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從心-第十三章 診所 第十三章 診所
梁溝鎮新書屯民防所。

咔嗒。

牢鎖落下。

梁振祥對阿鬼道“今天你就先睡這兒吧。你說你,剛出去就和人打架。你們這些修仙的是不是整天閑著沒事干就喜歡和人打架啊?”

阿鬼憤怒,心想還不是你們凡人太無恥,但想想他說得也沒錯,修仙的一天到晚不是修行就是切磋,動手的時間多過動腦,一時竟無言以對。

瘦猴過來,看了眼牢房,奇怪問“這哥們怎么又回來了?還這副模樣?”

此時的阿鬼,頭發被揪掉了一大縷,兩只眼睛成了熊貓眼,鼻梁骨被打斷,嘴巴也被打歪了,一只胳膊脫了臼,全身上下都是血,樣子別提多狼狽。

梁振祥給自己丟了支煙,嘴巴一張接住“這哥們前腳剛出民防所,后腳就跑前皮街去了,讓耗子那小子給設了仙人跳,沒錢,就打了起來。我接警過去看的時候,好家伙,你是沒見那陣仗,都打瘋了。”

梁振祥過去的時候,阿鬼已經和龍頭哥耗子從小旅館里打到了小旅館外。

不得不承認,發起狠的仙人還是很牛逼的,雖然自己被打了個鼻青臉腫,耗子那幾個也沒討著好。

瘦猴看看阿鬼,有些擔心“傷得不輕啊,要不要帶他去看看?”

梁振祥揮手“不用操那個心,仙人嘛,很快就好的。”

阿鬼哼了一聲。

他是仙人沒假,能用法術恢復也沒假,可前提是你得把老子的禁錮解了啊。

禁錮情況下,他根本沒法使用回生術,只靠自身恢復,效果還真未必比那些勤修自身的武道強人好。

不過阿鬼現在更關心的不是這個。

他說“警官,你把我抓進來,那幾個小子呢?你就不管?”

梁振祥不耐煩道“我也抓了,但是人家有保釋啊。當然,我知道這個事是他們不對,但你自己也有責任吧?身為仙人,竟然這么把持不住,那么丑的大媽你都上?”

阿鬼一哆嗦“警官,你抓我就抓我,這事能不能不要說?”

梁振祥看他這樣,有點明白了“要面子?怕人知道?怕人知道你就別做啊。真是的,行了行了,抓你進來也是為你好,省得你再惹麻煩,明天放你出去。”

說著走了出去。

只是還沒到門外,就聽到一陣嘻哈笑聲“搞大媽……這仙人也是憋瘋了。”

“喂!”阿鬼大喊。

梁振祥咳了一聲“呃,別說了別說了,大家都是受過專業訓練的,不許笑話別人……除非忍不住。”

哈哈哈哈!

一陣大笑聲再次傳來。

阿鬼絕望的躺倒在牢房里,只覺得人生一片灰暗。

清晨孩子們照常上學,何星收拾好家后就去了自家診所。

為民診所位于上轱轆巷,就在前皮街和大柳街中間。

前皮街是煙花街,基本上梁溝鎮最便宜的妓女都在這兒,大柳街是酒吧街,基本上最浪的男人也在這兒,這兩地同時也都是最招蒼蠅的,光是幫派就有五六個。

所以何大夫最擅長的就是性病,刀傷和墮胎,號稱梁溝鎮婦女之友,外科圣手。家里一百三十二張祖傳秘方一半是治這個的,光是尖銳濕疣就有四種療法,花式繁多,就看你喜歡哪種。

這幾年國家普及性教育,免費送套子,得花柳性病的少了,何大夫的生意因此清了不少,好在混混們依舊給力,外科生意依然不錯。

今天剛開門,就看到幾個年輕人過來。

龍頭哥耗子大馬金刀的往何星面前一坐“何大夫,看傷。”

何星慢條斯理的端詳了一下耗子,再看看他身后三個哥們,說“皮外傷,敷點藥就好。”

耗子指自己腦門“不是這些,是這個,看見了沒,龍頭!”

何星看了眼耗子腦袋,腦袋上一塊疤,看樣子是咬的,牙齒印還留著呢,關鍵咬的不是地方,龍頭的鼻子被咬掉一塊。

沒鼻子的龍,這可就糗了。

子指著腦門問“這鼻子,能恢復嗎?”

