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從心-第十四章 東湖社 第十四章 東湖社
夏小遲的心情不太好。

因為珠子的事。

到不是他小氣,自家人嘛,分享一下當然沒什么。

只不過金手指這種東西呢,習慣性是屬于自己的比較好,至于家人,當然是在自己保護下過著太平快樂的日子。

這才是標準的主角模板。

然而慘淡的現實卻告訴他,獨一無二的金手指不屬于他,他只是個二傳手,而且有可能會繼續傳下去家人的數量和珠子的數量正好對等,難道這就是命運的安排?

這讓他一整晚氣都不太順。

另外總覺得還有什么重要的事沒做,就是一直想不起來。

到底是什么呢?

上學路上想了半天,夏小遲一拍腦袋。

想起來了!

忘了在洛依依被窩里放涼水!

夏小遲痛心自己怎么把這么重要的事給忘了。

按夏小遲的脾性,昨天洛依依“出賣”他,那是肯定要教訓的,不過時過境遷,夏小遲也不會再翻后賬。

反正以后有的是機會。

兄妹相斗,其樂無窮!

到了學校,剛到樓梯口,就看到曹圍走了過來。

臉上貼著厚厚的紗布,看起來象個蒙面人。

“小子,跟我上去。”曹圍說。

他鼻梁還沒好,堵得嚴實,說起話來也甕聲甕氣的。

夏小遲看看他身邊還有兩個同學,明白這是要以多對少了。

很好。

夏小遲露齒一笑“天臺?”

曹圍點頭“天臺。咱們重新較量一下,放心,他們就是負責看的,不會動手。”

是,你要是能贏我,肯定不動,要是輸了,肯定動。

夏小遲不會對對手的人品抱信心,畢竟他對自己的人品都沒信心。

不過他還是點頭“成。”

就這么施施然跟曹圍上了天臺。

韓雄見狀跟過來“夏小遲,他們是不是要打你?要不要我叫依依過來?”

“滾蛋。”夏小遲給了他一個中指,自跟了曹圍上天臺。

韓雄見狀,跑回教室喊了一嗓子“夏小遲跟曹圍約戰了,在天臺。”

呼啦一下子,所有同學都沖了出去。

天臺上,夏小遲手插褲帶,看著下方。

這里是四樓,大家都是練過的,摔下去應該摔不死。他想。

曹圍目光兇狠的看夏小遲“喂,小子,昨天不是正式的,今天正式和你玩一場,我要是再輸了……”

他話沒說完,就看到夏小遲已沖了過來。

曹圍跨弓步,出長拳,夏小遲根本不跟他比拳腳,頂著曹圍的拳頭就抱了過來。

這次曹圍有了準備,就在夏小遲抱過來的同時,出腳將他踢開,同時一個旋身下落,手肘已狠狠撞在夏小遲背部。在他想來,這一下足夠將夏小遲打趴在地。

沒想到夏小遲只是身體一頓,隨后竟然抱著他的腿將他扛了起來,然后就轟隆隆向前沖去。

正好韓雄和一大幫同班同學沖上來,然后他們看到……

夏小遲就這樣抱著曹圍,刷的跳下天臺。

“啊!”

所有人都叫了起來。

唯有韓雄大喊“我操,夏小遲牛逼,直接拼命啊!”

錢晶晶沒好氣的拍他腦袋“你想什么呢?這有什么好夸的!”

大家紛紛跑到天臺邊,一起往下看。

就見夏小遲已經站起來,若無其事的站在那里。

唯留曹圍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

他到是沒死,不過這一下已將他摔的徹底懷疑人生,整個人都不好了。

手插褲袋,用腳踢踢曹圍的臉,夏小遲道“下次約戰,別再去天臺了。”

說著已施施然走開。

這一架讓夏小遲的心情霍然開朗。

于是夏小遲意識到,心情不順的時候,打人到是個消遣解憂使心神通泰的良法,將來定是要記入何家祖傳秘方中的。

當然,是藥三分毒,此方后患較大,萬一打不過對方,對心靈必然造成嚴重傷害,使病況加劇,需得慎用!

另外夏小遲也意識到,快樂之力并沒有自己以為的那么廢,至少在作死方面,夏小遲有了得天獨厚的優勢。

所以自己以后戰斗就是要走作死之路?

而且得是快樂的作死?

想到這,夏小遲抬頭看看天臺,同學們正在上面歡呼,快樂之力源源不斷的過來。

于是夏小遲心底又加了一句還得是在別人面前戰斗,刷快樂值。

正盤算著,就見天臺上一道人影飄然落下。

是談小愛。

這妞輕功不錯,直接四樓落下沒半點事。

這讓夏小遲有些頭皮發麻,作死戰術對付談小愛好像不太管用啊?

談小愛已氣沖沖走過來“夏小遲!”

夏小遲冷眼看她。

談小愛深吸口氣“曹圍不是我讓他來對付你的。”

“我知道。”夏小遲回答“是他自找苦吃。”

“但你沒必要用這么激烈的手段。”

“那和你無關。”夏小遲笑“你別以為我是為你殉情就行了。”

鎮定!鎮定!

