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從心-第十五章 劍來 第十五章 劍來
中午的時候,阿鬼再次被放了出來。

梁振祥一邊走一邊說“雖然說過一遍,但是出于職責,也出于對民眾,對仙門的負責態度,我再跟你說一遍。第一,出去以后別再惹事,沒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仙人跳嘛。你是仙人還怕跳?他跳由他跳,清風過山崗,這才是你們仙人應有的心態。一千塊錢那也不是個事,不就是兩塊靈石的事嘛。你沒有,我可以和你換嘛。第二,事情過去了就過去了,別再記恨,更別想著報復。不要小瞧我們警方的力量,不要小瞧我們的武道,雖然我們的武道是打不過你們,但我們還有科技,還有人口基數嘛……好吧,說這話不是在威脅,這是勸告,要放開心胸……仙人嘛,要有肚量。沒有肚量,怎么容納那么多法力?”

這次說的比之前多,阿鬼聽得頭暈腦脹。

到了前廳,梁振祥還沒招呼,阿鬼已經自己過來,自己簽上名字。

“那……”梁振祥開始掏錢包。

阿鬼想你丫換上癮了還?

他搖頭“我還有錢。”

“不想換了?那就算了。”梁振祥嘆氣。

多好的買賣啊。

簽好名正要出去,阿鬼突然心中一動,看向不遠處天花板。

隨后就聽轟的一下,天花板驟然破了一個大洞,一柄劍已破洞而出,正扎在寫字臺上,劍尾猶自在顫悠悠的晃動著。

所有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了一跳。

梁振祥氣憤大罵“誰啊?誰干的好事?劍能這么亂丟嗎?”

阿鬼顫抖著看劍,再看看房頂的洞,艱難吐聲“好像是……是我的劍。”

“你的?”大家一起憤怒看阿鬼。

梁振祥指指阿鬼“你讓我怎么說你好?這剛辦好手續,門還沒出呢,你就鬧這幺蛾子?”

阿鬼還想解釋,梁振祥已揮手道“得了,你還是繼續回里面呆著吧。”

“憑什么?”阿鬼怒了。

梁振祥一指天花板,再指桌子“破壞公共財物,險些傷到人。往輕里說,可以告你襲警,往重里說……你這是實施恐怖主義行為。”

阿鬼瞠目結舌,瘦猴已押著他再次回牢房。

這次時間就長了,沒個把月的是別想出來了。

“我的劍!”阿鬼大喊,他能感覺到,那劍上還有大師兄留給他的信息。

梁振祥抓住劍“這是行兇工具,作為證物暫且沒收。”

晚上到家,夏小遲看到何星岳珊珊和江英杰已經坐那兒了,王悅嘉到是沒在。

何星岳珊珊面色嚴肅,看得夏小遲和洛依依都是一陣緊張。

不會是東湖社的事已經被知道了吧?

雖然何星岳珊珊很少罵他們,但這不代表他們真的就不管孩子,只不過何星岳珊珊一向提倡要教育孩子就必須先讓自己象孩子,所以只要在家,都是盡量跟孩子們一起瘋,一起鬧,如此才能親密無間。

也正因為這樣,孩子們對何星夫妻都很尊敬。

別看他們平時不說,但只要說了,夏小遲他們基本都是聽的。

這刻夏小遲正要低頭認錯,就聽何星道“坐吧,有個事跟你們說。”

夏小遲和洛依依交換了一下眼神,立時確定和東湖社無關。

如果是學校的事,何星不會是這態度。

夏小遲坐下“什么事?”

“絕情門找來了。”何星說。

夏小遲嚇了一跳“這都能找過來?現在人呢?”

“牢里呢,不過早晚得出來。”何星把從耗子那里得到的消息大致說了一下。

知道后果嚴重的大家都有些沉默。

別看仙人被抓,那仙人是因為不想在找到珠子前把事鬧大。一旦知道珠子在哪兒,以那幫仙人的心性手段,可就不會客氣了。沒準就真殺將起來,殺人越貨,揚長而去。

夏小遲撓撓頭皮“是我帶來的危險,要不,我把珠子還給他去?”

