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從心-第二十八章 鬼屋歷險(上) 第二十八章 鬼屋歷險(上)
夏小遲和洛依依進入屋子,就看到韓雄正坐在地上,左手撐天,右手按地,面色嚴肅,全身顫抖。

洛依依奇怪“他在干什么?”

夏小遲也很納悶“不知道啊。”

“噓!”韓雄輕輕說“別說話,不要驚擾了這里的鬼。我正在施展封天絕地封印法,封堵這里鬼的感知。”

夏小遲詫異“這是什么法?”

韓雄搖頭“這是我剛剛領悟的,左手封天,右手絕地,天地雙絕,使妖鬼不能侵。”

“剛剛領悟的?”夏小遲和洛依依同時脫口。

再看韓雄身體抖得象觸了電,突然明白過來。

洛依依走上去一腳踢在韓雄身上“領你弟,悟你妹啊!還封天絕地,你以為你是誰?仙人?”

韓雄被她踢了一個跟頭,“封天絕地”大法被破壞,悻悻起身“我也是剛才突然有了感覺,試試嘛,沒準就能成。”

夏小遲無語“你還真是個天才。”

韓雄大喜“夏小遲你也承認我是天才了?”

夏小遲認真點頭“嗯,我覺得你這個封天絕地法不錯,就是有一點問題。”

“什么?”

“我們來的是鬼屋,你要封印也是封地,你封天干什么?”

“對啊。”韓雄自動忽略了夏小遲的前半句,抓了抓頭皮“那我該怎么做?”

“當然是兩只手一起往下撐了……對,就這樣,還有兩只腳……對,慢慢往前爬,鬼是移動的,你也得動起來……對……”夏小遲指揮著韓雄,一路向前爬去。

洛依依翻起白眼“大白癡。”

爬了幾步,韓雄終于醒悟過來“夏小遲,你是不是在罵我是狗?”

“哪有。”夏小遲打了個哈哈,開始四處打量這屋子。

屋子因為長久無人居住,已經到處都是積灰,走在房間里,地板發出嘎嘎的聲響。

隱約間還有陰森的笑聲不時響起,在四周回蕩著,也難怪韓雄一進屋子就要封天絕地了。

洛依依好奇“裂縫在哪兒?”

“空間裂縫,肉眼看不見的。”夏小遲回答“別找裂縫了,找包。”

這屋子的主人以前是個做包的,專門仿制各種名牌包。

鬼屋出事后,主人搬走的匆忙,屋子里還落下了不少。所以過來“探險”的探險者,大多會從屋里順走一個包,以證明自己來過。由于這些包大多已發霉腐爛,大家也不會多拿,就是留著做個證明,也好給后面的人機會。

饒是如此,屋子里的包包在“人來人往”下也是逐漸不多,如今要從屋里得個包,卻是不太容易。

兄妹倆當即向里屋走去。

鬼屋是個獨棟別墅,分上下三層,有七間臥室,三個洗手間,一個雜物間和前后兩院。

過了前廳,就是一個大主臥。

臥室里已被搬得差不多空了,除了一張破爛的床,還有就是一個破爛的床頭柜。

洛依依打開柜子看看,再看看床下,什么都沒有,不滿的嘟囔“什么都沒有,連鬼都沒有。”

韓雄膽顫心驚“我……我想出去。”

洛依依不屑的看他“是男人就堅持二十分鐘。”

還是夏小遲會安慰人,他說“來都來了,就這么放棄多可惜。”

“來都來了”這話在旅游業向來是具有催化劑般的效果,能夠增強膽量,恢復體力,讓一切打退堂鼓的存在再度生龍活虎,用在這里也同樣起作用。

韓雄鎮定心神,跟在兄妹二人后面。

“我不怕……不怕……”他對自己說。

“哦,是嗎?”一個聲音在韓雄腦后響起。

韓雄打了個激靈。

這貨腦子不正常,別人聽到突如其來的聲音就是喊“誰”,他不是,迅速回身“吼吼哈哈”打了一套鋼體拳。

夏小遲和洛依依看得懵逼“你干什么呢?”

韓雄愣是把一套拳打完才氣喘吁吁的回話“剛才有鬼在跟我說話。”

“在哪兒?”聽到有鬼,洛依依興奮起來。

夏小遲則不解“有鬼你打拳干什么?”

韓雄義正詞嚴的回答“鬼性屬陰,我打拳激發自身血氣,氣血沸騰,邪異不侵!”

夏小遲驚訝“誰教你的?”

“我自己推理的。”韓雄回答。說著繼續揮拳,與空氣作戰。

夏小遲被他突破天際的腦洞震驚了,看他打的虎虎生威,只能點頭“你慢慢打吧。”

找過了樓下,沒有什么收獲,兄妹二人便向樓上走去,韓雄也一邊打拳一邊跟著走。

突然撲通一聲,兄妹倆同時轉身做戰斗姿態,卻看到韓雄正一路滾下樓梯。

“你干什么?”夏小遲問。

韓雄趴在地上呻吟“鋼體第三式,弓步出拳,我后退拉弓步……媽的,踩空了。”

“……”

洛依依搖頭“傻逼。”

金剛鸚鵡撲閃著翅膀跟著喊“傻逼!傻逼!”

韓雄齜牙咧嘴的想要起來“拉我一下,我感覺自己好重,起不來。”

沒想到夏小遲和洛依依都不動,就這么看著他。

“你們看我干什么?拉我啊!”韓雄喊,卻見兩人都面色嚴肅。

韓雄意識到什么,臉色微變“不會是……”

夏小遲和洛依依一頭。

韓雄緩緩轉頭,就看到一個腦袋大大,面色青灰的小鬼正趴在他的背上,對著他笑。

“啊!”韓雄嚇得想跑,可這鬼壓著他,奇重無比,他站不起來,只能施展“絕地絕地”大法,手腳并用,在房間里亂爬。

速度到還不慢。

“別叫啦。”洛依依不耐煩的揉揉耳朵,走過去一腳踢飛那小鬼“是個壓床鬼,就是能壓在你身上讓你暫時起不來而已。”

韓雄刺溜爬起來躲在洛依依身后,再看那壓床鬼,對著洛依依叫了一聲,竟然沒敢出手,轉身跑了。

“你怎么知道是壓床鬼的?”韓雄驚魂未定。

“我們今年期中考試里就有這道題啊。”洛依依回答“一道填空題,才一分。這是小學題你都不知道?”

韓雄悻悻“我妖鬼學抄的夏小遲。”

洛依依看夏小遲,夏小遲回答“我抄的錢晶晶。”

韓雄怒了“那你還每次都收我十塊錢!”

夏小遲撇嘴“有本事你讓錢晶晶給你抄啊。”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大道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