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從心-第三十五章 修復(上) 第三十五章 修復(上)
“夏小遲!你又上課睡覺!你是睡熊轉世啊?從早上睡到晚上,上午睡,下午還睡!”

廖老爺子憤怒敲著黑板喊。

夏小遲迷茫的睜眼,看看黑板上天書般的文字,想了想,道“要不……我去外面站著?”

老爺子本來沒想讓他去外面站,聽他這么說,不讓也得讓了“滾出去!”

夏小遲便施施然出去。

一個人站在外面無聊,夏小遲就開始對著墻壁練暗影指。

有一指沒一指的戳著,同時快樂之力也緩緩消耗。

這段時間夏小遲的快樂之力比之前有明顯提升,可以容納的快樂之力增加,再加上學校本來就是充滿歡聲笑語的地方,所以夏小遲基本就沒愁過快樂之源。

就是現在他沒做什么,還時不時的有快樂情緒傳來,也不知那幫傻逼在樂呵什么。

看自己在外面罰站就這么開心嗎?

尤其是那個班長謝哲,每次都是自己罰站或者被罵時他最開心。

其實不僅是自己,夏小遲也發現了,任何人倒霉他都會開心。

這小子似乎天生的見不得人好,誰表現不佳都能讓他無比興奮,偏又總是一臉的正氣,要不是快樂之珠給出他的心理真實動向,夏小遲也不會想到這小子內心如此陰暗。

這刻一指一指的戳著,突然間就聽喀拉拉一陣響動,半截墻面倒了下來,正砸在靠窗的謝哲身上。

墻塌了?

所有同學包括老爺子集體懵逼。

夏小遲也傻了,就看到坍塌的墻體,里面的墻磚竟然都已化成了碎屑。

我操!是暗影指!

夏小遲瞬間明白,自己這段時間閑著沒事就戳暗影指,竟然把這墻壁戳的內部腐朽,今天終于承受不住倒下了。

這暗影指很強力啊!

當然,也可能是因為自己最近罰站比較多,夏小遲又不由想到。

“夏小遲!”老爺子已憤怒過來“看你干的好事!”

“不關我事啊。”夏小遲立刻道“你看這墻明明就是豆腐渣工程。”

“你當老夫是傻子嗎?”老爺子對著夏小遲的腦殼狂拍“豆腐渣?豆腐渣怎么就豆腐這一塊?為什么別的地方不豆腐,就你待的地方豆腐?你以為老夫不知道你學了暗影指?你奶奶個腿的天天對墻戳,你還敢說是墻的問題?”

呃……老爺子你眼光可以啊。

“夏小遲!”謝哲謝大班長從瓦礫中出來,頂著滿頭白灰憤怒的看他。

哎呦,你小子不裝了?

看到謝哲這樣子,夏小遲快樂的笑起來。

然后夏小遲發現,自己的快樂之力也隨之緩緩恢復。

果然我自己快樂也能恢復快樂之力的嗎?可為什么以前沒察覺到?

唉,充分說明自己以前是生活在怎樣的水深火熱中啊!

夏小遲發現自己只要一想到洛依依,一想到學業,一想到談小愛,就快樂不起來。

有這么多的不快樂,難怪無法自給自足了。

廖老爺子不知道他內心活動如此豐富,怒哼道“墻是你弄壞的,不管你用什么辦法,你來把它補上!”

“知道了。”夏小遲有氣無力的回答,說著向外走。

“你去哪兒?”老爺子問。

“去找磚啊,砌墻。”夏小遲回答“不是你讓我補墻的嗎?”

老爺子一呆,他只是讓夏小遲負責把墻補好,卻沒說讓他親自動手。但既然夏小遲要這么干,他到也不好說什么。

過了一會兒,就見夏小遲真的搬著磚回來。

熟練的和水泥,敲磚,然后開始往墻上砌。

熟練無比。

坐在謝哲后面的韓雄驚訝“可以啊你,夏小遲,這你都會?”

夏小遲懶洋洋回應“補過。”

以前和洛依依鬧,沒少禍害家里。院子被拆過幾回,何星罰兒子和自己一起修墻,所以對夏小遲來說,這是熟練工。

韓雄大笑“行啊,以后畢業了你就干脆專業泥瓦匠,就專門負責修墻。”

專業你妹!修你妹!

夏小遲在心里暗罵。

韓雄的聲音有點大,老爺子敲黑板“好好上課。”

只是墻壁開了天窗,又有個人在旁邊修墻,這課是怎么都沒法專心聽講了。

好不容易挨到下課,這已經是今天最后一堂課,同學們放學。

老爺子走出教室,看到夏小遲還在兢兢業業干活,有些于心不忍“要不,你還是先回家吧。我讓教務處來處理。”

“不用。”夏小遲頭也不抬,這小子也是個倔性子“我弄壞的,我來修。”

“你……”老爺子被他嗆得不知道說什么好,氣得一甩袖子走了。

同學們出來。

“哎呦,夏小遲,還修呢?”

“我們先走了啊。”

“今天不修好不許回家啊。”

“滾蛋。”夏小遲沒好氣道。

大家嘻嘻哈哈的離開。

錢晶晶是唯一關心他的,問他“要不我讓我爸派幾個工人過來。”

“不用,這點小事,用不著。”夏小遲回答。

“那我走了啊。”錢晶晶跟夏小遲揮手。

“走吧走吧。”夏小遲跟錢晶晶告別,掏出電話打給妹妹“你自己去武館吧,我今天不過去了。”

“怎么了?”洛依依問。

“留堂了。”

“哦。”洛依依掛電話,連問都不帶問一句的。

對夏小遲而言,留堂已成習慣。

掛了電話,夏小遲繼續修墻。

過了一會兒,突然一雙手伸過來“給你。”

夏小遲一愣,抬頭看去,卻是談小愛。

她手里正抓著一個雞蛋餅,熱氣騰騰,應該是剛從校門口買的。

“干嘛?”夏小遲謹慎問。

談小愛低聲說“這墻一時半會兒修不好,吃點東西,墊墊肚子。”

夏小遲狐疑的看看談小愛,接過蛋餅,猶豫了一下,說“你……是不是……”

他話沒說完,談小愛卻小臉一紅,轉頭走了。

夏小遲見她走開,喊道“喂,我還沒說完呢……你是不是……”

沒想到談小愛走得越發快了。

“在餅里下藥了啊……”夏小遲的聲音追了過來。

談小愛一個趔趄險些摔倒。

突然沖回來對著夏小遲屁股上踢了一腳,喊道“你去死吧!”

已是扭頭跑開。

這一腳踢得頗重,疼得啊夏小遲齜牙咧嘴。

夏小遲一下沒坐住,按住墻壁,嘟囔道“什么嘛。整天打我,我懷疑一下不是很正常嗎?”

突然感覺觸手處有些不對。

轉頭看去,令他震驚的一幕出現。

就見那些磚塊竟然自動往墻上跑,瞬間構成完整墻面,甚至連漆都補上了,上面甚至還保留著他曾經的大腳印子。

“我了個大操!”夏小遲脫口而出。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大道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