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從心-第二十六章 七號胡同(上) 第二十六章 七號胡同(上)
“那后來呢?趙金鷹怎么樣了?”

家里,岳珊珊一邊給兒子遞水果一邊問兒子。

夏小遲大口吃水果,嘴里含糊道“除了鼻子,其他我都用快樂之力給他治好了,沒事。”

何星有些擔憂“這不會暴露你的快樂之力吧?”

“不會。”夏小遲搖頭“他還以為是自己神功護體呢。小屁孩,好哄。”

江英杰道“你也就比他大一歲。”

夏小遲不樂意了“這個智商的問題,不是單看年齡的。你看我,雖然才十六歲,但天資聰穎,當得二十歲的智慧。但某些充電寶呢,就算二十四歲,其實也跟十四歲沒多大差別。”

江英杰怒了“你說誰充電寶呢?”

洛依依道“憤怒之力在提升,你的。”

江英杰閉嘴不說話。

岳珊珊拍了一下女兒“你閉嘴,才多大本事啊,這就開始上天了。”

“我沒上天,是他想欺負我。”洛依依嘟囔“要去也不去天,去地。”

岳珊珊臉色一變“不許胡說,你可不許去七號胡同。”

七號胡同是赫赫有名的鬼宅。

這個鬼宅可不是嚇唬人的,而是真實存在。

當年人仙大戰,撼天動地,卻在無意中打破空間,竟然溝通了一處異域世界。

就是鬼界,而那處溝通點被稱為鬼淵。

這些異域惡鬼極度難纏,一度為現世帶來巨大災患。為平鬼患,人與仙第一次真正意義上聯手。

然而鬼淵雖然被封印,因此造成的空間破壞卻難以恢復,并不斷擴散至各處。

時至今日,天荒界已到處都有鬼界裂縫,時不時就會有妖鬼鉆過來。

七號胡同就是如此。

那里的一幢老宅里在兩年前出現了一道裂縫,時不時就會有妖鬼入境。

好在裂縫極小,僅為一線之寬,別說強大的妖鬼過不來,就是普通些的妖鬼也過不來,能過來的都是指尖沙級別。

所謂指尖沙,是仙凡兩界根據鬼界裂縫對妖鬼定下的級別,以此來判定實力。

指尖沙就是兩指之尖的縫隙,僅可流沙。能夠穿過這樣裂隙的都是弱中之弱的小鬼,不足為患。通常只能吸收些人類精氣,傷害有限。

可就算這樣,沒事最好別去招惹。

鎮上對胡同做了封印措施,一般妖鬼跑不出胡同,民防所每過一段時間會去清理那里的妖鬼,這已經成了固定工作,至于修補空間裂縫就別指望了。

凡人雖然已經有了修補空間裂縫的能力,卻無法普及,不可能用在這種小地方。

七號胡同因此也成為一些膽大包天者閑著沒事比膽量的地方,有事沒事就要去那里闖一闖。

其實大多數時候都是沒啥事的鬼也不是天天都過來,偶爾有一兩個入了境,也不會傻到自投羅網。

但鬼就是鬼,手段詭異,輕忽不得。

岳珊珊夫妻平時可以和孩子們鬧,大事上可不會含糊。

得不到家長同意,洛依依很是不滿。

小姑娘心氣盛,腦子里總是忘不掉趙金鷹的呼喊。她現在還不懂什么叫敗犬之吠,就知道要證明自己強大。

第二天是休息天,不用上課。

何星早早去了診所,診所是不休息的,岳珊珊也去了鎮工所她最近忙著選主任,經常性加班。

洛依依跑過來找夏小遲。

直接掀被子“起來。”

“什么事,睡覺呢。”夏小遲不情不愿的和妹妹搶被子。

“去鬼屋,探險。”洛依依說。

夏小遲嚇一跳“探你妹啊,那地方不許去。”

洛依依噘嘴“那你妹妹我要去,你去不去啊?”

夏小遲第一次聽到洛依依承認自己是妹妹,幸福來的太突然,有些懵逼“你說真的?”

“嗯。你陪我去,以后我就認你做哥哥了。”洛依依拍著夏小遲回答。

你這一副英勇就義的姿態是什么狀況?

其實夏小遲很不想因為一個哥哥稱號就去,不過他了解洛依依。

洛依依決定了的事,那誰都拉不回。

今天可以阻止她去,明天呢?后天呢?

誰還能天天看著她?

與其讓她自己一個人跑過去冒險,還不如自己也陪著去。

想到這,夏小遲說“行,我陪你去,不過這事不能就你我兩個。得再找幫手。”

“找誰?找周七夜和周六六?”

夏小遲摸著下巴想了一會兒,搖頭“他們不行,一聽到我們去肯定是不讓去。這事啊,不在于我們有多強,萬一碰到惹不起的,再來幾個也沒用。所以得找個替死鬼,關鍵時刻能替我們擋災。”

洛依依吃驚“你太壞了。”

夏小遲回答“我練的是暗影指,講究的是暗勁傷人,受功法影響,在所難免。”

洛依依沒想到推諉還能推到這份上的,連連點頭“我昨天也應該是受烈陽刀影響。”

夏小遲搖頭“你不是,你是純發瘋。”

洛依依怒氣上涌“夏小遲!”

夏小遲一拍手掌“有了,找韓雄!”

一聽那個要娶自己做十三姨太的家伙,洛依依就來氣。但是下一刻眼睛瞇起,整個人都笑開花“沒錯沒錯,就讓他做替死鬼,最合適不過,也好省個麻煩。鬼要是弄不死他,我就弄死他。”

夏小遲打了個哆嗦,想你比我還狠。

說做就做,夏小遲打電話給韓雄。

韓雄一聽洛依依想見他,連忙答應。

夏小遲沒說七號胡同,就說在七號胡同隔壁的小吃街見。

約好了韓雄,兄妹二人便即出發。

江英杰和王悅嘉還在睡懶覺,兩人悄悄出門。沒想到剛到門口,就見何來跑過來“哥,姐,我要出去玩。”

“去去去,自己在家玩,好好看電視。”夏小遲忙把何來推開,直接把房間門鎖上,任何來砸門,已和洛依依溜了出去。

房間里,何來砸了半天門,見門打不開,氣得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他不知道夏小遲和洛依依為什么出去,只知道哥哥姐姐出去玩不帶自己,更大的哥哥和姐姐都是懶豬不肯起來,精力旺盛無處發泄的何來大喊了一聲“開門!”

就見那門吱嘎一聲,竟然自動打開了。

何來奇怪的看看門,再看看自己。

身體里的珠子,好像黯淡了一些。

然后他也沒多想,嘴巴一咧,走出門去。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大道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