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從心-第二十章 入館 第二十章 入館
悲傷之珠果然是進了江英杰的身體。

如此一來,滅情環上的七顆珠子全部消失,進入了一家七口的身體里,手串又只剩下了七顆珠子,岳珊珊又拆了何星另外七串珠子給夏小遲湊上。

更丑了。

盡管珠子沒了,寶物卻依然是寶物。

因為引念絲還在,通過它,夏小遲甚至隱約能感受到其他人的狀態,只是這狀態不甚清晰,暫時還摸索不出作用。

至于江英杰的悲傷之力,在經過試驗之后,大家到是摸索出來了。

當江英杰嘗試著對別人使用悲傷之力時,對方的攻擊就會變得軟弱無力。當他和洛依依對轟時,兩人的力量正好可以抵消。

何星由此得出結論“所以說,一飲一啄,莫非前定。有了這悲傷之力,以后周六六揍你就不用怕了。”

岳珊珊得出一個更讓人絕望的結論“這意味著你和她注定是要走到一起的。”

江英杰開始絕望之力“那我要是悲傷之力用完了怎么辦?”

“那你就挨揍唄。”夏小遲回答“沒事,揍著揍著你就又悲傷了。這就叫無限流!”

“……”

江英杰的悲傷之力是試出來了,何星的絕望之力效果卻怎么試都試不出來,為此何星被老婆孩子一頓胖揍,終究是什么結果也測出來,反倒是幾個孩子能光明正大打爸爸,甚是滿足。同樣不知道結果的就是何來,小屁孩什么都不明白,短時間內是不指望了老實說大家也不希望他能有什么大威力手段,小孩子出手不知輕重,得到強大的力量反是禍事。

獲得隆興茂的邀請后,夏小遲和洛依依每天放學就多了一件事去東湖武館練武。

今天是去武館的第一天,兄妹倆放了學后直接過來。

到了武館,就看到隆興茂大馬金刀的在大操場前坐著,下面是一群弟子,正在有板有眼的打拳,打的是大力牛魔拳,就是梁振祥會的那種,也是東湖武館的看家武學之一。

所謂看家武學,不一定要是最強的,但一定是最實用的,最不容易有麻煩的。

大力牛魔拳就是如此,練成之后力量渾厚,不但適合戰斗,也適合搬磚,干什么都方便,后遺癥也不大,就是肌肉塊漲的有點厲害通常練大力牛魔拳的比誰厲害,量一下肌肉就可以了。

看到夏小遲兄妹過來,隆興茂微笑著招手“來了,過來坐。”

隆興茂下手左右兩側有四張椅子,其中兩個坐著的是周七夜和周六六,還有兩張空著。

隆興茂指指那兩張空椅子道“坐吧,從今天起,你們就是我的親傳弟子了。”

武館授業有親傳和普通的區分,隆興茂器重夏小遲洛依依,上來就把兩人收為親傳,也引得下面打拳的弟子們妒忌不已。可惜王悅嘉不在,否則定是能量狂漲。

這刻隆興茂道“我的親傳弟子不多,也就七個,三個已經出師,七夜是我的四弟子,六六是五弟子,你們兩個以后就是小六和小七了。”

夏小遲很乖巧的說“見過師傅,見過師兄師姐。”

洛依依平日桀驁不遜,這時候到還懂規矩,也跟著喊了聲。

“嗯。”隆興茂滿意點點頭“既然入我門下,就先跟你們講講規矩。 更新快我出身神力門,本門的第一條規矩就是遵紀守法……”

夏小遲眼前一蒙。

遵紀守法?

“怎么?以為練了武,就可以不守法規了?”隆興茂冷哼道“沒事別和國家作對,國家該有的法紀,照樣得遵守。這第二條,就是不許欺凌弱小,仗武橫行,第三條,不得隨意斗毆,打傷他人,第四條,不得……”

夏小遲越聽越迷糊。

這些規矩,你這兩個弟子好像都沒做到吧?

他看看洛依依,就見洛依依正聽得認真。

心中納罕,問妹妹“我怎么覺得這不象東湖武館的作風呢?”

洛依依回答“規矩是規矩,做不是做是另一碼事。”

夏小遲恍然大悟,感情這就是口號,不管怎么干,口號得先喊起來。

不過洛依依怎么會懂這道理?你這年紀不象會懂這個的呀?

夏小遲問了出來,洛依依回答“我昨天也是這么跟那些小弟說的。”

“……”

果然人生貴在經驗!

隆興茂講完門規,這時候操場上的弟子已經打完拳,他起身道“跟我來吧。”

跟著隆興茂進了內堂。

隆興茂點起六柱香,交給夏小遲和洛依依各三柱“現在,給祖師爺上香。”

兄妹二人上過香后,隆興茂微笑道“從現在起,你們就算是正式入門的弟子了。我神力門有牛魔拳,暗影指,烈陽刀等等,你們想學哪種?”

夏小遲問“哪種好?”

“各有各的特點。”

“不能兼修?”

“兼修易引發沖突,對自身造成傷害。不要著急,一個一個來,修好一門后,若無問題,再修一門亦可。”

“那……”夏小遲還在思考,隆興茂卻道“在你們選擇前,我要先問問你們對武道的看法。夏小遲,告訴我,在你心中,武是什么?”

夏小遲抓抓頭皮“我想……武就是讓自己變得更強大的方法吧。”

聽到這話,隆興茂笑著搖搖頭。

“我說的不對?”夏小遲問。

周六六回答“到也不能算不對,就是句廢話。”

隆興茂再問洛依依“那依依你呢?你認為武是什么?”

洛依依一揮小拳頭“就是我能打人,人不能打我。”

隆興茂越發樂了“兩個有趣的孩子。好吧,對你們來說,這個問題還是深了些。那我就簡單的說吧,其實武道,就是凡人修仙失敗的產物。”

凡人修仙失敗的產物?

這次兩個孩子都楞住了。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大道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