何星搖頭“七顆珠子沒了三顆,現在就算還回去,人家都不會認了,你去還他,反是自投羅網。”

“那就把我交出去。”夏小遲拍著胸脯 更新快道“我一人做事一人當,不連累全家。”

“說什么呢。”岳珊珊拍一下兒子“你是我們的兒子,怎么可能把你交出去。再說依依和悅嘉也都用了珠子,難道還把他們也交出去?”

“就是。”何星道“依我看,現在要考慮的不是怎么還珠子,而是怎么徹底把這珠子的問題解決掉。咱們不是已經用掉三顆珠子了嗎?要抓緊把后面四顆的功能也發掘出來,然后一起用掉,這樣就死無對證了。”

夏小遲驚訝的看何星。

果然這是要瓜分的節奏嗎?

不過想想這也確實是最好的選擇,就是……老爸,你確認七顆珠子正好就能被一家人分享?萬一煉成了卻跑一個到隔壁楊嬸身上去怎么辦?

這個問題大家就自動無視了。

現在的問題是先把這四顆珠子的功能發掘出來再說。

昨天已經討論過,來來回回就是那些情緒,好試驗得很。

實際上就在剛才談到絕情門的時候,夏小遲就已經發現了一些變化。

他說“黑的那顆有了點動靜。”

岳珊珊驚訝“咦?是什么?”

“應該是恐懼。”夏小遲回答。

知道絕情門的過來后,大家心里多少都是有些緊張害怕的,恐懼情緒蔓延,黑色珠子有了動靜。

不過動靜不大,說明大家怕得也不是那么厲害這一家人的神經都很大條。

夏小遲加了一句“主要是來自江英杰。”

江英杰大怒“怎么又是我?”

夏小遲冷眼看他“又是嫉妒,又是恐懼,說明你本質是一個很負面的人。”

江英杰憤怒已極。

洛依依接口“還有憤怒。”

江英杰如泄了氣的皮球,發現自己氣都氣不起來了。

岳珊珊拍手笑道“很好很好,現在又解決一顆,英杰你加把勁。”

我加你老母……呃,我加個屁啊。江英杰想。

“剩下三顆怎么辦?”夏小遲問。

正說話呢,王悅嘉回來了。

洛依依開口“回來這么晚,是不是又撞車?”

“別胡說,我車技這么好,怎么可能天天撞。”王悅嘉在門口換衣服,一邊換一邊說“就是臨時加了個班。”

雖然是加班,口氣卻是喜滋滋的,沒見加班加這么開心的啊。

王悅嘉已自己說“那個嚴小敏今天辭職了,哎呀,可把我累死了。”

臉上洋溢著喜悅的氣息。

看她這表情,大家就明白了。

何星問“你用嫉妒之力了?你這樣做可不對啊!”

王悅嘉頓了頓,換了副表情“我知道,爸,這是有些不對,我也是經過矛盾掙扎的。后來我想到,如果你的人生有了掛而不去使用,那豈不是浪費?豈不是辜負了上天對你的美意?我們不能浪費機遇,不能浪費資源,更不能辜負蒼天。考慮到使用了只是對不起嚴小敏,不使用我卻對不起我的掛,對不起我自己,對不起全家,對不起蒼天,所以我就只能勉為其難的用了。”

何星聽得目瞪口呆,一時不知該說什么什么好。

他看看老婆。

岳珊珊清清嗓子“悅嘉。”

王悅嘉嘆氣“知道了,以后我盡量不這么做。”

岳珊珊笑咪咪說“你要是真的不想辜負這能力,以后媽幫你找目標。媽單位里有好多討厭的女人呢。”

“……”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大道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