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從心-第十六章 酒吧 第十六章 酒吧
家庭會議開過,大家一致認為當務之急是趕快把剩下三顆珠子的能量聚集方式找到。

既然家里沒這么多負面情緒,那就只能到外面去找了。

還是何星給了主意。

“去大柳街轉轉吧,那里是酒吧,哪天晚上都不會閑著。”

洛依依大喜“去酒吧?好啊好啊!”

夏小遲大驚“我們都還沒喊好呢,你才十歲那么起勁干什么啊?”

“有架打啊!”洛依依揚起拳頭。

你現在真的是飄了啊!

岳珊珊瞪自己丈夫“帶孩子們逛酒吧,虧你想的出來。”

王悅嘉“我到覺得這是個好主意。”

江英杰也道“剩下的珠子需要的多半都不是好情緒,越是糟糕地方,越是容易得到。”

何星“事急從權。”

岳珊珊想了想,覺得也是“既然這樣,那就一起去吧。”

“那個怎么辦?”夏小遲用下巴指指屋里,何來正在看動畫片,大喊大叫“我是蟾蜍仙人!”

想想把何來獨自一人放屋里風險太大,岳珊珊一咬牙“一起去。”

一家七口就這么浩浩蕩蕩殺奔大柳街而去。

梁溝鎮屁大點地方,很快就到。

大柳街上大約有十多家酒吧,一到晚上就熱鬧無比。

幾乎每天都能看到喝得醉醺醺在酒吧門口嘔吐,鬧事,打架,撿尸等等。

難得家長開恩,奉天承運,夏小遲洛依依趾高氣揚的邁進人生禁區。

一路上岳珊珊不斷警告,只能看看,不能碰,不能喝酒,不要和陌生人說話。

但說到最后,發現最要注意的是親生兒子何來年紀最小,也最是好奇。看著那片燈紅酒綠,時不時就大喊大叫,稀奇無比。

一對男女在街上摟抱親熱,何來看的目不轉睛。岳珊珊忙把他頭扭過去,沒想到另一邊還有一對,更可怕的還是兩個男人,岳珊珊只能再把兒子轉回過去“好孩子不看這些。”

何星也想捂洛依依的眼睛,被洛依依不耐煩拍落“爸,我都是十歲了,你以為我不知道這是什么地方?”

“那你以后可不許來!”何星道。

“那不行。”洛依依竟然拒絕。

她說“我還得過來收保護費呢。”

何星大吃一驚,這孩子現在心怎么這么野?

王悅嘉和江英杰則關注夏小遲的手串“怎么樣了?有動靜沒?”

“沒。”夏小遲搖頭。

這個回答讓大家失望。

一條街走到頭,四顆珠子都沒什么動靜,恐懼也就罷了。酒吧是開心的地方,沒什么人有恐懼,但其他的也沒有,就難免讓人郁悶。

“可能距離遠了,我覺得還得進去看看。”夏小遲說。

“還要進去?”岳珊珊立刻神經過敏了。

“之前幾顆珠子灌滿,都是近距離的。要不然這世界每天這么多人開心歡樂,為什么我沒反應?”夏小遲回答。

珠子雖然能夠吸收情緒,但有兩個前提,一個是情緒要明顯,二就是要有距離,兩者又有相輔相成的關系,如果情緒強烈,那么距離遠些也是可以的。從這方面理解,昨天楊嬸的情緒還是蠻強烈的。

岳珊珊想想也對,道“手串給我,我帶進去試試。”

夏小遲很是不情愿的摘下來交給岳珊珊,岳珊珊接過想戴上,沒想到那手串竟然無法張開,就像是一團鋼鐵,死活不松。

“這是什么情況?”岳珊珊驚訝。

夏小遲接過,卻發現手串在自己手上卻是活動自如。

夏小遲樂了“媽,這應該就是仙人傳說的認主了。嘿嘿,這手串認我是主人,誰都不能用。”

原來自己這個主人果然還是有意義的,只是串串你只讓我帶,珠子卻分給大家,你這到底幾個意思?

