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從心-第十九章 聽墻角 第十九章 聽墻角
回去的路上,夏小遲還有些茫然。

我這就算進武館了?

曾經夏小遲也有過練武強身的夢想,不過窮文富武,練武其實是很燒錢的事。

剛才隆興茂不肯包飯錢,不是因為他小氣,而是因為飯錢在練武人那里其實是很重要的成本。

正因此,何星沒敢把孩子們送到武館去。

一人練武,全家吃土啊!

好在現在江英杰王悅嘉都上班了,何星夫妻壓力大減,再加上武館免費,又有仙人壓力,所以何星夫妻才能接受。

這讓夏小遲也有種恍如夢境的感覺。

走著走著,何星夫妻突然停下了。

“怎么了?”夏小遲剛問出口,隨即意識到什么。

這是在前皮街。

他們還要吸收愉悅之力。

嗯,是這么個命名,總比騷浪之力好聽得多。

不過愉悅之力有個問題,就是愉悅的時間通常總不持久。

所以夏小遲在前皮街上轉了一圈,最終只找到兩處,還不相連,只能緊著一處來。

為了盡可能的多吸收,夏小遲不得不站在屋外墻角下,看起來到象個聽墻角的,好在還有一家人陪著他。

左右是等待,正好還有兩顆珠子沒分。

大家就都去碰那兩顆珠子,轉了一圈,到何星手上時,就見絕望之珠刷的一下沒入何星體內。

“竟然是我?”何星驚喜。

“咦?為什么你會是絕望?”岳珊珊驚訝“你不是個會帶給別人絕望的人啊。”

夏小遲道“那也不好說,爸以后看病的時候,只要搖搖頭……你這個病啊,難嘍。刷,絕望之力就出來了。”

還有這種操作?

不過想想也對啊,這恐怕還就是最方便的獲得絕望之力的方法了。不過以后何星何大夫恐怕就要得一個嚇人大夫的綽號了。

“絕望之力怎么用?”大家再問。

何星感受了一下,搖搖頭,那意思也是不知道。

夏小遲搖頭“多半也得挨揍才能體會。”

洛依依道“也可能是打人。”

“好了好了,別爭了。這不是還有顆恐懼的珠子嘛,怎么沒人得?”岳珊珊郁悶。

四個人都碰過了,恐懼的珠子卻沒有擇主。

難道就這么有緣無分?

就在這時,何來的小胖手抓了過來,就見那恐懼珠子竟然消失在何來身體里。

“何來?”大家不敢相信的看何來。

岳珊珊晃晃兒子“兒子你沒事吧?”

何來一臉懵懂。

“竟然是何來得到恐懼。”江英杰目瞪口呆道。

洛依依點頭“我到覺得挺適合的。”

作為家中的大魔王,何來干的事大多時候都挺讓人恐懼的。

“有什么用?”大家再一起問。

不過看何來一臉懵懂的樣子,估計有什么用也不會清楚了。

“唉,不管怎么說,是落到自家人手里就好。”岳珊珊松口氣道。

“對啊對啊。”大家一起開心。

開心的時候說話聲音大了點兒,上邊窗戶陡然打開,伸出一個大胖男人的腦袋“你們有完沒完啊?在這里聊什么天呢?壞人情緒!”

大家嚇了一跳。

岳珊珊一推子們“快走!”

一家人匆匆離開。

又一個女人腦袋從窗戶里伸出來“要不要臉啊,一家人過來聽墻角!哪兒沒處聽啊!自己回家造去!”

“……”

這一罵,大半條街到是都注意到了。

還有認識何星的,高叫“哎呦,何大夫,您還好這一口呢?要不要過來,我叫給您聽啊。”

何星羞得臉紅耳臊“走,走,離開這兒。”

岳珊珊問兒子“小遲,珠子滿了沒?”