談小愛努力按捺自己“我不知道你們兄妹怎么一下子就變得這么厲害,不過我奉勸你,別有點本事就上天。”

夏小遲想說自己沒飄上天,但想想剛從天臺上掉下來,這話委實說不出口,所以也只是哼了一聲“他不找我麻煩,我也懶得理他。”

談小愛道“那你妹妹呢?我剛才進學校的時候經過小學區,看到她和人打起來了。”

“什么?”夏小遲一下認真起來“哪個混蛋欺負我妹妹?”

這兄妹倆一個德行,都是只許我欺負對方,不許別人欺負的。

談小愛搖頭“不是別人欺負她,是她在欺負別人。”

跑到小學操場,夏小遲看到洛依依大模大樣的站在那里,身后還站著一堆年紀和她差不多大的男孩女孩。

走過去,就聽洛依依正拍著一個十歲大男孩的臉說“趙金良,我告訴你,東湖學院小學區從今天起就是我洛依依罩著了。你以后招子放亮些,看到姑奶奶就自動繞道。敢動我的人,我要你好看!”

那男孩臉色上一片青腫,口氣還硬著“洛依依,你別神氣,我回頭叫我哥來教訓你!”

洛依依雙手叉腰“叫你哥不夠,你得叫你大爺。”

身后的孩子們就一起大笑。

夏小遲一陣頭皮發麻。

昨天才人生開掛,今天就黑道老大?

妹妹你可以啊!

夏小遲忙沖過去“洛依依,你干什么呢?”

洛依依看了他一眼,轉頭道“大家都看清楚了,這是我哥,從今天開始,他就是二幫主,你們可以叫他二哥。”

“是,大姐頭!”所有孩子一起喊,然后又對著夏小遲鞠躬“二哥好!”

我大姐頭你個妹啊!夏小遲心里狂喊。

家里當不成我姐,就跑這兒來充姐姐了?

夏小遲拉住洛依依“你玩夠了沒有?別有點本事就上天,就你現在那兩下子,隨便來個武者就能把你揍趴下。給你點顏色你還真當自己能開染坊了?”

夏小遲已經忘記自己剛從天臺跳下來的事了。

洛依依甩開他手“這小子以前老欺負我們,我得撈回來。”

“那你搞幫派干什么?”夏小遲問。

“玩嘛。”

“玩你妹!”

“玩你妹!”洛依依回喊,想想自己就是他妹妹,這么罵太吃虧,拳頭一揚“小心我揍你哦!”

夏小遲低聲回答“你能打我,我能恢復,你看現在這里快樂的人多還是憤怒的人多?你覺得打到最后誰能贏?”

洛依依滯了一下,憤怒喊“不讓你做二當家的了。”

“我稀罕。”夏小遲不屑。

洛依依臉一沉“我有個發現,你想知道嗎?”

她話題轉移得有點快,夏小遲一下沒兜住,迷茫的看她。

洛依依湊過來低聲說“是不是覺得快樂之力太少,是不是覺得珠子的容量有限,是不是感覺快樂的人生總是無法盡興?”

夏小遲被她廣告詞般的口氣驚住“你到底想說什么?”

洛依依回答“珠子的能量,是可以修煉提升的。”

嘶!

夏小遲倒吸口氣“你確定?”

回想一下剛才,好像還真是。只是先前被談小愛吸引了注意力,忽略了這點。

洛依依點頭“趙金良那小子有十幾個人,我打到一半就沒力氣了,還好他們在給我補充……然后我發現,有增長誒。”

夏小遲汗顏“是我忽略了,金手指本來就應該是能升級的。”

果然人生的劇本總免不了有套路的時候。

“只能說明你挨揍不夠多。”洛依依認真回答“所以要多多戰斗。美好的青春,就應當是熱血戰斗的!”

夏小遲痛心疾首“你以后少看那些熱血漫,毀三觀。”

洛依依鄙夷“你一個守尸的還好意思說我?”

夏小遲想反駁,卻發現洛依依說的是事實,自己的三觀比洛依依還要歪,不然撿不到手串。

果然上梁不正,是教育不了下梁的。

想了想,問“真的消耗掉就能提升?”

洛依依認真點頭“要強大,就打架!”

夏小遲嘆口氣“你這個幫會,叫什么名字?”

“彩鳳幫。”洛依依回答。

“俗!忒俗。”夏小遲為妹妹的取名能力不恥。

洛依依問“那你說叫什么?”

“神龍社。”夏小遲說。

洛依依一臉嫌棄。

夏小遲苦口婆心“七個珠子,正好家里七個人,家里男的多,肯定得叫龍。”

洛依依想了想,說“那也應該和珠子相關,要不就叫七龍珠?”

神你妹七龍珠!

夏小遲搖頭“算了,道上的事,別帶上家里人。要不就叫東湖社,畢竟在東湖學院嘛。”

旁邊趙金良還在不識趣的喊“我回頭就叫我哥教訓你們。”

“滾你丫的。”夏小遲一拳把趙金良放倒“有本事叫你哥來,有什么事去高二(1)班找我,我叫夏小遲,東湖社大當家的。”

洛依依憤怒“是二當家的!”

正好談小愛也過來,看到這一幕,憤怒大喊“夏小遲,你太過分了。讓你去勸你妹妹,你竟然還被她給拉下水!”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大道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