“還有這種事?我試試。”王悅嘉接過來,發現自己竟然也無法戴上。

大家都試了一回,確認手串果然只有夏小遲能帶,其他人都是無法使用的。

這下沒轍了,岳珊珊道“那好吧,大家一起進去,不許喝酒。”

何星委婉道“進了酒吧不喝酒,人家會趕我們出來的。”

“那就一人一瓶,少喝點。”岳珊珊叮囑。

說著已指向一處酒吧。

夜色酒吧。

看了看酒吧名,江英杰道“要不……你們進去,我就不去了。”

“干什么?怕遇到老相好?”王悅嘉調笑著看他。

“胡說什么呢,這種地方我不怎么來的。”江英杰縮縮脖子“去就去唄。”

一家七口就這么浩浩蕩蕩進了酒吧。

酒吧很熱鬧,燈光旋轉,一些人在上面載歌載舞,下面的人都在喝酒聊天,音樂鬧得震天響。

一家人剛坐下,一名紅發姑娘已端著酒走過來“呦,英少,今兒個怎么有空過來?”

夏小遲等人的目光瞬間落在江英杰頭上。

江英杰只覺得眼前一黑,對岳珊珊解釋道“有時候下了班就過來喝一杯,消遣一下。”

岳珊珊理解的點頭“你也是大人了,媽不管你,自己知道分寸就好。”

“誒。”

旁邊女人看看岳珊珊,再看江英杰“你媽?開什么玩笑,這么年輕。”

江英杰今年二十四,岳珊珊三十五,雖然岳珊珊自己是感覺年華易逝,但因為保養不錯,看起來也就二十七八的樣子,所以看起來不像母子,更象姐弟。難怪紅發女不相信了。

作為女人,聽到這話是很開心的。

江英杰眼白一翻“要你管?四瓶啤酒。”

“七個人,四瓶?”

“對,四瓶,小的不喝。”江英杰開始掏錢。

夏小遲想說我喝,但想想還是閉嘴。

唉,十六歲沒人權啊。

紅發姑娘冷笑著點上支煙“別怪我沒提醒你,七哥可是找過你好幾回了。”

說著留下四瓶啤酒走了。

江英杰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岳珊珊湊過來問“七哥是誰?”

江英杰笑笑“沒事,就是喝酒認識的一個朋友。”

何星若有所思“她說的那個七哥,不會是東湖武館的周七夜吧?”

江英杰大吃一驚“爸你認識?”

何星傲然回答“笑話,在這粱溝鎮的一畝三分地上,但凡是腦袋開過瓢,下體流過膿的,哪個我不認識?”

岳珊珊冷哼一聲,何星這才想起婦科圣手這個詞在岳珊珊這里是個忌諱。要不是婦科利潤高,賺錢多,岳珊珊早就不許自己干了。就這,每次行房前還都要沐浴更衣,三洗其吊,唯恐他哪次看病時按捺不住,勇闖毒穴。

這刻說錯了話,心神一顫,立時低頭喝悶酒。

何來不識趣的喊“我要喝酒,我要喝酒!”

上手搶酒杯,被何星一巴掌拍開,何來嗷的就哭了起來。

哭聲引來少數人的注意。

一名全身肌肉鼓脹,兩條胳膊都為之外擴的彪形大漢搖擺著走過來,來到江英杰身邊“江英杰,你小子還敢過來?”

聽到這話,大家都緊張起來。

岳珊珊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兒子莫不是在外面賭錢欠了高利貸?

洛依依則興奮的在心里喊打,打,打!

夏小遲則緊張的關注著珠子,看有沒有動靜。

何來則停止了哭聲,大喊“我要喝酒,我要喝酒。”

唯有何星作為一家之主,主動出現“七夜?怎么了?”

“何大夫?”看到何星,周七夜很是客氣。

道上混的,永遠尊重兩種人,一種是大夫,一種是律師。

何星問“出什么事了嗎?”

周七夜看了眼江英杰,道“這小子玩了我妹妹就跑,我都找他好幾天了。怎么,何大夫,你和這小子認識?”

“哦。這樣啊。”何星立刻轉了念頭“沒事,我就隨便問問。我跟他不熟。”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大道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