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從心-第十一章 住店 第十一章 住店
嫉妒之珠是滿了,不過怎么用還是個問題。

洛依依眼明手快,對著珠子戳了幾下,卻沒反應。

夏小遲不屑道“你已經有憤怒之珠了,也用不了。”

岳珊珊也湊過來試試,結果也沒反應“咦?那我沒有啊,怎么不能用?”

“這東西看相性的。”夏小遲回答。

憤怒之珠滿了半天,之前碰過好幾個人,包括錢晶晶,也沒見有動靜,一直到洛依依出現,就主動進入了她的身體。

可見珠子也不是隨便一個人的身體都會鉆的。

何星也過來試試,結果都沒反應。

夏小遲把手串遞給江英杰“江英杰,要不你試試?”

王悅嘉點頭“對,江英杰你連自己弟弟都妒忌,那么不是人,這珠子應該適合你。”

江英杰本來很期待珠子的,被她這么一說,立刻不想要了,小心翼翼的用手碰了一下,看那珠子動了一下,江英杰嚇了一跳。

但珠子隨即沒了動靜。

江英杰松口氣“我說沒有吧,嫉妒這種事,不適合我。”

話是這么說,心里還是有些失落。

夏小遲又移到了王悅嘉身前“你試試。”

“哈。”王悅嘉做了個高傲的姿態“象我這樣美的女人,需要嫉妒誰?她們嫉妒我還差不多。”

說著用手背碰了一下那藍色小珠子。

就見那藍色的珠子已嗖的一下,化作一道光,進入王悅嘉的身體。

所有人同時呆住。

江英杰羨慕嫉妒的看王悅嘉“原來你才是嫉妒心最強的。”

王悅嘉怒了“誰說的!我才沒有呢!”

岳珊珊則道“對哦,我們嘉嘉怎么可能嫉妒別人,她都是被嫉妒的。”

王悅嘉雖然車技很白癡,但做事情很厲害。

上班沒多久,就已經做了部門組長,頗得上司器重。雖然很多人都認為這是因為這姑娘漂亮有關。但這也側面證實了王悅嘉的確是個更容易被嫉妒的人才。

難道珠子是因為這個選擇的?

大家一起看夏小遲。

何星摸摸下巴“那要按這個分析的話,小遲和依依應該反過來才對。依依更能讓人快樂,小遲才招人憤怒。”

夏小遲無比悲憤“你們就是這么看我的?”

大家一頭“是!”

江英杰道“估計是因為當時那顆快樂之珠沒得選,只能選小遲。等憤怒滿了后,被占了坑,擠不進去,就只能選依依了。錯位啊!”

說到最后三個字,搖頭做無奈狀。

“有道理!”大家一頭。

何星道“就是不知道這嫉妒之珠有什么用。”

岳珊珊“快樂恢復生機,憤怒力大無窮,那嫉妒,不會是讓人變美吧?”

大家一起震驚,岳珊珊怎么從前兩者推導出后面這個結果的?這個邏輯線無法理解啊!

何星搖頭“我看能讓她分清左右就不錯了。”

王悅嘉開車左右不辨,方向盤不分左右,剎車油門也不分左右,要不是依仗自己有“輕踩油門,隨時剎車,龜速前行,雨刮不停”這個保底技能,人命可能都好幾條了。

王悅嘉嘆氣“你們不用瞎猜了,我知道是什么作用。”

“咦?你知道?”大家驚奇。

夏小遲和洛依依的能力都是試出來的,王悅嘉卻是直接就知道了。

“嗯。”她說“我能把嫉妒之力指定作用在一個人身上,讓所有人對他不滿,產生厭惡。”

“還有這樣的能力?”大家莫名其妙。

江英杰松口氣“聽起來不怎么樣。”

他果然很擅長嫉妒。

王悅嘉哼了一聲。

下一刻洛依依突然出拳,一拳將江英杰打飛。

江英杰大怒“你打我干什么?”

