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從心-第三十一章 破障者 第三十一章 破障者
青鬼滅了,鬼打墻也告消失,大家可以自由出去了。

只是這時大家才發現,何來竟然又不見了。

“何來呢?”洛依依問。

夏小遲驚訝“剛才不是你抱的嗎?”

“屁,剛才是你抱的。”洛依依回答。

夏小遲撓頭“我好像交給了韓雄。”

韓雄跳起來“我把他丟房間里了。”

“快去找!”夏小遲大喊。

四人一起跑回樓上,就見何來正在打游戲,他竟然自己把電源又接上了。

夏小遲大驚,忙沖過去把插頭拔掉。

“我都快過關了!”何來大叫。

“乖,回家玩。”

“我要吃雪糕。”何來趁機敲詐。

小小年紀不學好,非跟洛依依學敲詐!

“行,給你買!”夏小遲一咬牙,先哄回去再說。

何來這才不情不愿的站起來。

看看游戲機上的卡帶,趁大家沒注意,何來把卡帶一拔,放在衣服里,跟著大家出去了。

走出鬼屋的一刻,談小愛和韓雄都松口氣。

可算是出來了。

只是待到要出胡同時,大家卻看到胡同驟然閃亮起一片光彩,竟然阻止了大家不能出去。

“是封印。”談小愛立刻道“這東西是用來封印妖鬼,不許出入的。”

隨后她臉色一變“有妖鬼在我們身邊,可能是依附了我們,所以才會觸發封印。”

聽到這話大家都有些緊張。

就在這時,何來搖搖晃晃走過去,那封印竟然自動解除,何來已走了過去。

“哥,姐,來啊。”他回頭說。

夏小遲和洛依依互相看看,跟著何來一起走,竟然就這么走過了封印。

接著是韓雄和談小愛,也是輕松過來。

夏小遲奇怪“不是說有鬼在身上,啟動封印過不來嗎?”

韓雄回答“可能是鬼知道過不來,就跑了吧。”

大家想想,一起覺得有道理。

既然封印是阻止鬼的,那么自己現在可以過來就說明沒有鬼。

這個邏輯很美妙,很強大,大家都覺得不錯。

韓雄已再次舉起他的鸚鵡“依依,這是我的心意……”

洛依依同情的看他,指指鳥籠“你的鳥快死了。”

韓雄一看,果然那金剛鸚鵡不知什么原因,整個腦袋都耷拉下來。

韓雄立刻急了“小靈,小靈,你可別有事啊。你死了我怎么跟我爸交代啊?”

咦?你把鳥送人到不需要交代的,死了就想到要交代了?

好在金剛鸚鵡很堅強的抬了下頭,說了聲“你麻痹!”

然后又低下頭。

“原來是困了,現在睡了。”韓雄松口氣。

他可能是被向爸交代這句話喚回了理智,看看洛依依,說“那既然你不要,我就先帶回去養著。等你什么時候想要了,就跟我說。”

洛依依冷笑“我什么時候也不會想要你的鳥的。”

夏小遲覺得還是不要讓他們對話下去的比較好,拉著洛依依和何來離開。

走時看了眼談小愛,問“你沒事吧?”

談小愛面色蒼白的搖搖頭“我沒事。”

“那我們走了。”夏小遲沒心沒肺的回答,說著離開。

談小愛看著他的背影,不知為什么就總是想起夏小遲向鬼王揮拳的景象。

雖然那鬼王是假的,但是那一刻夏小遲的風姿卻印入了心底。

最重要的是,談小愛突然發現,僅僅是擁有高強的武功好像并沒有多大用。面對危險,勇氣或許才是更重要的。

這讓她微微咬了下牙齒“等著吧,我一定會證明自己的。”

說著也自離開。

他們是走了,在七號胡同的深處,一只小鬼卻緩緩現出身形,赫然是那只壓床鬼。

看著離去的人,壓床小鬼嘶聲道“竟然出現了破障者,回去告訴大王,這可是大功一件。桀桀桀桀!”

