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從心-第三十四章 苦難小鬼(下) 第三十四章 苦難小鬼(下)
完全是本能,王悅嘉一把拽住皮包。

搶包的一下沒掙脫,下一刻王悅嘉已一個反拉,抱摔,順手掏出那個電鬼器,刺啦一下,戳在了對方身上。

那小賊抓著包,人與鬼一起,在激烈的電流中抽搐。

“搶姑奶奶的包?我可是三大魔王的姐姐!”王悅嘉尖叫。

那小賊不知道她指的三大魔王是夏小遲,洛依依和何來,更不知道她指的是能在這三個搗蛋鬼下安逸活著的,每個都得有點絕活,只知道戳在他身上的玩意電力強勁,后勁十足,電得他整個人都一抽一抽的。

那驢頭鬼更是在心里大罵“我操你祖宗啊!偏在這時候搶包,坑死老子了。”

眼看小賊被電的不行了,王悅嘉收手,摸電話“喂,民防所嗎……”

“姓名。”梁振祥記錄。

“王悅嘉。”

“年紀。”

“23。”

“在哪兒工作……”

王悅嘉一一回答。

作為記錄,梁振祥合上卷宗道“行了,具體事情我們已經了解過了,雖然劫匪被你傷的不輕,但考慮到你是正當防衛,應該沒什么問題……就是下手重了點兒。”

“他活該。”王悅嘉撇嘴。

“活不活該的我們先不討論,今天就先到這兒吧。”梁振祥擺出送客的架勢。

“那我的包和電擊器呢?”王悅嘉問。

“那些是證物,暫時要扣押,不過別急,等處理好后就還給你,也就幾天的事。”

“那好吧。”王悅嘉也沒計較,反正也就是個仿冒包包。

證物間。

驢頭鬼緩緩冒出腦袋,四處張望。

“哈哈!老子終于自由啦!”驢頭鬼大笑。

纏繞身體的絲線已在一番番折騰后徹底斷裂,現在再沒有什么能夠束縛它了。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響起“你自由個屁,還不是被關在這屋子里出不去。”

咦?是誰?

驢頭鬼大驚“誰在說話?”

“這兒呢。我在這兒……往這兒看,白癡。”

驢頭鬼循著聲音望去,就看到對面不遠處擱著一把劍。

劍上還漂浮著一個若隱若現的虛影。

“劍靈?”驢頭鬼大驚,隨即發現不是“不是劍靈,原來只是個符靈,一個傳聲蟲而已。”

這符靈就是張惜苦用來給阿鬼傳話的,只是一個傳聲靈,沒什么用,所以驢頭鬼很不屑。

傳聲靈大怒“你敢看不起我?”

驢頭鬼不屑“我就看不起你又如何?”

傳聲靈而已,同樣是個弱渣,菜雞互啄,沒什么可怕的。

傳聲靈冷笑“敢小瞧我,就讓你見識見識我的厲害。”

說著一道劍氣已掠向驢頭鬼。

驢頭鬼大吃一驚,這才想起傳聲靈雖然實力不強,卻是依附在仙劍上的,可以借助仙劍的力量為己用。這是必然要有的能力,因為飛劍一路飛行,靠的就是符靈駕馭,若無意志又如何尋路覓人?

驢頭鬼知道不好,急忙躍起,就見劍氣撞在架子上,卻只在架子上斬出個印子。

驢頭鬼一愣,隨即明白過來“原來你在這里已呆了很長時間,就快消散,力量不足了,啊哈哈!你快消失了!”

沒想到那傳聲靈也是個躁脾氣,見驢頭鬼如此說,怒道“就算我要完蛋,也絕不讓你好過。以我本命,施我言咒!爾將被困在這包中,永世不得離開……不行,我施展不了這么強大的言咒,那就讓你永遠也無法吸噬精氣壯大自己擺脫枷鎖……怎么還不行?”

