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從心-第二十五章 快樂治愈憤怒 第二十五章 快樂治愈憤怒
東湖學院小學區操場。

趙金鷹和洛依依對峙。

趙金鷹是高一的學生,比夏小遲還小一歲,但是人長得人高馬大,兩人站一塊兒,洛依依堪堪到他胸口。

盡管如此,洛依依的眼神卻絲毫不示弱。

兩人就這么對峙著,樹葉從兩人的頭頂落下,帶著肅殺的氣息。

負責搖樹的趙金良有些累,探著腦袋問“哥,夠了沒有?”

趙金鷹不理弟弟,只是看洛依依“洛依依,別以為有點力氣就了不起,前些日子我沒空修理你,今兒個我來了。看你小的份上,我也不欺負你。跟我弟弟道個歉,再讓我親一下,這事就算完。”

趙金良大急“哥,說好了讓我親的!”

“你丫閉嘴!”趙金鷹沒好氣回答“沒看我在幫你撐場子呢?搖!”

趙金良無奈搖樹。

樹葉嘩啦啦落下,還真有幾分秋風蕭瑟,漫天肅殺的感覺。

趙金鷹是個武俠迷,在這武道橫行的世界,更是崇尚絕世高手式的對決,奈何天不作美,無風無浪,只好讓弟弟爬上去搖幾下。

這刻樹葉落下,一片不小心落在他臉上,遮了視野,趙金鷹本能的去摘樹葉。

下一刻腹部陡然劇痛,卻是洛依依的拳頭打了上來她人不高,所以直接打肚子。

趙金鷹嗖的一下飛出去“我操,洛依依你耍賴!”

趙金鷹敢來找洛依依,自然不是靠著大五歲的資格,而是他已是實實在在的第一境,便是巔峰練氣修士,一巴掌也休想打死他,洛依依又未用全力,自然也打不死。

盡管如此,落在地上也是一陣劇痛。

這妞的力量好生強大。

再看洛依依,已舉起木棍學校里不許帶刀,她便以棍為刀,隨手揮了幾下,懶洋洋的說“廢話那么多,要打就快打,打完還得上課呢。”

趙金鷹大怒,跳起對著洛依依撲下。

他練的是蒼鷹十三式,是他家傳武學,父母更是以此為名。

這刻人躍入空,還真有幾分蒼鷹搏空的氣勢,可惜剛落下,就被洛依依一棍敲腦袋上。

趙金鷹大怒,反手一爪抓向洛依依面門。

洛依依還沒成就第一境夏小遲私藏了一手,修煉時間比洛依依長,所以提前進入,而趙金鷹卻是半年前就第一境了,如此一來,正常比斗下,洛依依反而不如趙金鷹。最重要的是,洛依依戰斗經驗還不足,對憤怒之力的運用不夠嫻熟,幾度出手竟然打空,憤怒之力到是消耗了不少。

趙金鷹仗著靈巧趁勢強攻,洛依依反而不是對手,雙方交換,同時中招。

烈陽“棍”加憤怒之力固然是打得趙金鷹頭破血流,洛依依也是被打得一屁股坐倒在地。

照理這種情況下兩人應該繼續戰斗,而且以洛依依現在的憤怒之力無法持久,必然不是趙金鷹對手,沒想到趙金鷹看到自己滿頭鮮血,嚇得大叫“我頭破了,我頭破了!”

洛依依則憤怒的站了起來,她的臉被趙金鷹打了一下,小臉兒都紅了。小姑娘最愛容顏,怒氣勃發,喊道“你敢打老娘,我和你拼了!”

狂嚎著沖上來。

怒氣勃發,剛剛消耗的憤怒之力迅速回升,一棍子敲在趙金鷹手臂上,趙金鷹“啊”的叫一聲,竟然被打骨折了。

他心中大駭,再看到洛依依瘋了一般沖上來,對著他亂敲亂打,最可怕的是丫好像在長肌肉?

趙金鷹敢發誓這絕不是錯覺,洛依依在沖過來的過程中,嬌小的身軀在膨脹,力量若有實質的從她身體里激發出來,連帶著人都好像變大了一圈。

然后他就被洛依依一棍掀飛出去。

這一棍的力量著實大,趙金鷹一陣頭暈目眩。

偏偏洛依依還不依不饒的沖過來,趙金鷹嚇得心里一寒,平素里夢寐以求的強者對決全忘了,少年扭頭就跑,只是因為被打得有些暈,爬起來若醉步。

好在他蒼鷹十三式不但搏擊了得,速度也快,再加上人高腿長,洛依依一時竟追不上。

夏小遲就是在這時候過來,正看到洛依依追得趙金鷹滿場飛,一如老鷹捉小雞般。

看到夏小遲過來,趙金鷹大喊“夏小遲,救我!”

