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從心-第一百六十四章 木遁 第一百六十四章 木遁
()眼看兩名鬼卒沖過來,何來也嚇了一跳。

這段時間天天被家里教育,小家伙已漸漸懂事許多,經歷的事多了,智慧也增長了,最重要的是知道了自己的能力。

不過他的靈犀指攻擊實在太弱,就算無視防御也不可能殺得了鬼卒。人生四大錯覺之一就是我能反殺,何來最近玩游戲比較多,這方面認知清醒,沒犯這錯誤。

他直接從懷里掏出個平板電腦來,打開平板,大喊“快來幫我!”

就見平板中嗖的鉆出個女鬼腦袋來,正是黛兒。

老天保佑這里還能聯網,黛兒順著網絡就爬過來了,只是腦袋剛露出來,看到那兩個鬼卒在后面追趕,嚇了一跳,竟然又縮了回去。

何來大急“你幫忙打啊!”

黛兒委屈道“我不能實體攻擊,打不過他們的。”

何來狂跑“不管有什么,先用了再說啊!”

“好!”黛兒手一招,一柄金色大劍已在她手中形成,對著一名鬼卒斬下。

這大劍光輝耀眼,氣勢沖天,那鬼卒嚇了一跳,急忙退閃,卻見大劍只是光華一閃,卻沒造成半點傷害。

“原來是幻術。”鬼卒獰笑。

黛兒用的是游戲里的裝備,放到現實中就是數據,有畫面效果卻沒什么實際威力,雖然不是幻術,效果到是和幻術差不多。

奈何黛兒實在不擅長這個,一出手就被看破。

黛兒大叫“開門跑!”

何來欲哭無淚“這里沒有門。”

黛兒叫道“你的能力是破障,所有阻礙對你來說都不存在的。你試試朝任何阻礙物沖過去!”

“好!”何來愣愣的沖去。

砰!

一頭撞在山上,小腦袋暈暈的,喝醉酒般連走幾步。

黛兒急的大叫“那是山啊!你的能力還沒到可以穿山的地步!選個別的。”

“早說啊。”何來嘟囔。

正好一名鬼卒已追了過來。

眼看就要抓中,何來往旁邊的樹上一倒,人已消失不見。

那鬼卒一愕,就看到何來已從遠處另一棵樹走了出來。

“木遁?”鬼卒愕然。

遁術可是至少筑基中期才能施展的,這小子竟然已經能用?

是了,他就是破障者!

那鬼卒終于在這刻確認了,大叫起來“他就是破障者!”

“抓住他!”另一名長脖子鬼卒尖嘶。

他的脖子奇長,這刻呼喊的同時,脖子驟然伸長,頂著腦袋沖了過來,仿佛一條大蛇。

何來嚇了一跳,轉身再跑,又一次消失,卻是出現在了更遠處。

他現在有兩個鬼卒帶來壓力,恐懼到是不缺的,所以瘋狂跳躍,只可惜能力有限,跳躍距離也短,最關鍵這竟然還耗法力的?

何來發現自己的法力也在減少。

所以這不僅僅是恐懼之力的破障效果,而是和自己的法力結合在一起形成了類似木遁的效果?

何來年紀小想不了這么多,反倒是黛兒知道。

她大叫“你這是破障能力和法術的結合,別亂用,否則法力沒了你就跑不了。”

“那我怎么跑?”

“繞圈啊,我感應到,救你的人快到了,繞回去!朝人多的地方去。”

“哦。”何來答應了一聲,按黛兒的指引狂奔。

果然很快就看到一大群人正在狂奔。

只是卻不是期待的救兵,而是錢晶晶曹圍他們。

看到何來,錢晶晶也懵逼了“何來?你怎么會在這兒?”

還沒等何來回答,大家已喊了起來“鬼啊!”

兩個鬼卒兇狠的沖了過來。

何來卻興奮大喊“你們一起打那個長脖子的!”

“打不死的。”錢晶晶喊。

“能打死的,相信我!”何來大叫。

他一個人的攻擊力不足以殺死鬼卒,但是這么多人加起來,無視防御下,卻絕對可以干掉鬼卒。

只是那些修仙班學員沒經歷過那些大陣仗,這種時候怎么可能聽他的。

就在這時,何來的平板電腦里一個金甲天神鉆了出來,手持大劍,威風凜凜“呔,妖鬼休要放肆!”

大家一蒙。

什么情況?

曹圍喃喃道“難道是仙人來救我們了?”

雖然仙凡之間關系不睦,但到底鬼族才是共同敵人,要說仙人跑過來滅鬼,到是說的通的。就是這出場方式和說話有些不倫不類。

就見那金甲天神一指長脖子鬼卒“爾等與我一起,滅此妖鬼!”

說著一道劍氣已指向那長脖子妖鬼。

大家被他這么一喊,同時信心大增。

七八十個學員呼啦啦同時出手。

這些學員的法術一個個要多弱有多弱,別說滅鬼了,就算是打小鬼都得折騰一番,對付鬼卒簡直就是不破防。

但這刻七八十道法術落在那長脖子鬼卒上,竟是同時建功。

就聽那鬼卒啊的大叫一聲,身體瞬間被扎成篩子。

學員有過半人選擇的是氣罡指,剩下一半也是各有所長,都是具有一定攻擊力的,這刻實打實落在那鬼卒身上,那鬼卒也是無法承受。

可就算這樣那鬼卒也依然不死,一個蛇頭已呼嘯著放大,吐出滾滾黑氣。

“再來一次!”黛兒也不裝逼了,繼續揮劍。

刷!

又是一大片法術淹過來,直接把那鬼卒淹沒。

這次那鬼卒當場死掉。

“哦!我們成功了!”所有學員一起歡呼。

他們不知道這是何來剝奪防御的功勞,還以為是自己實力強,錢晶晶更是道“我就說嘛,雙拳難敵四手,只要我們齊心協力,不怕它的。”

少年們一有了信心,都不用黛兒指揮,直接向另一名鬼卒發起攻擊。

何來急得大叫“等一等啊!”

他剛才連跑帶剝奪,把恐懼之力消耗了不少,雖然恐懼還在恢復,但恢復終歸沒有消耗快,以至于要剝奪第二個鬼卒的防御一時竟力有未逮。

結果就是那鬼卒嚇了一跳,還以為自己必死,連防御手段都沒用,但當一大波法術打上來,它發現自己卻是半點事沒有。

愣了一下,已是哈哈大笑起來。

學員們卻是懵逼了,什么情況這是?

“快跑啊!”不知是誰喊了一聲。

剛剛還鼓起勇氣戰斗的學員立時做鳥獸散,何來嚇了一跳,只能跟著狂跑,一邊跑一邊喊“別跑,我馬上就好,咱們再來一次。”

只是這時候誰還會聽他的,就連黛兒化身的金甲天神都不理了。

就在這時,兩邊竟然又沖來數個鬼,直接將他們包抄。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大道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