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從心-第一百六十二章 追殺(上) 第一百六十二章 追殺(上)
()看到韓雄過來,夏小遲當時就急了。

他恨不能把韓雄給一腳踢回去,奈何兩只腳跑路都不夠用,實在騰不出來踢人,只能罵“你來干什么?回去!”

韓雄大叫“不行,好兄弟同生共死。”

這時候他又不自稱舅舅了。

夏小遲一咬牙“你說的!”

猛地抓住韓雄,將他往身后一拋。

正好一個速度奇快的小鬼追上來,韓雄直接將它砸倒。

洛依依一驚“這個有點過了吧?”

她和夏小遲一樣,都是嘴上狠的要命,真到做惡事時又下不了手那種。

夏小遲一撇“放心,鬼的目標是我們,不會殺他的。”

果然,那鬼理都沒理,直接躍過韓雄,繼續追擊夏小遲。

隨后是一大群鬼呼嘯過來,韓雄嚇了一跳,還以為自己死定了,卻看到它們就這么沖過自己身邊,壓根沒理。

換成別人還長噓口氣,慶幸不死。

韓雄思路和別人不同,看這情況卻是大怒“竟然不理我?你們就這么看不上我啊?”

正好那被夏小遲親過的女鬼經過,回頭看了他一眼,竟然還說了一句“是啊!”

轉頭繼續追夏小遲。

韓雄徹底怒了,掏出大威天龍印法書,一邊追一邊開始念咒。

他連法訣都沒背下來,照理說邊跑邊施法根本就是天方夜譚。但這貨跟別人不一樣,被鬼魈撓都能把法術用出來,跑跑步更不算什么了。

這刻發足狂奔,口中念念有詞,天空中一個金龍大印逐漸生成,隨著韓雄的腳步狂追那些鬼。

那些鬼也不是傻的,看到天空形成法術,后面還一個人念念有詞,一個鬼已叫了起來“注意那個家伙!”

立刻有鬼沖過來,對著韓雄發出一聲尖嘶。

他是尖叫鬼,可以通過嘶鳴震搖目標心智,中斷施法。

沒想到韓雄意志比金堅,竟然不受影響,繼續念書。

那鬼一時懵逼,另一只鬼沖過來,抓住韓雄猛的向外拋出。

韓雄身在空中竟然還在念咒施法,這一下是把他拋向鬼群,隨后就見一個金龍大印轟然砸下,嘩啦啦瞬間砸倒一片。

那尖叫鬼怒視拋擲的小鬼“你幫哪頭的?”

拋擲小鬼也懵逼了“我是想打斷他,哪想到……”

就見韓雄已翻身戰了起來,左右看看,就見一群鬼被他砸中,叉腰哈哈大笑“我成功了!”

不過這些鬼只是傷而不死,一起撲上來,一名亂心鬼對著韓雄尖叫一聲,用的竟然也是亂心術。

只是這鬼的亂心術比楊的層次明顯低很多,韓雄又是個出了名的一根筋,想亂他心智是不可能的。

在看到這么多鬼爬起來,韓雄也嚇了一跳,拔腳就跑,直追夏小遲“小遲等我!”

夏小遲氣得大罵“你又回來干什么?”

韓雄指著后面喊“大個的,有大個的來了!”

夏小遲回頭,就見后面已赫然出現了一名巨力鬼,體型龐大,約莫有兩米高,正轟隆隆的跑過來。

“我操!”夏小遲嚇了一跳。

巨力鬼也是指間沙級別,不過已經是指間沙中比較強的存在,套一句岳珊珊的話,屬于熟女級的,這種存在已經可以和練氣境的修士掰手腕了,只有先天境才能對抗。

這刻那巨力鬼轟隆隆跑過來,一路橫沖直撞,速度也是極快。

沖到韓雄身邊,舉起大棒對著他就是一棍子砸下

就在這時。

砰!

槍響。

那巨力鬼身體一顫,竟然倒下。

愕然回頭,就看到洛依依手里拿著一把槍,正是當初他們偷來的兩把槍之一。

夏小遲驚呆“這槍媽不是沒收了嗎?”

洛依依齜牙一笑“我又偷回來了。”

好不容易偷來護身的槍,怎么可能讓老媽說拿走就拿走,洛依依早把槍偷回來了,岳珊珊至今不知道。

夏小遲跳腳“你還偷槍?你是偷上癮了啊?”

說話同時,后面又一個鬼卒沖了過來。

這可是真正相當于筑基期的存在了,雖然是最弱級別的,卻也不是他們能對抗的。

那鬼卒只是一聲呼嘯,身體化成一道光影沖至。

大平里戰斗的時候,這些鬼卒被岳大蓉打成狗,現在沒了高手在身旁,才能真正看出鬼卒的實力,僅是這速度就讓大家震駭。

洛依依一連兩槍沒能打中那鬼卒,那鬼卒已欺近洛依依身邊,一把抓住洛依依,洛依依正待要憤怒之力將其打飛,沒想到那鬼卒靈活一閃,竟然躲開了,獰笑道“我知道你的手段……”

砰!

鬼卒腦袋一揚,緩緩回頭。

就見夏小遲手上一把槍正在冒煙,那鬼卒不敢置信的看夏小遲“你……怎么……也有?”

“廢話,我也是偷回來的。”夏小遲回答。

那鬼卒已然撲倒。

洛依依跳腳喊“你丫偷槍都不告訴我!不義氣!”

夏小遲撇嘴“你不也沒說。”

兄妹倆同時哼了一聲,轉頭再看,就見后面更多的鬼卒已追了過來。

“跑!”大家一起狂奔起來。

“等等我!”韓雄咆哮著追上,他竟然還不忘繼續翻書。

————————————————————

學員班在奔跑了一段后,周厲男忽然喊了聲“停!”。

大家停下來,疑惑看周厲男。

周厲男道“他們已經清醒了。”

大家這才注意到,先前被他們抗著的那些學生都已經從亂心狀態擺脫出來。

周厲男已道“你們所有人沿著山路往前走,就能離開這里。”

說著自己往另一邊去。

談小愛驚問“老師你去哪兒?”

周厲男頭也不回“我去找夏小遲,我的學生,一個也不能少!”

先前急著先救大家,只能放棄夏小遲他們,現在這些人清醒,周厲男便要回去救人。

談小愛喊道“我也去!”

周厲男怒斥“別鬧了,你們過去頂什么用?沒看見裂縫還在擴大嗎?可能很快就連滿江雪級別的都會過來。這次的空間入侵,規模不小,不是你們能對抗的!”

滿江雪?大家都嚇了個哆嗦。

就在這時,遠處轟鳴聲響,一大群山地摩托已風馳電掣的趕了過來,為首的正是靳鐵心。

“是安保公司!”所有人都歡呼起來。

靳鐵心已沖至周厲男身邊“何來他們呢?”

“在那邊!”周厲男一指后方。

靳鐵心也不多話,直接駕車沖過去,一個又一個安保成員呼嘯飛過。

“等等我!”周厲男已飛身上車,卻是跟著他們一起去了。

“還有我!”談小愛已飛身躍上后一輛車。

剩下一大群同學面面相覷,有心想跟卻又不敢,終歸還是沿著山路跑了。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大道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