洛依依面無表情的收拳“不知道為什么,突然就感覺你好討厭,很想打你。”

江英杰一呆,看向王悅嘉,王悅嘉得意的一挑眉頭。

然后王悅嘉握了握拳頭,嘿嘿低語“嚴小敏,這次本姑娘要讓你好好知道一下厲害。”

夏小遲搖頭嘆氣“女人的報復心啊!”

“別惹我哦。”王悅嘉瞪了他一眼“不然我讓依依揍你。”

她有嫉妒之力,簡直就是天生的挑撥神器,哪怕洛依依明知是能力作用,都會按捺不住討厭對方,想要揍對方尤其她現在有能力揍了。

洛依依不滿的看王悅嘉“二姐你別太過分,我可不是你的打手。”

王悅嘉道“每天一支天使雪糕。”

“兩支。”洛依依還價。

王悅嘉“同意。”

洛依依開始擼袖子“省省你的嫉妒之力,除了爸媽,你就直接說要揍誰吧。”

江英杰震驚“爸媽你們就不管管?”

何星也確實有些看不下去了。

指指洛依依“洛依依我鄭重警告你,你這樣下去可不行!”

洛依依回看父親。

何星語重心長“你年紀還小,怎么可以一天吃兩支雪糕呢?對身體不好,一天只能一支!”

就連夏小遲都打了個寒顫“這里太危險,我還是先回房間吧。”

“別急!”岳珊珊道“家庭會議還沒開完,還有最后一個議題。”

“還有什么?”夏小遲不解。

“就是考慮一下,怎么對待后續的麻煩。”岳珊珊一臉的老謀深算“萬一仙人找過來呢?”

“怎么對付?”大家一起問。

岳珊珊回答“一群傻孩子,這還不簡單?死不認賬唄。”

嗖!

一柄飛劍承載著阿鬼的全部希望破空飛出。

做好這件事,阿鬼一下松了口氣。

沒有了青鳥,阿鬼沒法再尋找滅情環。但好在已經確認了滅情環在梁溝鎮,接下來等師兄他們來就可以了。

看看天色已晚了,阿鬼決定找家旅店投宿他現在有錢了,用一塊靈石和梁振祥換了五百塊錢。

這可是靈石啊,該死的大胡子,竟然就給他五百塊,還一臉的自己很吃虧的樣子。你心里都樂開花了以為老子感覺不出來嗎?

就算阿鬼常年修煉,對世面行情了解很少,卻也是知道五百塊不算多的,聽說也就夠一般人生活一周的。

得了,一周也行啊,反正大師兄他們過來也就是一天的事。

有了錢就不用再和流浪漢搶地方了,阿鬼直接去賓館,到了地方一問價錢,四百二一晚。阿鬼嚇得一哆嗦說好的五百塊能生活一周的呢?是一天吧?

阿鬼沒敢住,乖乖離開。

在外面留了一圈,阿鬼有些茫然。

他從小就被帶到仙山修行,侍奉師傅身邊,出入往來都是修仙者,極少入世。如今來到凡人之世,突然間發現這個世界自己竟然有些看不懂。

那些花花綠綠貼在墻上的墻紙是什么?畫的美人還真漂亮。

還有那來來往往的鐵殼子,阿鬼知道那叫汽車。可為什么開汽車的一個個火氣都那么大?自己好好的走著,忽然就停到后面,然后車里的人就鉆出頭來對著自己破口大罵。

“會不會走路啊?”

“不長眼睛啊?”

“往哪兒走呢?這是車道。”

稀罕!

道還分車道人道的?

山里從沒這規矩。

不過一個兩個都在罵,阿鬼也慢慢明白了,原來人只能沿著路邊走。

在仙山,靠邊走的都是奴仆。

所以,車比人地位高?

阿鬼感慨,世風日下,人不如車。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大道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