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從心-第十章 嫉妒 第十章 嫉妒
大家終究沒把夏小遲的手指頭剁掉洛依依對此很可惜,她是真得很想知道答案。

快樂之力的疑惑暫時告一段落后,下一個問題就是剩下的五顆珠子都是什么情況。

一個最基本的邏輯判斷就是,應該也和情緒有關。

夏小遲驗證了這點。

他說“藍色的珠子有動靜。”

“是什么?”岳珊珊問。

“不知道。動靜是剛才來的,就一點兒。”夏小遲回答。

這就奇了。

大家到現在除了疑惑有別的情緒嗎?

何星問“是疑惑?”

夏小遲搖頭“你現在在問問題,可珠子沒動靜。”

岳珊珊便看著大家道“喂,你們誰還有什么情緒,表露一下嗎?”

這個怎么表露?大家都懵逼。

岳珊珊循循善誘“大家都是一家人,有什么心里話都可以敞開說,不要那么內斂。”

王悅嘉受不了了“媽你別這么說行不行?內斂什么呀,你看這家里,哪個像內斂的人了?”

洛依依問夏小遲“什么叫內斂?”

夏小遲回答“就是悶騷。”

洛依依一指江英杰“那還用問,就是他。”

江英杰眼一瞪“我這就叫內秀。”

夏小遲認真道“不過我現在感受到了,那點情緒就是從你那兒出來的。”

大家一起看江英杰。

江英杰也急了“我有什么情緒?我能有什么情緒?我還能有什么?”

但他越這樣,大家反而越明白了。

王悅嘉一指江英杰“嫉妒!”

江英杰大急“什么嫉妒?我嫉妒他?你開什么玩笑。”

夏小遲認真點頭“是嫉妒,我感受到了,這珠子,吸收的是嫉妒之力。江英杰,你在嫉妒我啊。”

江英杰本來就高聳的頭發急得更直了“什么嫉妒?我這叫羨慕!羨慕懂嗎?這是羨慕之力。羨慕和嫉妒很近的,你不要搞錯了。”

“是羨慕還是嫉妒,驗證一下就行了。”岳珊珊拍桌而起,抓著夏小遲和洛依依就往屋外走。

大家都不知道她要干嘛,跟著岳珊珊一起出門。

岳珊珊直接拍打對面房門“楊嬸,楊嬸,跟你說個好消息!”

門開,露出一張中年婦女的臉“什么事啊,珊珊?”

岳珊珊眉飛色舞的說“我家依依今天經學校驗證了,四千年難得一見的武道天才,聽說校長要親自推薦她上省重點武大呢。”

楊嬸的臉立刻耷拉下來“哦,是嗎。那恭喜啊。”

客套了幾句,關上門,憤憤道“什么武道天才,被夸了幾句就上天了,還特別跑到我這兒顯擺來了。神氣什么呀……死猴崽子你看什么?還不好好讀書,給我爭點氣!”

這邊岳珊珊已帶著孩子們回屋。

岳珊珊看夏小遲“怎么樣?”

夏小遲肯定點頭“有反應,還不少。”

岳珊珊便肯定道“是嫉妒。”

大家一起鄙夷江英杰。

江英杰惱羞成怒“我那是羨慕走岔了道,羨慕嫉妒嘛,連一塊兒的。”

“還有恨呢。”洛依依低語。

“我恨個妹啊!”江英杰怒了。

夏小遲說“她的確是妹。”

洛依依眉開眼笑“正好我這邊憤怒之力也消耗得差不多了,來,你多恨恨。”

夏小遲手串里的藍色珠子還在增長能量,看來楊嬸的戰斗力也不低。

夏小遲也因此明白一個道理,負面情緒的持久力總是比正面情緒強很多。

前有廖老爺子一人加滿憤怒,現在看來,楊嬸的嫉妒之力也是后勁強力綿綿不絕。

不過剩下的幾顆珠子,暫時還沒動靜。

盡管如此,但有快樂,憤怒和嫉妒在前,情緒來來去去一共就這么幾種,大致到也能分析出一些。

比如憂傷,悲苦,愛憎,絕望,恐懼,喜歡,羨慕等等。

但總結來總結去,大家發現,負面情緒的品類似乎比正面更多一些,這大概就是為什么其他幾顆珠子暫時還沒動靜的原因。

何星就此得出結論“看來我們的生活還是單調了。”

江英杰則哼道“我看后面可能就會有這些情緒出現……別忘了夏小遲搞死了個仙人,遲 早帶麻煩過來。”

夏小遲怒了“不是我搞死的,我只是看著他死!這叫送葬。”

洛依依糾正“這叫撿尸。”

江英杰搖頭“撿酒吧街上的喝醉女人才叫撿尸。”

岳珊珊的臉色變了“你怎么懂這個?是不是撿過?”

江英杰嚇了一跳,自動回避老媽的質問,轉移話題對夏小遲道“反正和你跑不了關系。”

夏小遲抬起手腕“珠子能量又增加了。”

江英杰一滯。

岳珊珊咳了幾聲“老大,注意你的情緒。”

夏小遲很大度“沒事,讓他妒忌,正好珠子充滿一些。”

洛依依冷笑“充滿了又怎么樣?你又吃不下。”

夏小遲也憋住。

現在他開始希望這珠子充不滿了。

然而命運總是朝著相反的方向走。

岳珊珊一拍手掌“來,讓我們一起嫉妒吧!”

何星懵逼看老婆“你能嫉妒自己兒子?”

岳珊珊回答“我可以去嫉妒別人啊,反正珠子只要吸收情緒,又不需要針對誰。讓我想想嫉妒誰比較好。對了,吳月那個小賤人,仗著自己年輕整天賣騷。她有我漂亮嗎?就因為比我年輕幾歲……”

岳珊珊一發起牢騷就沒完,藍色小珠子的嫉妒能量突飛猛進。

王悅嘉也開始吐口水“公司新部門需要一個主管,本來定好是我了,新來的那個嚴小敏,非要硬插一杠子,說她業務能力強,誰知道她是不是和男人睡出來的……”

母女倆開始集體吐槽。

夏小遲驚訝的發現,在嫉妒這個問題上,女人果然比男人更擅長。

當然,江英杰例外。

江英杰覺得自己很委屈,想了想說“其實我剛才也是在妒忌別人……”

洛依依不屑“你閉嘴吧。”

江英杰大怒“有這么跟哥說話的嗎?”

夏小遲說“你現在打不過她。”

江英杰閉嘴“我不跟她一般計較。”

在幾個女人的聯合助力下,藍色小珠子還真得很快就滿了。

夏小遲道“行了,媽,你別叨咕了,滿了。”

“呼。”岳珊珊松口氣“罵得好過癮,好爽。對了,你那珠子里,有沒有舒爽這種情緒的?”

夏小遲搖頭“沒有。”

岳珊珊遺憾“太沒品味了。”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大道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