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從心-第十八章 東湖武館 第十八章 東湖武館
兩顆珠子滿了,剩下就是分配的事。

不過還沒來得及分贓呢,周六六已經出來了。

如一陣風,沖到他們身前,手里拿著根峨眉棍,大腳往江英杰臉上一踩“你嫁不嫁?”

咦?

這話說錯了吧?不應該是娶不娶嗎?

大家正詫異,江英杰已喊道“你想我嫁你?你打死我得了!”

周六六齜牙一笑“那老娘就打死你。”

舉起棍子就要砸。

岳珊珊捅了一下丈夫“絕望之力滿了。”

何星如夢初醒,沖過去“喂,喂,喂,六六,不要這樣,有話好好說。”

周六六看看何星“何大夫?這事跟你有什么關系?”

何星笑著回答“我是他爸,你要娶他,這事可以跟我談。”

一聽到是未來公公,周六六啪的扔掉棍子,臉色陡變“原來……其實……其實我平時不是這樣子的……人家……哎呀好害羞啊……”

然后想到何星是見過自己幾次的,這個逼有點裝不下去,一時不知該如何表現。

江英杰大急“他不是我爹!”

岳珊珊看不過去了,扶起兒子“你這孩子怎么這樣,爹媽都不認了。”

周七夜過來“何大夫不是他爹,這小子急了亂認爹,他倆姓都不一樣。”

何星解釋“不是親爹,是養父。這小子十二歲起就被我們收養了,不是親生的,我讓他保留了原來的姓。”

周六六越發羞澀了,整個人都扭捏起來“何大夫你也不早說……真是的……”

江英杰憤怒了“你還裝!我死都不會嫁你的。”

周六六臉色立刻變了,狂捏江英杰的脖子,跟捏小雞仔似的。

何星忙上來分開他們,可惜力氣沒他們大,沒分動。

洛依依看不下去,上前抓住周六六的手往后一推。

周六六只覺得一股大力襲來,一時沒把持住,被洛依依推得連退三四步。

周六六是個武癡,看到這種情況反而來了興致“咦?小丫頭你可以啊!”

竟然一拳對著洛依依打去。

何星等人同時喊“不要!”

洛依依已回手一拳,兩人拳頭碰撞,卻是同時退開。

周六六大笑“不錯,我這一拳只用了三分力哦。”

洛依依回答“我只用了一分。”

她說的是真話,這一拳消耗了十分之一的憤怒力量。只不過這力量消耗掉就是消耗掉了,沒有憤怒情緒加持,是回不來的,周六六的三分力只是自身力量的三分,消耗幾近于無。

所以聽到洛依依的話,周六六立時不樂意了,又是一拳轟出。

洛依依知道不好,連忙再出拳,她有心解決對手,直接加了八成憤怒之力。

嗖!

周六六已飛得人影都沒了,所有人的腦袋跟著周六六劃過的痕跡做了一個大擺頭動作。

周七夜也懵了。

他從沒想過梁溝鎮還有人能把周六六打飛的。

下一刻周六六已跑了回來“再來!”

又是一拳。

洛依依見自己這一拳竟然沒把她怎么樣,也嚇蒙了。

她現在可沒更多力量對抗了。

夏小遲大急,本能沖過去擋在洛依依身前。

砰!

這次輪到夏小遲飛了。

一邊飛還一邊想為什么我要救她?為什么我要舍了自己去救她?

想不通啊!!!

周六六沒想到自己打錯人,也緊張起來,她那一拳可是用了全部的力量,普通人都能一拳打死的。

就見夏小遲重重的撞在墻壁上,好在武館的墻特別結實,到沒撞塌。

摔在地上,夏小遲發出痛苦的呻吟聲。

周七夜忙跑過去“你沒事吧?”

“還好,還好。”夏小遲捂著胸口站起來,快樂之力快速治愈他,所有的傷已在瞬間消失無蹤。

看到他沒事,周六六松口氣。

下一刻她那武癡的心思已有泛了起來,驚喜道“受我全力一擊竟然沒事,原來你也是個高手,來,我們比劃比劃。”

又是一拳。

“我操!”夏小遲只來得及喊一聲,已被周六六一拳打在臉上,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這兩拳都是極狠的,直接把夏小遲的快樂之力消耗光,剩余的快樂之力不夠修復全部傷勢,所以夏小遲鼻血長流。

“兒子!”岳珊珊喊了一聲撲過來,抱住兒子。

夏小遲顫抖著說“媽,笑笑,開心點兒。”

岳珊珊心疼不已“你被打成這樣,我怎么開心得起來。走,這個媳婦我們不要了。”

夏小遲抓著老媽的手“你不快樂,我好不起來啊。”

岳珊珊這才想起,夏小遲需要快樂之力才能恢復。

可她自己快樂不起來,只能叫道“你們還不都快笑!”

何星洛依依江英杰王悅嘉就一起發出干巴的笑聲。

夏小遲垂頭頓胸“笑得太假了,一點都不走心!”

何星痛定思痛知錯就改痛改前非“我們知道錯了,以后你被打,我們盡量開心一些。”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突然響起“咦?”

隨后一個人倏然出現在眾人眼前。

“隆館主!”何星岳珊珊同時道。

眼前出現的,正是東湖武館的館主,隆興茂。

隆興茂是先天境的高手,修煉出內家真氣的存在,在整個梁溝鎮,可算是排名第一的強者。就連民防所的那些監察,都是他訓練出來的。

隆興茂其實早來了,先前是擔心周六六出手沒輕沒重把人打傷所以在旁看著,以備關鍵時出手,現在出現卻是因為洛依依和夏小遲。

隆興茂看看夏小遲,這時候夏小遲的傷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看到打架,何來正興奮的大喊大叫,成為夏小遲唯一的快樂修復之源,所以很快將夏小遲最后那點傷也全面治愈。

隆興茂這刻看過夏小遲,再看看洛依依,唔了一聲“何大夫,你這一兒一女,好像沒進行過正式的武道修行吧?”

何星搖頭“沒有,就是學的明心訣和鋼體拳。”

“嗯。那讓他們進我武館如何?”隆興茂問。

“啊?”大家都是一呆。

隆興茂已道“這兩個孩子,都有武道修行的天賦,一個天生神力,一個則生機盎然,都是修行武道的好苗子。”

何星還在猶豫,岳珊珊已問“學費多少?”

隆興茂笑了“他們兩個的話,不收學費,只要以后有出息了,還認我這個師傅就行。”

“那感情好!”岳珊珊立刻答應“對了,管飯不?”

隆興茂的臉抽了抽“飯錢還是要給的。”

“這個沒問題,沒問題。”何星沒口子的答應。

仙人威脅在頭頂掛著,讓他們學武,就算不能抗仙人,至少生存幾率也強一些。何星覺得,這的確是個好選擇。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大道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