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從心-第四十章 老媽保衛戰(2) 第四十章 老媽保衛戰(2)
“喂,喂,你到是開快些啊。”

坐在副駕座上,何星抱著何來催促。

照這速度,等開到錢家莊,人家飯早吃完,可以進入開房階段了尤其錢家莊自帶住宿的。

“哎呀別催我,你一催我我就亂。”王悅嘉心里一急,再次搞錯油門剎車,對著路邊燈柱撞了過去。

“剎車!”何星大喊。

速度開得更快了,王悅嘉狂踩油門。

“踩油門!”夏小遲大喊。

“嘎!”車子發出難聽的剎車聲。

剎住了。

“還好!”大家同時松口氣。

何星也是擦了一頭汗。

竟然忘了,讓王悅嘉剎車不能喊剎車,得喊油門。

就在這時,不知什么東西亮了一下。

粱溝鎮窮鄉僻壤,路燈不多,這光亮一閃甚是刺眼。

王悅嘉被閃了下眼睛。

這女人本能閉眼,伸腿,踩剎車。

嗖!

車子又竄了出去,一頭沖進了旁邊的建筑里。

咔嚓嚓!

整扇門都被撞了下來。

民防所。

梁振祥再一次將阿鬼提了出來。

“出來了,就再跟你說幾句掏心窩子的話。出去之后,一,別再搞事。好好過日子,修仙,挺好的。二,劍呢,還你,別再飛來飛去的了。危險,容易傷著人,有礙仙凡和平。如果可以,盡量買個手機吧。沒錢,我跟你換。”

阿鬼搖搖頭。

他還剩四百塊沒花呢。

看他不理自己,梁振祥點點頭“成,多余的話我就不說了,說三次我也膩了。按個手印,簽字,拿好劍就可以走了。”

阿鬼熟練的簽字,按手印,接過劍。

可惜,上面大師兄留下的符靈已經消散了,還有自己這劍為什么靈氣大減一副縱欲過度的樣子?另外為什么大師兄只回信,人卻不過來呢?

阿鬼想不明白這個事。

事到如今他也沒有辦法,只能再來一次飛劍傳書。

想了想,他說“你們離遠一點兒,我要飛劍傳書給大師兄。放心,這次不會拆屋頂了,要拆也拆他那邊。”

“拆哪邊都不好。”梁振祥道,他還有些不放心,道“你確定不會再有事?”

“會有一點仙力波動,不會造成什么影響。”阿鬼認真解釋。

牢里關了這么多天,心氣也磨平了不少。

“那你飛吧,出了事可別怪我又抓你。”

“誒。”阿鬼祭起飛劍,放出一道光華,嗖的一下飛出。

隨后就見一輛車轟然撞來,正撞在阿鬼身上,將他一下撞飛出去。

“哎呦我的媽呀!”阿鬼大叫。

他是仙人,這一下撞不死,只是看到那車子撞進來的一刻,本能的感覺又要出麻煩了。

“完了!完了!闖禍了!”

夏小遲江英杰等人一起無奈的喊。

何星更是看得清楚。

小姑奶奶你哪兒不能撞,竟然撞民防所?你這是要搞恐怖襲擊嗎?

梁振祥也懵逼了。

再看車上下來的人,還是熟人。

“何大夫,是你們啊?怎么樣?人沒事吧?”

何星忙回答“沒事,沒事,這個事真是抱歉啊。剛才也不知怎么搞的,突然亮起一道閃光……”

聽到這話,梁振祥已看向阿鬼“貴,你看看你干的好事?跟你說不要亂放飛劍,又闖禍了吧?”

何星只是本能的推諉責任,沒想到梁振祥竟然直接就找上那被撞的倒霉蛋了。

等等!

飛劍?

一家人同時互相看看,心中陡然一寒。

阿鬼還在抱屈“這個不能怪我啊,我飛劍又沒打到他們。”

梁振祥想想也對,就算他閃了你們,你們也不能就這么撞進來啊。

這事應該是雙方都有責任,正要各打五十大板,突然間心中對阿鬼產生莫名的憎惡感,只覺得此人面目可憎討厭至極,想法直接轉變,惡狠狠道“什么不怪你?就是你的責任。作為直接肇事人,這件事的所有后果,都得由你負責!”

“什么?”阿鬼懵逼了。

他出入凡間時間尚短,對凡人律法也不熟,梁振祥說他是直接肇事人,那他就是,想辯解都無從辯解。

下一刻梁振祥已推著阿鬼,又將他重新關進牢里。

夏小遲輕輕問他姐“是你干的吧?嫉妒之力。”

王悅嘉毫不臉紅“總得有個背鍋的。”

她現在開始發現嫉妒之力的好處了,以后不管自己闖什么禍,都能有人幫自己背鍋。

最難得的是這次何星都支持。

何星道“這個阿鬼,應該就是絕情門的人,做得好,閨女。”

雖然說珠子是沒了,可做賊的心虛,來討債的還是關在牢里最讓人放心。

遠處阿鬼還在喊“又要關?什么時候才能放我出來啊?”

“放心吧,這次沒一兩個月你出不來了。”梁振祥鎖好牢房走出來,想想又看了看頭頂天花板,對著里面喊了一聲“對了,我估摸著你師兄還得把劍飛回來是吧?這房頂剛修好,看來還得再修一次。準備加時吧。”

完蛋!

阿鬼癱坐在地上。

回到大廳,何星給梁振祥上煙。

梁振祥接過“何大夫,雖然對方是肇事人,關進去了,不過你們這車也得好好開啊,難不成以后對面來車打個燈,你們就往所里沖啊?”

嫉妒之力可以轉移仇恨,卻轉移不了理智。

梁振祥半是教訓阿鬼,半是幫何星,畢竟抬頭不見低頭見,民防所也是要到何星診所里修腦袋的。

何星賠笑“我女兒開的車,他車技不行。”

梁振祥看看王悅嘉“這是你女兒?臉熟啊。”

“您見過?”何星驚訝。

梁振祥一拍腦袋“想起來了,王悅嘉,是你吧?前幾天那個被劫包的。你還把我民防所的門給撞了。這才多久啊,你又來?”

王悅嘉不好意思的笑笑。

梁振祥想起什么“我想起來了,你的包還在這兒呢。怎么沒來拿?”

王悅嘉低頭“這不是上次撞了門,沒好意思過來么。”

“得了得了,我給你拿包去。”梁振祥把驢包拿過來,交給王悅嘉,然后對何星道“何大夫,你就別讓她開車了,太危險了。”

何星無奈“我不會開車,小遲到是會,但他太小沒駕照。”

夏小遲這幾天學修車,順帶著把開車也學會了。

“沒事,就讓他開!”梁振祥大手一揮“有我在,沒人查!不過話可說明白,人不用關,門你們得負責修好嘍。還好,上次門被撞還沒來得及修,所以只要修一次就行了。”

“沒問題,沒問題!”何星給了夏小遲一個眼神。

夏小遲的臉擰巴起來“我回頭就學怎么修門。”

于是小車重新上路,這次是夏小遲開的。

安全抵達錢家莊。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大道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