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從心-第三十章 鬼屋歷險(下) 第三十章 鬼屋歷險(下)
包對洛依依來說有點大,再加上手里還提著鳥籠,所以洛依依干脆把帶子一甩,把包背在背上,大模大樣的走下樓梯。

“夏小遲,我找到包了。”她喊。

包身上的驢頭漸漸脫離包身,在空氣中化成一只猙獰厲鬼的形象,對著洛依依張開嘴,準備吸食她的精氣。

“你答應過喊我哥的。”夏小遲從房間里走出來。

驢頭鬼腦袋一縮,又縮回包上。一下沒縮好,腦袋撞在鎖扣上,痛得它流下兩行淚水,在包上漸漸凝固。

“我找到包了。”洛依依自動無視了夏小遲的提醒,然后來了個模特級的華麗轉身,順便將自己背后的包秀給夏小遲看。

“這么新?”夏小遲驚訝“這里還能找到新包?”

“誰知道,可能是因為有鬼吧。”洛依依回答。

驢頭哆嗦了一下,你知道有鬼?知道有鬼你還拿?

“也是。”夏小遲摸摸皮包,又用手指彈了彈驢頭“這假貨就是不行啊,仿的也太差了,竟然還有兩行眼淚。”

“啊?”洛依依看看,然后說“大概是掉色了吧。”

彈你妹!掉你妹!

驢頭鬼心里大罵。

洛依依道“沒事,反正拿回去給趙金鷹看就可以了。”

“可是包這么新,趙金鷹肯定說你是外面買的,不承認怎么辦?”夏小遲問。

“他敢!他不承認我就揍他!”洛依依晃起小拳頭。

夏小遲無語,既然你可以用拳頭逼他承認,那你又何必再跑這一趟?直接用拳頭逼他承認自己敢去不就行了?

不過他知道跟洛依依講不通道理,所以干脆不講。

正要說什么,卻看見何來噌噌噌跑上來“哥哥,哥哥,我要玩!”

“何來?”夏小遲洛依依大驚“你怎么過來的?”

“我跟著你們來的。”何來理直氣壯的回答。

你還會跟蹤了?

一向讓別人懵逼的洛依依這次自己懵逼了。

夏小遲痛心疾首“反跟蹤能力迫切需要提升啊!”

正好韓雄在屋里喊“夏小遲,這游戲機怎么辦啊?”

何來一聽就起勁了,直接往屋里沖,被夏小遲一把抱住,對韓雄大罵“游你妹,戲你弟啊!走了。”

“哦。”韓雄有些戀戀不舍的看了眼游戲機。

看到女鬼時有些害怕,但在被夏小遲關進游戲機里后,韓雄又有些好奇起來,不過終架不住夏小遲催促,走了出來。

剛出屋,就聽到下面的尖叫聲。

這聲音大家都熟悉。

夏小遲和韓雄一起喊“談小愛?”

何來叫“是帶我來的姐姐。”

他說話表述不清,明明是他把談小愛帶來,卻成了談小愛帶他過來。

夏小遲大怒“這賤女人,敢害我弟弟,老子非得先奸后殺了她!”

韓雄大急“不可以的!”

夏小遲斜眼看韓雄“你舍不得?”

“不是。”韓雄立刻改口,喏喏回答“我的意思是……要不奸的那部分我負責……”

夏小遲大驚“你還真打算這么干?”

“啊?”韓雄懵逼“不是你說要……”

夏小遲鄙夷看他“我說說的。”

說著已向樓下走去。

洛依依已經先一步下了樓。

剛到樓下,就看到一只厲鬼正浮現半空中,身穿青色王袍,頭戴王冠,對著談小愛發出猙獰笑聲“小丫頭,遇到我,是你的運氣。”

“鬼王?”談小愛嚇的瑟瑟發抖。

鬼王是傳說中的存在,按鬼淵的劃分屬于王級,按人族的劃分屬于半城月級別。

一輪月光照半城,指的的是只有空間裂縫大到半個城市地步才能過境的大鬼,是第四級別的存在,相當于仙門元嬰期,等同于各大仙門掌教。

面對如此恐怖的存在,別說談小愛了,整個梁溝鎮都不夠它一指頭的,又怎能不讓談小愛恐怖絕望。

這刻就見那青鬼王已笑道“小丫頭,乖乖把你的魂魄獻上來,讓我吃掉,我保證可以饒你家人不死。”

“你……你確定愿意饒我家人?”談小愛顫聲問。

面對鬼王她已完全絕望,這刻哪怕是犧牲自己,如果能保護家人也是好的。

“當然。”青鬼王已道,它正要再說什么,一個人影已沖了過來,對著青鬼王就是一拳。

青鬼王厲嘯一聲,竟然化成霧氣消散。

“夏小遲?”談小愛驚喜叫出聲來。

他怎么會在這里?

隨即反應過來“你不會就是弟弟的哥哥?”

夏小遲點頭“對,我是弟弟的哥哥,哥哥的弟弟,還是父親的兒子,母親的……也是兒子。”

談小愛被他說的懵逼,隨即看到那青鬼王已再度出現,大喊“小心,是鬼王!”

“鬼王個屁!”夏小遲又是一拳轟出,那青鬼王再度被他一拳轟散。

青氣繚繞,重新凝聚出那猙獰的鬼王形象,氣憤大罵“你怎么知道我不是鬼王的?這不可能,我的幻化之術是如此完美!”

夏小遲不屑“拜托,你動點腦子好不好?鬼王誒!半城月誒!你覺得就憑這鬼卒都過不來的小裂縫,鬼王過的來嗎?冒充什么不好,竟然冒充鬼王。有點腦子都不會相信啦。這種小鬼就是靠著幻術騙人,不過你要是真自愿獻上魂魄,那可就不好說了。”

談小愛臉一紅。

她本不是笨姑娘,學識也比夏小遲廣,但被這鬼一嚇,卻什么智商都沒了。

恐懼使人弱智。

當然,也有不需要恐懼也會弱智的。

比如下面這個。

青鬼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那鬼將呢?這樣你可以相信了吧?”

搖身一變,卻是變成一個全身青盔 更新快青甲的厲鬼。

夏小遲搖頭“不信。”

青鬼再變,這次卻是一個沒有盔甲,只是單純手拿鋼刀的鬼卒,那鬼委屈道“這次你總該信了吧?”

夏小遲嘟囔“原來是個傻鬼。”

他也不再和那鬼廢話,對著那鬼又是一拳。只是那鬼并無實體,不管夏小遲怎么攻擊都無法真正傷害到它。

看到夏小遲不信自己,那青鬼憤怒叫道“你竟然不相信我,不相信我!我不服!我的法術是最強的,你憑什么不相信……啊!”

最后一聲慘叫卻是來自洛依依的一拳。

洛依依一拳轟在青色霧氣處,青鬼卻發出驚恐至極的尖叫“怎么可能,你怎么能傷害到我的……我不……服……啊……”

“無聊。”洛依依收拳。

煙氣消散。

那驢頭本已悄然升上,準備再次偷襲洛依依,見了這一拳,心中大駭。這青鬼算是鬼屋中最厲害的一個,能施展各種幻術,連它都完了,自己也多半不是對手。意識到這點,驢頭又緩緩縮回包上,再不動彈。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大道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