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從心-第一百六十三章 追殺(下) 第一百六十三章 追殺(下)
當鬼卒出現時,夏小遲就知道糟了。



隨著裂縫擴大,還會不斷有更強的鬼卒過來。



真正的強大鬼卒,即便他們有宙級的槍也未必能對付。



心一橫,把何來放下,夏小遲一指遠方道“何來你快跑!他們是來追你的,我和依依攔住他們!”



“不行!”何來大叫。



“少他媽廢話,他們是來追你的,你跑了他們不會來追我們的!”夏小遲說著已和洛依依轉身迎了回去,對著一名沖過來的鬼卒開槍。



宙級槍的威力是極大的,就算用來對付金丹級別威力都夠了,那鬼卒措不及防,被兩人直接點殺。



“快跑!”洛依依已大喊。



何來一咬牙,扭頭狂奔。



一邊跑一邊還叫“來追我啊,我是破障者!”



這段時間天天被家庭教育,他已經明白了不少事,更知道了自己的特殊性。



我操!



你不用這么無畏的,夏小遲和洛依依大急。



果然那些鬼同時沖過去。



眼看開槍都阻止不了這些鬼,夏小遲一咬牙,已發動馭物術。



就見刷的一下,從夏小遲身邊跑過的鬼全部吸附到了他身上。



什么情況?



所有的鬼一起懵逼。



馭物術一般情況下只能對物體使用,不能對生命使用。



但是夏小遲瞎幾把練后,卻讓馭物術發生了本質的變化,控制距離大幅度縮短,力量卻上升,關鍵對人都有用,可以說馭物術早就不是馭物術,而不知道是什么亂七八糟術了。



再加上小鬼的體重恰恰是極輕的,一大群鬼堆在他身上,瞬間包成一個球,就這樣都沒達到夏小遲馭物術的重量上限。



一時間大家糾纏在一塊兒,竟然難解難分。



“放開我!”一名小鬼大叫,它的臉上正踩著另一只鬼的大腳,而自己的屁股則坐在夏小遲臉上。



夏小遲被憋的一陣眩暈,一扭頭,卻親在了一名女鬼的臉上,赫然是先前被他親過的女鬼。



那女鬼一陣臉紅“討厭……這么急色。”



夏小遲也怒了“我急你啊,依依,打!”



“哦!”洛依依已收了槍,掏出電擊器來,對著一名小鬼滋了過去。



這個卻是岳珊珊允許的。



自從知道鬼族會以何來為目標后,何家也做了準備,本來安保公司也要安排人守護的,但是這么做動靜太大,反而可能暴露何來身份,所以就沒采取貼身保護的做法。也正因此,岳珊珊許可洛依依他們帶上電擊器等物品以備應急。



這刻一下電擊,立時所有的鬼都酥了,就連夏小遲都被電的全身發抖。



一個放屁鬼被電的撲哧一聲放出個又黃又臭的屁來,熏得大家一陣暈迷。



夏小遲一張口,直接嘔吐出來,吐了那女鬼全身。



女鬼怒了,張嘴“啊”的一聲叫了起來。



這叫聲凄厲,竟然打斷了夏小遲的馭物術,所有的鬼嘩啦啦掉下。



還沒等站起,就見天空中又是一個金龍大印砸下,將剛爬起來的鬼紛紛砸倒。



“干得漂亮!”夏小遲爬起來道。



韓雄難得被夸,整個人都飄了“依依,你看……”



“閉嘴,又來一個!”洛依依大喊。



就見后方又是一名鬼卒追了上來。



這鬼卒明顯比前面兩個被擊殺的鬼卒強得多,速度也夠快,風馳電掣的追趕上來,洛依依連開三槍竟然都被它躲了過去,知道自己槍法爛,想憑一把宙級槍就搞定是不可能的,扭頭道“快跑!”