逛過了鬼屋,洛依依不安分的心終于得到消停,剩下的時間就在安逸的修煉中度過。

晚上何星和岳姍姍回家。

岳姍姍用她一貫的詞匯開場“孩子們,你們親愛的媽媽回來了,今天過得怎么樣啊?”

“挺好的,和夏小遲還有何來一起去了趟鬼屋。”洛依依一向語不驚人死不休。

岳姍姍一個趔趄險些沒摔倒“你說什么?”

夏小遲則幽怨的看妹妹“不是說好了不說的嗎?”

洛依依回答“不說怎么炫?再說跟媽還有什么秘密?”

你這時候到好孝順。

岳姍姍怒氣上涌“夏小遲!”

夏小遲乖乖趴下“媽,我錯了,你打吧。”

岳姍姍沖過去,啪啪啪對著夏小遲屁股打了幾下,看夏小遲也不躲,不由又有些心疼。這孩子乖了,現在打他都不躲了。

突然反應過來,丫現在有快樂之力護體啊,不怕挨揍的。

立時惡向膽邊生,拿起雞毛撣子就抽“我讓你硬氣,我讓你不躲。”

夏小遲痛得捂著屁股狂跑,想不通自己乖乖挨揍為什么還要惹老媽生氣。

還好何星心疼兒子“好了好了,別打了,這不是沒什么事嗎?指尖沙的小鬼,沒多可怕的。”

岳姍姍就喊“那也不行。再說以前是指尖沙,能保證現在也是嗎?這就跟女人是一樣一樣的,誰曾經還不是一條縫啊!”

何星被老婆的用詞震驚。

洛依依一臉迷茫“什么一條縫?”

夏小遲堵住她“小孩子不要問。”

岳姍姍柳眉倒豎“這么說你懂了?”

夏小遲大驚“我是看書上說的。”

“解釋就是掩飾!”雞毛撣子已落了下來。

待到打得累了,看夏小遲身上連個紅印子都沒有,岳姍姍氣喘吁吁“算了,媽老了,打不動你了。”

夏小遲無比委屈三分之一的快樂之力都被你耗掉了,你跟我說你打不動我了?

還是何星道“好了,事情都已經發生了,打也打了,人沒事就好。”

老爸你在媽不打的時候再說這話,你不虧良心嗎?

岳姍姍這才哼哼唧唧的坐下“說說,鬼屋什么個情況。”

“你要知道這個干嘛?”夏小遲問。

岳姍姍理直氣壯回答“當然是回去和那些同事吹牛啊。我兒子女兒多牛逼,這么小就在鬼屋轉了一圈回來。”

夏小遲強忍著不吐血,把里面的情況說了一下。

洛依依更是把驢包拿出來“媽,這是我從鬼屋里拿出來的,你看,漂亮吧?”

岳姍姍接過包看看“嗯,是挺漂亮的。”

“送給你啊。”洛依依說。

夏小遲驚訝“你不是要給趙金鷹炫的嗎?”

洛依依回答“哪有獻給媽重要?”

我擦你這么會拍馬屁過分啦,你明明是因為有談小愛可做人證,有拳頭可以逼人點頭,所以才不在乎證據的吧?

咦?為什么我知道答案還要問她?夏小遲也有些不明白自己了。

“哎呦,我乖女兒真好。”岳姍姍喜不自勝“都知道孝敬老媽了。”

是她非要去的鬼屋!夏小遲在心里吶喊。

下一刻王悅嘉沖出來“好漂亮的包,還是驢牌誒!”

“假的,你看,這里還掉色了。”岳姍姍指著驢眼睛說。

“媽我也想要。”王悅嘉道“假的也要。”

“這是依依送給我的。”

“我不管啊!”王悅嘉開始撒嬌“媽你都已經人到……”

她想說人到中年,看她媽臉色不對,及時改口“你都已經那么迷人了,有沒有這包都招人喜歡,哪象我……”

岳姍姍眉開眼笑“行,行,你喜歡就給你了。”

矯情!虛偽!不屑與之為伍!

夏小遲在心里罵。

驢包落入王悅嘉手中。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大道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