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從心-第三十七章 恐懼的作用 第三十七章 恐懼的作用
“什么問題?”大家一起問。

“我們的能力,可能相互克制。”夏小遲回答。

他把自己讓洛依依冷靜的過程大致說了一下。

然后總結道“我懷疑,狂躁……是這個詞吧?我懷疑狂躁就是憤怒之力的那個那個啥……”

“后遺癥。”何星接口。

“對,后遺癥。”夏小遲道“但是快樂之力可以治愈。所以快樂和憤怒是對立的。而姐你的嫉妒之力……”

王悅嘉“和媽的愉悅之力對應,我懂。”

王悅嘉的嫉妒之力可以讓目標被討厭,嫉妒,甚至于憎恨,功能正好和岳姍姍相反。

她可是靠著這個排除競爭對手的。

夏小遲繼續“以此類推,爸或者何來的力量可能和江英杰的相反。江英杰的能力是攻擊無效,那么爸或者何來就應該是……”

“防御無效。”大家一起道。

何星抓頭皮“難道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我最近給人扎針就比較輕松?”

大家“……”

王悅嘉冷哼“我覺得更大的可能是珠子同樣提升了你的身體素質,力氣變大了。”

于是何星和江英杰一起嘆氣。

江英杰痛苦道“為什么我們的能力就這么無用啊。”

夏小遲道“那可未必。解除攻擊那就是無敵防御,解除防御那就是無敵攻擊。而且防御的范圍很多,而比如門窗也可以算是防御的一類,畢竟這能力對人對物都起效果……”

夏小遲突然剎車,臉色一變“我操!何來……我就說我那天關了門的。”

大家一起反應過來。

三人同時沖進屋子。

何來正在屋里打游戲,只是他用的角色竟然不是游戲里的角色,赫然是一個女鬼。就見那女鬼在何來的操控下,忽上忽下,縱橫跳躍,每當有怪物出現時,那女鬼就刷的一下吐出舌頭,直接把怪物吃掉。

看到何星他們進來,何來懵懂的看父親。

那女鬼無人操控,就自動在畫面里亂竄,當有怪物在里面亂竄時,就自動出擊,時不時還偷眼看一下外面。

看到夏小遲,女鬼脖子一縮。

夏小遲是認識這女鬼的,脫口而出“鬼斗羅?你怎么把她給弄過來了?”

何來看看哥哥,再看看夏小遲,明白了什么,對著屏幕里一抓,已將那女鬼抓了出來,直接遞到夏小遲面前“哥你看,我的新玩具!”

大家被這女鬼嚇了一跳,同時出手。

只是這女鬼和那青鬼一樣,都是虛幻體,根本不受攻擊,唯有何來能抓住她。

女鬼有氣無力道“別打了,你們傷害不到我的。”

“那為什么何來可以……”王悅嘉話未完即止。

所有人都明白了。

無視一切防御!

何來的能力就是無視一切防御,包括阻礙性質的存在。

所以何來可以直接抓住女鬼,這女鬼自己不受實體攻擊,也沒有實體攻擊的能力,面對何來竟是只有挨揍的份。

本來何星還想讓兒子放下女鬼,但這刻看何來捏著女鬼象捏小雞仔似的,再聯想到他剛才用女鬼打游戲的畫面,意識到這已經不是自己需要擔憂的問題。

心中一時欣喜,惆悵諸般感受同現。歡喜自然是為兒子獲得能力開心。凡國世界,危機處處,對于能力人們可是不會拒絕與害怕的。惆悵則是這能力不是自己的,自己這個老爸,一瞬間竟然成了這個家里最沒用的人,難免難受,心情一時矛盾無比。

夏小遲已是無奈搖手“那個,你先把她收回去吧,這玩意我們不會玩。”

“哦。”何來把女鬼又送回游戲里。

女鬼心中郁悶,正好一個小怪走過來,抓過來砰砰砰一陣狂揍,竟然爆出個極品戒指,順手給自己戴上。

“何來,你說說這個女鬼是怎么回事。對了,你知道她是鬼吧?”何星鎮定心神問。

“知道啊。”何來點頭。

“你小子到是膽肥,知道是鬼還敢玩。”何星嘟囔。

“只怕也和恐懼之珠有關系。珠子吸收了他的恐懼,所以他不會害怕。”王悅嘉道。

夏小遲嘟囔“依依受憤怒之力影響的時候,照樣很火大,也沒見吸收。”

這個就只能說珠子和珠子也不一樣,君不見何星的珠子到現在都沒激發呢么。

何星則嚇了一跳“不會害怕還了得?那以后這小子還不得無法無天?”

恐懼是對人自身的約束,要是一個人真的不懂恐懼,那以后只怕真是什么都干得出來。

“這到不用擔心,他一直在使用恐懼之力,所以能吸收。可一旦恐懼之力填滿,無法吸收恐懼,應該還是會害怕的。”王悅嘉回答“再說限制一個人行為的,不僅是恐懼,還有內心崇高的道德。”

不逗逼的時候,王悅嘉的思路還是很清晰的。只是你說這話的時候,能不能不要這么裝?好像你很講道德似的。

夏小遲不理解“難道那個鬼和他在一起的時候,他的恐懼就沒滿過嗎?”

王悅嘉搖頭“當然不是。只不過最開始的時候肯定是沒滿的。他不是一開始用恐懼之力開門,后來還破開封印嗎?那時候恐懼之力不滿,遇到女鬼也不怕。至于后來滿了之后依然不怕,自然是因為這個鬼已經被他收服了。”

原來是這樣,何來本來就年紀小,許多事情不懂。這女鬼一開始沒嚇到他,后面也就休想再嚇到他了

所以他不是失去恐懼的能力,而只是單純的不怕這女鬼。

對他來說,這就是個好玩的玩具在認知層面上就不怕她。

不過就算這樣,讓何來和一個女鬼待在一起,也不是什么好事吧?

大家一時都有些焦慮,不知該如何是好。

正好這 更新快時開門聲響起。

然后是岳姍姍的聲音“就到這兒吧,這次多謝你了。”

然后是一把溫柔的男聲“行,那你好好休息。”

大家一起沖出房間,就看到一個背影正走向路口,路口停著的赫然是一輛名貴的公牛跑車。

“嘿,老公!”岳姍姍歡喜的抱住何星,對著他親了一口。

香吻沒能解除何星的憂慮,他看著門外“呦,哪家公子送你回來的?”

心情瞬間從對兒子的憂慮轉到對老婆的憂慮上。

“香草公司的李老板,晚上一起吃飯,就順帶送我回來了。”岳姍姍滿不在乎的回答。

順手將捧著的花遞給老公。

“他還送你花!”何星滿腔悲憤“你不會沒告訴他,你有老公孩子吧?”

“說了啊。”岳姍姍笑瞇瞇回答“放心,人家說了,不會介意的。”

這叫不放心好嗎?何星內心狂喊。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大道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