韓雄還在意氣風發“照樣干啊,跟剛才一樣。”


“一樣你妹啊,這個是二百萬的!”洛依依喊道。



鬼族實力差異比較大,不象人仙都是一境三界,而是同一境界都有明顯的實力差距,所以干脆以賞金區分。先前被擊殺的那兩個鬼卒大概也就是一百萬賞金,但這個就得是二百萬賞金了。



一個百萬賞金的鬼卒夏小遲和洛依依都得靠宙級槍偷襲,二百萬的正面殺過來,就徹底別想了。



知道和韓雄說不清楚,洛依依干脆一拳打倒韓雄,拽著他就跑,她拉的是韓雄的腳,于是韓雄就這么被她拖著,如拖條死狗般。



砰!砰!砰!



一路撞將過去。



韓雄尤抓著他的書不放手,竟是開始了再一次的念咒。



不過以他學徒級的大威天龍印,要想砸死一個賞金二百萬的鬼卒,那怕是得砸個上百次才夠了。



那鬼卒已撲了過來,對著洛依依就是一拳。



它目的是活捉而不是殺人,所以這一拳未用全力,可若打中,也足夠洛依依受到的。



就在這時,洛依依身上卻閃出一道光罩。



護身鈴。



這一下重擊竟然被擋了下來。



洛依依已回身一槍。



那鬼卒尖叫一聲,竟然險而又險的躲了過去。可他剛要行動,卻發現突然身體不由自主的向另一邊飄去,啪,竟然如吸鐵石般吸在了夏小遲身上。



這是什么操作?



那鬼卒也蒙了。



夏小遲已抓住那鬼卒將它抱起,使它無法借力“依依,打!”



洛依依把槍抵住鬼卒的頭,正要開槍,那鬼卒卻尖嘯一聲,體內猛然爆發出雄渾力量,一下將洛依依和夏小遲震開。



只是它被夏小遲吸附,卻也跟著夏小遲飛起,落在地上。



落于地面,那鬼卒借力就要掙脫夏小遲,沒想到夏小遲身上的吸附力量猛地一松,它已再度飄起,只是卻就在夏小遲身邊無法遠離。



那鬼卒努力掙扎卻無法擺脫,憤怒的抓向夏小遲,沒想到夏小遲的槍已先頂在它額頭“去死!”



砰砰砰!



連開數三槍,那鬼卒竟是未死,身體扭曲化成煙霧,對著夏小遲張開大口咬下。



洛依依已及時沖過來,一拳轟在鬼卒身上。



憤怒之力爆發,強大的破壞之力在鬼卒體內爆開,鬼卒終于尖嘶著崩滅消散。



后面一群鬼看到這一幕,同時嚇得停住腳步。



洛依依得意洋洋“知道怕還不趕快跑?”



“不好!何來!”夏小遲卻叫了起來。



愕然回首,就見遠處兩名鬼卒竟繞過了這里,同時追向何來。



兄妹倆大急,但這時候追過去已經來不及了。



就在這時,遠處一輛越野摩托轟然沖了過來,正是靳鐵心。



人尚未到,靳鐵心的聲音已道“何少爺呢?”



“在那邊,快救他!”夏小遲大叫。



再看遠處,卻見一人二鬼竟然已跑得快沒影了。



何來速度好快?夏小遲驚訝。



“好!”越野摩托已開過來,靳鐵心手一撈,已將夏小遲抓起,放在車上向著何來沖去。



洛依依大急“還有我呢。”



遠遠傳來靳鐵心的回答“你不在第一保護序列,自己跑!”



“姓靳的,我跟你沒完!!!”洛依依氣急,拔槍對空亂射。



砰!



一只幽冥小鬼從空中落下來,瞪著死不瞑目的眼睛看洛依依“為什么你會發現我?”



洛依依已一腳踩碎它的腦袋,拖著韓雄狂追而去,后方是一大群鬼緊緊追趕。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大道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