傳聲靈已開始翻白眼,知道自己快支撐不住,咬牙道“那就把吸氣提升自身的特性轉化成只有在被憎恨和折磨時才能壯大力量吧……這下可以了,我就不信誰會對一個皮包憎恨與折磨……嘎!”

卻是咯嗶一聲,直接消散。

同時一道束縛之力已加諸在那驢頭鬼上,驢頭鬼就覺得身體一重,已落回到包身上,再離不開。

驢頭鬼沒想到這傳聲靈這么狠,竟然舍了命對自己使用言咒。傳聲靈沒什么別的本事,就是能釋放言咒,畢竟它們就是靠聲音維持的。

再加上這傳聲靈借仙劍之力對自己使用言咒,連仙劍都因此降級,它自己也就此中咒。

一想到這包包終歸還要回到王悅嘉手里,再想到那即將到來的種種待遇,驢頭鬼心中一顫“我的鬼生啊……兄臺我錯了,你放過我好不好。”

奈何那傳聲靈已然消散,卻是再不可能回應它了。

校車停在門口,何來從車上跳下。

今天放學比較早,何來早早回家。

看看家里其他人還沒回來,何來興奮的把書包一丟,從床底下取出個盒子。

盒子里裝的赫然是一臺游戲機。

這游戲機還是夏小遲的,后來出了電腦游戲,這種老式游戲機就被淘汰,卻被何來給珍藏了起來。

何來麻利的取出卡帶,接上電視,然后開始玩游戲。

小家伙水平不怎么樣,但是有調命絕技,硬是靠命一路堆到關底。

女鬼再次出現,何來興奮的開槍。

他一個人的火力顯然不足以壓制女鬼,女鬼的腦袋緩緩伸出屏幕。

“咦?”何來驚訝的看著伸出屏幕的女鬼,雙方對望。

女鬼嘿嘿陰笑道“小家伙,我要……”

砰!

何來伸出手指在女鬼腦門上彈了一下。

女鬼一呆“竟然不怕我?小家伙,我要……”

啪!

這次是一巴掌。

女鬼被打得有些懵逼,徹底怒了“小家伙,我……哎呦我的臉……”

就見何來正用力撕扯著她的臉。

“為什么?為什么你能打到我?”女鬼驚恐尖叫起來。

這女鬼其實沒什么攻擊手段,只是能夠釋放恐懼情緒讓對方害怕,然后趁機吸收對方因害怕而散發出的精氣。對方越恐怖,自己能吸食的精氣就越多。

除此之外,作為一個存在于數據世界的鬼,它幾乎無法被物理手段攻擊到。

更新快 可現在她最得意的兩大手段竟然對對方都無效,何來拼命撕扯著她的臉,痛的女鬼哀叫連連,再不顧一切的縮回屏幕中。

“好玩好玩!”何來手一收,竟然將手伸進了屏幕,一把又將她抓了出來。

什么?

他竟然可以攻擊到數據世界內?

女鬼徹底懵逼了。

“放過我!”女鬼凄聲嘶嚎。

“不行,你要陪我玩。”何來回答,順手抓住女鬼的舌頭開始往外扯。

“唔,唔,我答應你……”那鬼連聲回應。

啪!

何來已將它丟回數據世界,操縱紅鬼繼續攻擊。

“我要過關!”他喊。

我去,這個任務沒法完成啊。讓你過關不就是得把我打掛嗎?

然而何來的性子還挺執拗,過不了這關就死活不肯罷手。

“我認輸,我投降!”被何來折磨的痛苦不堪的鬼哀嚎道。

論抵抗意志,它顯然比驢頭鬼差多了。

與此同時。

韓雄家。

那只金剛鸚鵡緩緩睜開了眼睛。

看看四處無人,鸚鵡道“干你老母,險些就掛了。那小女娃娃真可怕,待老子吸足精氣,成就大鬼,非要弄死那小妮子不可。忒麻痹的……咦,我為什么會說臟話?”

鸚鵡打了個寒顫,用翅膀捂著嘴,驚恐的看看四周。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大道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