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從心-第一百六十章 歷練(下) 第一百六十章 歷練(下)
突如其來的攻擊讓夏小遲震驚“小愛,你!”

卻見談小愛恍若不覺的對他全力進攻。

砰砰砰!

連續三拳集中夏小遲,暗勁迭發,不過對夏小遲卻沒什么用。

夏小遲一把抓住她的手“你發什么瘋?”

談小愛回應的卻是狠狠一下頭撞。

與此同時,又是兩人沖過來,竟然分左右攻向夏小遲和洛依依。

謝哲,曹圍。

夏小遲嚇了一跳,身如鬼魅,鬼影功發動,已然躲開。

再看去,就見學員班有好幾十人,竟然紛紛向自己人發起攻擊。

看到這一幕,周厲男也是大吃一驚,正要沖過去,忽然腦際一暈,眼前已陷入一片迷亂中……

小山坡上,所有學員還在混戰成一團。

這是什么情況?

洛依依也呆了。

“啊!小遲快救我!他們都瘋了。”錢晶晶已跑了過來。

她到還保持著清醒,只是被自己同學打的哇哇亂叫。

“依依我來保護你!”韓雄已呼嘯著沖過來,這貨竟然也保持著清醒。

不過他保持清醒還不如不清醒,洛依依剛把謝哲打飛,韓雄已一把抱住洛依依。

“我操你姥姥!”洛依依憤怒的一把將韓雄甩飛。

身在空中,韓雄還哇哇大叫“你操我就可以了……啊……”

“依依,冷靜,他們好像都被迷惑了神智。”夏小遲喊。

“能解決嗎?”洛依依問。

“我試試。”夏小遲已抱住談小愛。

只是談小愛已經完全迷失神智,對著夏小遲拳打腳踢,夏小遲發動快樂之力,卻發現竟然無用。

竟然沒用?

不應該啊。

精神病都能治好,這個怎么會好不了?

夏小遲想不明白。

談小愛被他抱著死活無法攻擊,干脆對著夏小遲一口咬下。

“嗷!”夏小遲痛的臉都扭曲了。

這丫頭咬起來是真狠啊。

好不容易掙脫,談小愛又是一口咬下,夏小遲一下沒躲開,竟然被她咬在了嘴上,兩個人嘴唇接觸的瞬間,談小愛突然靜止不動。

什么情況?

夏小遲呆呆的看談小愛,就見她原本微微發紅的眼神竟然又黯淡下去了。

這是……

突然談小愛打了個哆嗦“我這是怎么了?”

“你清醒了?”夏小遲大喜。

“我剛才好像……”談小愛猛然想起發生的事,想起了自己攻擊夏小遲,想起了自己咬他,想起了……

“啊!”她捂臉尖叫起來。

夏小遲嚇了一跳“你怎么了?”

“流氓!”談小愛已一巴掌扇在夏小遲臉上。

夏小遲被她扇的目瞪口呆。

他已經明白怎么回事了“喂,是你主動親我的好嗎?”

“我不管啊!”談小愛已一拳打在夏小遲肚子上。

這一拳沒用暗勁,夏小遲吃痛捧腹“我操。不清醒時打我,清醒了還打。”

洛依依也怒了“你們搞什么呢?夏小遲你能讓他們清醒過來,還不快點!”

“我快個屁啊,得嘴對嘴!”夏小遲沒好氣的喊。

他也算看明白了,自己的快樂之力對神智可以恢復,但必須嘴對嘴才能發揮作用。

是因為腦袋離得更近嗎?

這不科學啊!

洛依依也是一呆“啥?”

韓雄大喜“我來!”

已對著一名女同學抱去。
砰!

洛依依已一腳把他踹飛“你親有個屁用啊?”

轉頭對夏小遲道“那你不快親?”

夏小遲也怒了“他們有好多是男的!”

“廢話,女的誰給你親啊!”洛依依喊。

錢晶晶大叫“你們不要吵架了好不好,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小丫頭已是嚇得要哭了。

洛依依大喊“快親!”

夏小遲一咬牙,抓過一個女同學狠狠吻了下去。

可是你吻就吻吧,抓著人家的腰擺個poss算什么意思?

一吻之下,那女同學清醒,然后是“啊”的一聲尖叫。

砰!

又是一拳,重重打在夏小遲眼眶上。

“我操!你們過分了啊!”夏小遲怒了。

那女同學清醒過來,也是有些不好意思,嘴卻還硬“誰叫你耍流氓的!”

夏小遲大怒“你以為老子愿意啊,你長那么丑,親你一口老子惡心半天。”

那女同學被他這么一說,大怒,對著夏小遲揮拳打去。

“真的是醒也打,不醒也打啊!”夏小遲氣的亂竄。

還好錢晶晶及時拉住同學“夏小遲,你還有別的辦法救醒他們嗎?”

“沒有!”夏小遲沒好氣回答。

“那要不你先親男同學。”錢晶晶道。

夏小遲跳腳喊“老子情愿被女的追殺。寧親母豬一口,不親帥哥一枚。”

女同學直接發飆,對著夏小遲追殺。

夏小遲大急“我沒說你是豬,你比豬美!”

追殺更猛了。

“救何來!”洛依依已叫道。

夏小遲一驚。

何來?

臥槽,這是自己弟弟,我是親還是不親?

好矛盾的選擇啊!

他正在彷徨之際,卻見何來突然打了個哆嗦,竟然自己醒了,大叫“哥,有人對我們用亂心術!”

“亂心術?”夏小遲洛依依一起喊。

這小子現在懂不少啊?果然有個仙女媳婦就是好。

原來是有人在暗中害他們,夏小遲也終于明白為什么之前用快樂之力無法治愈了。因為這是術,不是病。但為什么接吻就可以解決?難道是因為治療離了地,聰明的智商就又占領高地?

夏小遲想不明白這個,也來不及想明白。

談小愛已急忙問“知道解法嗎?”

“不知道啊。”何來回答。

他只知道這是亂心術,但是怎么解卻還真不知道。誰在談戀愛的時候研究這個啊?都是順口帶出來的。

大家一起急了。

現在找不到暗中施法的人,亂戰卻還在進行。

洛依依對夏小遲喊“你還不快親!”

夏小遲欲哭無淚。

親男的他不愿意,親女的對方不愿意。

這事麻煩啊!

為什么王子親公主,公主都是非卿不嫁,自己親就只能挨揍?

遠處,楊全看著這一幕,微微一笑。

他的任務不是要殺死這些學員,而是制造混亂,并將其拍攝下來,從而制造凡人修仙試點失敗,學員走火入魔的說法。正因此,他才特意選擇了刺豚敗逃的時候發動,否則這些小子在內亂情況下,肯定死傷慘重。

這刻眼看對方亂成一團,自己任務也差不多完成,楊全正要離開,忽見不遠處黑云籠罩。

“咦?這是……”楊全一呆,察覺什么,陡然面色大變“妖鬼入侵?”

()

dadaongx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大道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