我操,我是來救我妹妹的。

來的路上夏小遲還在后悔自己私心太重沒幫妹妹早點晉升第一境,現在看到這場面,到是有些放心了。

下一刻就看到洛依依憤怒的臉都要扭曲了,憤怒之力不斷提升,突然間一拳轟在旁邊的小樹上,那小樹竟然被她一拳轟斷。洛依依已抱起小樹對著趙金鷹砸了過去。

夏小遲就在這時候跑過來,看到這一幕嚇了一跳“我滴個乖乖!”

沖過去一把抱住那小樹,樹干撞中夏小遲,痛得夏小遲眼前一暈,坐倒在地,只是血都沒來得及流出,就被快樂之力給治愈了。

“依依!”他大喊。

洛依依沖過來飛起一腳,踢向夏小遲。

“我操,你連哥都踢啊!”夏小遲急忙躲開。

他知道洛依依不是故意的,因為他已經感覺到了,充盈在洛依依身體里的憤怒之力,正在不斷燃燒。

我了個你這自給自足的有些過分啊!

關鍵還燃燒理智。

夏小遲不顧一切的沖過去,一把抱住洛依依。

他本來只是想阻止洛依依,沒想到抱住洛依依的那一刻,體內的快樂之力快速流失,而同時洛依依的眼神竟也漸漸恢復清明。

咦?還能這樣的?

夏小遲第一時間意識到,是自己的快樂之力與憤怒之力中和了。

這中和其實中和的不是力量,而是洛依依燃燒的憤怒情緒。

而隨著洛依依恢復冷靜,夏小遲更是看到,洛依依身體在一陣嘎嘎作響中回縮。

她竟然在變小!

不,確切的說,在恢復原來的體型,也就是說之前自己沒看錯,她之前的確變大了。

不僅如此,夏小遲更是感受到洛依依氣勢明顯有所變化,沒有了之前的狂野暴怒,反倒是沉穩凝練了許多。

丫升級了!

在這一番暴怒后,竟然直接晉升為正式的后天武者了。

憤怒之力你也太bug了吧?

夏小遲心中駭然。

下一刻洛依依已然清醒過來,晃了晃頭,看看手中的木棍,就看那木棍已刷的化成灰散落。

夏小遲再度駭然,這木棍化灰看起來沒什么,實際卻是先天境都很難做到。后天境只會使用蠻力,把木棍剁到碎到沒問題,化灰想都別想。

好在這一幕其他人都沒注意到,不然都不好解釋。

洛依依小臉兒一沉“你抱著我干嘛?”

“你丫瘋了?你剛才差點活剝了他!”夏小遲低聲道。

洛依依雖然剛才有點失理智,卻沒失記憶。

撓撓頭“奇怪,剛才好像很生氣的感覺。”

“現在呢?”

“好多了。”洛依依回答,然后看看趙金鷹。

趙金鷹已嚇得一屁股坐地上,驚恐的看洛依依。

“一點膽子都沒有的廢物。”洛依依撇嘴。

趙金鷹羞臊至極,惱羞成怒下,竟然對著夏小遲一拳轟去。

你他媽打不過洛依依打我干什么?

夏小遲也怒了,飛起一腳踢在趙金鷹襠下,將他踹倒在地,順手拿起棍子狂揍。

他打的極狠,招招直逼要害,簡直就是要把人往死里打的感覺,看得附近所有人都嚇壞了。

洛依依也嚇懵逼了“哥!”

“沒事,他死不了!”夏小遲說著把趙金鷹的腦袋按在地上,砰砰砰連續十七八個重拳打下去,簡直就是《功夫》里火云邪神打周星星的場面,硬生生把他的腦袋砸到土坑中去。

一邊揍一邊用快樂之力治療,突然間發現,不怕打死對方的感覺真得很好,可以盡情宣泄暴力,讓對方感受痛苦而不用擔心打壞,卻是徹底把附近觀戰的所有人都嚇壞了。

你丫這是要殺人嗎?

打完收工。

夏小遲晃晃手道“成了,這小子以后不敢再和咱們東湖社作對了。”

洛依依點頭“那是,整個學院估計都沒人敢了。”

這一通痛打,足以讓夏小遲的狠傳遍東湖。

好半天,趙金鷹從地上把自己“拔”起來。

驚魂未定的看看自己,竟然沒多大事?

怎么可能?

趙金鷹無法理解。

那么兇狠的拳頭,竟然沒把我打殘?

逗逼之火熊熊燃燒,趙金鷹想,不會是我無意中突破,練成了護體神功吧?

心中底氣竟然大增“夏小遲,我操你姥姥!”

砰!

夏小遲一拳將趙金鷹打翻。

這次他沒給對手恢復。

趙金鷹茫然躺在地上,鼻血長流。

為什么,為什么我的護體神功又不見了?

“怎么樣?服了沒?”洛依依得意。

少年嘴依然硬,躺在地上趙金鷹大喊“洛依依,夏小遲,你們牛逼,你們厲害!有本事你去七號胡同啊。你能去了那里再出來,我就服你!”

趙金良在樹上問“哥,這樹還搖不搖了?”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大道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