何星搖頭“有難度,八成你得重新紋一個。”

“媽蛋!”耗子氣得一拍桌子,震的桌子上的藥瓶亂晃“那的夠狠,哪不好咬,偏往鼻子上咬。”

何星想說你鼻子還在呢,只是龍鼻子沒了而已,但想想耗子把這龍頭看得比他親媽還重要,也就只是道“又跳砸了一回?”

“倒霉嘛。你說好好的怎么就碰了個修仙的。”

修仙的?

聽到這詞,何星心里一跳,臉上不動聲色“跳到仙人頭上了?可以啊,能活著是你運氣。”

“我運氣個妹,那修仙的被戴了絕仙鎖,要不然我敢搞他?他十成功力發揮不出一成,被哥幾個一頓胖揍。這里是凡人的地盤,修仙的就了不起啊?到了前皮街,真龍也得給老子趴著!”

道上混的別管真膽量如何,口氣是一向狂霸酷拽吊炸天的。

何星拿傷藥給他們涂“知道是什么來路嗎?小心人家出來了找你報仇。”

聽到這話,耗子也哆嗦了一下,嘴里卻還在硬撐“聽說好像是什么絕情門的,也不知怎么的就跑到這梁溝鎮來了,昨晚上已經被抓進民防所了。”

絕情門?

聽到這個,何星立刻心里有了數,繼續上藥“忍著點疼。既然是仙人搞出來的傷,這兩天最好繼續過來看看,別中了什么后招。”

耗子緊張了“何大夫,這仙人要是偷偷下了黑手,你能治嗎?”

何星面無表情“這十里八鄉,我就是最好的大夫。能不能治,你最好都來找我。”

“好嘞!”

落馬城,城外小棲山。

何惜苦依然那干巴老頭的模樣,站在山頂。

在他對面是林恩楓,手持臨風劍,白衣飄飄。

何惜苦語氣干巴道“林恩楓,你這么追著我,算什么意思?”

林恩楓回答“窩也是莫得辦法,小五子死咧,窩們不能讓他白死嘛……你要么給我一條人命,要么就放棄那串串。”

何惜苦冷笑“我就怕你拿不了我的命,反而把自己的命也給送了。”

林恩楓認真點頭“窩曉得,你斯大西兄嘛,窩的運氣不好,碰到大西兄,打,窩是打不過你滴,所以窩只能跟著你。”

何惜苦也被他弄得無語了。

白恩飛已經死了,殺了他,好歹可以解釋為他偷盜本門寶物該死,但要是再殺林恩楓,那就道理上也說不過去了。

修仙界沒那么多律法約定,凡事就只能靠個理字。

雖說靠理不能治天下,但好在仙門人少,再輔佐以拳頭,也堪堪夠用了。

現在林恩楓只跟,不打,道理上不好殺,其實想殺也未必殺得了,這讓他也有些頭疼,難辦,不知該如何是好。

就在這時,遠處突然一道劍光飛來,直接飛向何惜苦。

是阿鬼的飛劍,肯定有什么信息。

何惜苦見了就要去取,沒想到林恩楓也看見了,同時出手。

天空中兩道虛化手掌同時抓向那飛劍。

兩只虛手各抓住劍的一端,一起發力,林恩楓果然不敵何惜苦,竟是被他一把搶了過去。但就在搶過去的同時,劍身上的符印卻啪的一下破滅。

這符印內有傳聲靈,是承載阿鬼的傳書內容的,這一下破滅,卻是收不到消息了。

何惜苦大怒“林恩楓,你!”

林恩楓很委屈“介個不能怪我滴嘛,斯你非要和我搶!”

何惜苦怒道“這是我師弟的劍,是你在跟我搶!”

“窩曉得,可斯你讓我看看不就可以了嘛。斯你小氣,怪不得我呦。”

何惜苦攤手“那現在好了,大家都看不到。”

林恩楓慢條斯理“看不到也莫有關系,你再把劍飛給他,讓他再傳一次過來不就好了嘛。”

何惜苦樂了“然后你再繼續搶?”

林恩楓點頭“你斯大西兄,你總有辦法得嘞,咱們各盡人斯。”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大道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