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從心-第二十七章 七號胡同(下) 第二十七章 七號胡同(下)
來到小吃街,就看到韓雄已等在那兒了。

他穿著一件嶄新的白色上衣,上面還有金絲花邊,從頭上下一身新,一身白,看起來跟要結婚的新郎似的。

手里竟然還提了一只鳥籠子,鳥籠子里裝著一只鸚鵡。

這什么情況?

夏小遲走過來“你提只鳥干嘛?”

韓雄扭扭捏捏回答“難得依依想見我,我尋思著要送她份禮物。”

夏小遲倒吸一口冷氣,送禮你不送花,送鳥?

這個暗示太直接了吧?

就算凡國法定結婚年齡只有16歲,你也提前得早了些。

韓雄道“這鸚鵡是金剛鸚鵡,我爸養的。本來我買了束花,想送給依依,結果被這壞鳥給啄吃了,我尋思著花都已經買了,也別浪費,就把它給帶來了。”

夏小遲一時沒想通 這邏輯。

花被鸚鵡吃了,所以你就把鸚鵡帶來了?你想干什么?告訴洛依依花在鳥肚子里,送鳥等于送花?

韓雄已道“誒,你別看這鸚鵡貪嘴,什么都吃,它嘴很巧的。小靈,說一個。”

鸚鵡張口就來“!”

韓雄一個哆嗦“我爸經常這么罵我,它就學會了……它還會別的,依依你聽……小靈說我愛你。”

“我日你!”鸚鵡張口就來。

韓雄悻悻“它發音不標準。”

洛依依沉著臉“別廢話了,走吧。”

“去哪兒啊!”韓雄跟在依依身后問。

“去了就知道了,哪兒來這么多廢話。”洛依依沒好氣說。

韓雄只能跟在兄妹二人身后。

一邊走還一邊喊“依依,依依,這鸚鵡你拿著啊,這是我給你的禮物。”

洛依依怒不可遏“送你妹的鳥啊!不要!”

鸚鵡學得很快,喊了兩聲“送你妹!送你妹!”

韓雄無奈,只好拎著鸚鵡跟著走。

到了七號胡同,夏小遲和洛依依直往里走。

韓雄終于意識到什么“你們……不會是……”

夏小遲拍拍他“放心,我不會想去那地方。”

聽到這話,韓雄松口氣。

因為鬧鬼的緣故,七號胡同里的所有屋子都已經荒廢了,而最中間的屋子,就是鬼界裂縫所在處。

即便是站在外面,都能感受到里面的森森陰氣。

鬼界陰冷,陰氣凝重,即便是炎炎夏日,這里都始終陰冷。

站在門口,夏小遲說“走吧。”

“啊?”韓雄大驚“你不是說你不想去那地方嗎?”

“對啊,我說的是我不想去那地方,就是不想去胡同盡頭,我們去屋子里。”夏小遲理直氣壯的回答。

洛依依最簡單,接過鳥籠,抓住韓雄往里一拋“進去吧你。”

“啊!”韓雄的尖叫聲已從屋里傳出來。

兩人聽了聽,中氣十足,回味悠長,無明顯情感轉折,于是一頭“沒事!”

大步進入。

小吃街。

何來看看前方消失的夏小遲的身影,再看看旁邊琳瑯滿目香氣噴人的美食,一時有些茫然。

他很想繼續跟下去,但是旁邊美食的誘惑太大了。

何來甚至能感受到自己肚子咕咕叫。

明明吃過早飯了啊,為什么還餓?

何來咽了口唾沫,看著四面八方叫賣的小吃,還有那不斷傳來的誘人香味,步子卻是再也挪不動了。

他決定做點什么。

緩緩出手,掏出十塊錢來。

“我要一串烤魷魚。”他說。

終于決定了,先吃。

捧著魷魚串,何來開心的大吃。

很快將魷魚吃完后,尤覺不夠,于是,他又要了串烤腰子,一串油炸蝎子。

吃過熱食何來決定再吃些甜點,只是翻了翻口袋,卻發現已經沒有錢了。

于是他只能茫然的站在棗梨攤前,看著棗梨膏流口水。

“跟我來份棗梨膏。”柔美的女聲響起。

何來轉身,然后看到一個好看的大姐姐,一時間看得目不轉睛。

談小愛接過棗梨膏正要離開,看到旁邊的小男孩正在看自己,一臉垂涎欲滴的樣子。不由輕笑:“想吃?”

何來輕輕點頭。

“喏,給你。”談小愛把棗梨膏遞給何來。

“謝謝姐姐。”何來接過棗梨膏。

“不客氣。”談小愛捏捏何來的小臉蛋“你家里人呢?”

“我找不到他們了。”何來回答。

“啊?”談小愛蹲下身子“你知道他們在哪兒不見的嗎?”

何來指指前面路口。

談小愛看看路口,對何來說“姐姐帶你去找家人好不好?”

何來便點點頭。

談小愛便牽著何來的手,向路口走去。

進了路口就是七號胡同。

談小愛也是知道七號胡同,看何來進了這里,就有些緊張,問他“你家人進了這里?”

何來很肯定的點頭。

“可能……是從這里穿過去,去對面街的吧。”談小愛擠出一點笑意。

何來卻搖搖頭。

他來到鬼屋門口站定,舉起胖胖的小手,說“他們在這里。”

談小愛驚訝“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何來回答。

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他就是能感覺到夏小遲和洛依依在里面。

談小愛連連搖手“不行不行,你不能進去。”

“我不要,我要進去!”何來指著屋子喊。

談小愛無奈,只能哄慰道“弟弟乖,里面危險,不可以進。”

“我不要,我就要進!”何來繼續喊。小孩子詞匯量少,只會反復重復。

談小愛意識到跟這么大的孩子說危險沒什么用,只能改口“這想進也進不去啊,你看門都是關著的。”

“那就開門!”何來喊。

隨后就聽咿呀一聲,門便自己打開了。

什么情況?

談小愛只覺得一陣毛骨悚然。

她抱起何來就要跑,何來大喊“我要進去!”

下一刻,那屋子里陡然產生一股強大吸力,嗖的一下,已將兩人攝入。

砰!

大門關上,一切彷佛什么都未發生過一般。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大道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