夏小遲搖頭“還差了些。”

珠子沒滿,墻角卻是聽不下去了。

最關鍵這愉悅情緒不好得,平日里也不會有機會,再加上迫切“升級”的心理,讓大家想走不是,想留也不是。

何星突然來了主意,捅捅老婆“老婆,要不晚上我們回去……自給自足?”

岳珊珊眼睛瞪得賊大,小聲罵“你要死啊?我們兩個……那個……兒子在旁邊聽墻角?”

何星解釋“把手串放屋里不就行了。”

他們兩個自以為小聲,但夏小遲耳聰目明,懶洋洋道“沒用的,認了主的東西,離開我,多半就不行了。”

夫妻倆臉一紅,互相推了一把“先離開再說。”

一家七口灰溜溜離開前皮街,直到夜深時刻,夏小遲一個人又偷偷摸了回來。

這是奉岳珊珊的命令回來的,一個人聽墻角總比七個人好。

不過岳珊珊其實也在遠處偷窺著,她到不是要分享什么,而是唯恐兒子聽著聽著來了興致,親身上陣。

站在墻角下,夏小遲嘆口氣。

曾經他也有過偷看偷聽的惡趣味,只是現在卻無半點興致。

有些事一變成工作需要,就再讓人提不起興頭。

好不容易熬到愉悅之珠充滿,夏小遲帶著手串回家。

一家人都在等著了。

“怎么樣?得手沒有?”何星興奮問。

口氣仿佛小賊入室盜竊般的愉快。

“嗯。”夏小遲有氣無力的應了一聲。

他發現自己以后再也沒有偷聽墻角的樂趣了。

把手串往桌上一丟,夏小遲說“來,看看誰是愉悅之主吧。”

岳珊珊和江英杰對望一眼,同時往手串抓去。

就見那橙色珠子沒入岳珊珊手中,消失不見。

“果然不是我。”江英杰已經習慣失望了。

岳珊珊喜笑顏開“果然老娘還是有福報的嘛。”

何星卻是臉色一沉。

這以后要充值,豈不是天天都要……

雖然說老婆不給行房是一種痛苦,可要是老婆日日要,夜夜要,時時要,那就更是一種痛苦。

相比之下,其他人更關心效果。

“怎么樣?這個是什么作用?”大家一起問。

岳珊珊細細感受一下,然后喜笑顏開“這個不用試,也是能直接知道的。是和悅嘉相反的。”

和王悅嘉相反?

“嗯!”岳珊珊如個小姑娘般用力點頭,驕傲回答“就是讓所有人都喜歡我!”

王悅嘉大驚“那豈不就是……”

“萬人迷!”岳珊珊兩手叉腰,斬釘截鐵道。

岳珊珊青春不在,徐娘半老,感慨芳華流逝,常有傷春悲秋之痛,現在卻是一夜之間春風來,再不用擔心無人愛了,唯有何星心頭一沉,突然開始理解為什么自己會得到絕望之珠了。

命運之手啊!

王悅嘉猶自悲憤“為什么是這樣?我們換一換該多好。”

母親是萬人迷,女兒卻只能做長舌婦,行挑撥離間之事,命運為何如此刻薄?

洛依依指指夏小遲“他也是這么跟我說的。”

夏小遲也是唉聲嘆氣。

江英杰無盡哀傷“至少你們都有,而我還沒得到呢。”

心情越發難受。

夏小遲面容古怪“最后的珠子也有動靜了。”

嗯?

大家一起奇怪。

夏小遲看著江英杰“還是來自你,江英杰,應該是悲傷之力。江英杰你就是屬充電寶的啊!”

大家一起歡笑“來來來,江英杰你繼續悲傷。”

江英杰心情矛盾,一方面想開心,一方面想悲傷,半天沒給出一點能量,欲哭無淚道“我悲不起來。”

夏小遲安慰他“沒事,想想你就快嫁給周六六了。”

悲傷之珠能量狂漲。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大道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