更強大的鬼在過來,他沒可能和鬼去談判浪費時間。



在他看來,這是最正確的做法,但在周厲男眼里,這就是罔顧人命。



有小鬼已開始對學員攻擊,周厲男心中絕望。



就在這時,一道人影已然沖了過來。/>



卻是夏小遲。



隨著他的飛沖,就見所有的鬼嗖嗖嗖都往他身上飛去,瞬間又聚成了一個球。



這是什么操作?



所有人都看傻了眼。



下一刻就見一道金龍大印從天而降,正砸在夏小遲身上。



轟的一下,那些小鬼被砸得七零八落,夏小遲有這些鬼墊背,卻是屁事沒有。



學員們已趁機逃出掌控。



這時后面大群的妖鬼也追了過來。



相比前面的小鬼,后面的鬼群才是主力,赫然有好幾個鬼卒,再遠些的地方,一名鬼將還在努力從裂縫中擠出來。空間封鎖需要時間,那鬼將也是急了,不惜一切也要在這之前出來。



靳鐵心已轉動槍口,開始對著那些鬼開火。



面對安保隊員的槍火,所有鬼卒同時嘶吼起來,鬼力滔卷,已形成屏障,一邊阻擋攻擊一邊發起沖擊。



更有鬼卒反以鬼族法術沖擊。



鬼族手段大多詭異黑暗,明面沖擊一般,更擅長惑人心智,下毒,吸收生命精氣等。



這刻一經用出,原本就混亂的學員班就更亂了。



一名鬼卒尖嘶著沖過來,尖嘯聲中,現出猙獰怪影,黑煙籠罩,竟是要把大家一網打擊之勢。



就在這時,洛依依跳了起來,一拳落在那鬼卒身上。



砰!



鬼卒灰飛煙滅。



“依依,接槍!”



夏小遲已沖過來,從車上抓起一把大槍丟給洛依依。



洛依依一把抱住,他們先前的宙級槍雖然好,奈何子彈準備的不多,特種子彈已經打光,最重要的是火力不足。



這刻夏小遲拋過來的是一把機槍,他自己也抱著一把,兄妹二人站在一起,對著前方的鬼卒狂轟。



只是過來的鬼卒越來越強,夏小遲洛依依拿的槍只是荒級,卻無法立刻消滅,眼看那鬼將即將掙脫裂縫,夏小遲道“依依,試試能不能把憤怒之力用在子彈上。”



嗯?



還可以有這操作?



洛依依一呆,隨即醒悟。



老姐老媽的能力都可以用在物品上,夏小遲的也可以,那沒道理自己的不可以。



“我試試!”洛依依回答。



已開始將憤怒之力一點點注入子彈。



下一刻就看到那些打在鬼力屏障上的子彈猛然發揮出強力光明,破滅之力下,聯合數名鬼卒施展的鬼力屏障已然破碎。



不能無視防御,那就直接摧毀!



洛依依的手法就是簡單粗暴。



沒有了鬼力屏障,失去了重要防御的鬼卒面對彈雨傾瀉同時發出凄厲哀嚎。



就在這時,黑云席卷而至。



一只巨大鬼手從空中抓下。



是鬼將!



那鬼將終于脫離了束縛,身未到,鬼手先至。



“何來!”



靳鐵心,夏小遲,洛依依同時喊了一聲。



何來已將剩余的所有恐懼之力用出。



他先前消耗太多,彌補尚未完善,這刻用出竟不能盡全功。但是那鬼將十成防御還是被削了九成。



彈雨傾瀉在鬼手上,痛的鬼將嘶聲長呼。



鬼手破碎,竟是化成一片鬼潮爆發開來,將除了何來以外的所有人都席卷在內。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大道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