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從心-第九章 餐會 第九章 餐會
校長室。

宋可成摸著洛依依的手臂,一路向上,捏了幾下脖子,時不時的發出嘖嘖的贊嘆聲,表示一下自己的心情。

收回手,宋可成搖頭晃腦“天縱奇才啊,天縱奇才!真是萬年難得一見的好根骨,天生神力,武道天才!”

這就是你丫看了半天得出的評價?天生神力?武道奇才?

夏小遲現在算明白什么叫扯淡了。

眼前這位校醫顯然就是。

洛依依的回手掏驚動校內,闔校師生沒見過這么大力的女孩,江校長特別把校醫請來,一番摸骨,最終就得出了個天縱奇才的結論。

但是無論夏小遲還是洛依依,顯然都是不信的。

洛依依雖然不知道憤怒之珠的來歷,但既然夏小遲能看到自己身體里的珠子,那洛依依沒道理看不到,要說心里沒點逼數是不可能的。

只是小丫頭雖然只是十歲,心思卻著實鬼得很。

宋可成說她是天縱奇才,她便當自己是天縱奇才脖子揚得高高的,活像個白天鵝,眼神還時不時的瞥夏小遲。

夏小遲低頭只當什么也不知道。

江中彥老懷欣慰,摸著胡子說“哎呀,咱們東湖可算是有個天才少女了,好啊!好啊!夏小遲,你有個好妹妹,以后不可以欺負她。哦是了,你現在也欺負不了她了。”

扎心了!

夏小遲看看洛依依,擠出一抹干笑。

洛依依哼了一聲,看她的眼神,大概率是在考慮自己的力量該怎么用在夏小遲身上。

下午放學的時候,夏小遲剛看出教室門口,就看到洛依依已經在那兒等著了。

夏小遲驚訝“剛下課啊,你丫什么時候會瞬移的?”

洛依依回答“我跟老師說我要提前十分鐘下課。”

“你們老班同意了?”

“那當然,我是天才嘛。”洛依依回答。

你要不要這么不要臉啊?

夏小遲不知道該說什么,洛依依對他勾勾手指。夏小遲幾名同學還想靠過去,洛依依一揚拳頭,那幾個想起韓雄曹圍的下場,自動退避。

夏小遲唏噓“你現在威風啊。”

洛依依白他“說吧,那珠子怎么回事?”

果然她是看得見的。

夏小遲還想裝傻“什么珠子?”

洛依依已把夏小遲拎小雞仔般拎了起來。

夏小遲大叫“你給我松……啊!啊!啊!啊!”

洛依依手一揮,夏小遲已經飛了出去。

眼看著要撞在韓雄身上,夏小遲突然看到談小愛,猛一提氣,竟然自動轉向,撲,已一頭撞在了談小愛的懷里。

放學夏小遲和洛依依一起回去,何來因為年紀還小,直接校車接送。

路上夏小遲低眉順眼,老實多了,就是一只手不斷的伸縮,那是在回味先前的手感。

別說,談小愛的本錢還是蠻不錯的。

洛依依冷眼看他“還在回味呢?”

夏小遲“你懂個屁。”

洛依依憤怒“我早晚也會有。”

夏小遲便仰天打了個哈哈,表示我不屑和你這沒發育的計較。

“說吧,珠子到底怎么回事?”洛依依追問。

躲是躲不過去了,夏小遲只能將昨天的遭遇講了一下。

洛依依聽得驚訝“你怎么早不說?”

夏小遲理直氣壯“得了奇遇要保密,這種道理還用我教?”

洛依依鄙視的看他“連爹媽你都保密。”

“我這不是不想讓他們擔心嘛。”夏小遲終于說出心里話“這事保不住后面會有麻煩,我不想讓他們擔心。誒,你還小你不懂。”

“切!”洛依依不屑撇頭。

夏小遲叮囑道“這事你也別告訴爸媽。”

“行啊,借一百,不還的那種。”洛依依伸手。

“一百塊?你太狠了!”夏小遲驚得直哆嗦。

“你借不借?”

夏小遲一咬牙“借。”

洛依依得意把錢一收“沒想到你傍了錢晶晶做小白臉,私房錢還挺多啊。我隨口說說,你還真有一百。”

夏小遲大怒“誰是小白臉了,你全家小白臉!”

“我全家不就是你!?”洛依依脖子一揚。

夏小遲一想也對,后面的話再喊不出去。

說話間已經到家,何星岳珊珊也已經回來了。

進屋的時候,夏小遲提醒洛依依“記住,別說啊。”

“明白。”洛依依給他一個放心的眼神。

推門,進屋。

洛依依開口就喊“爸,媽,我回來了。跟你們說個事,夏小遲殺人搶劫了,還是個仙人,昨天的手串就是賊贓!”

夏小遲眼前一黑。

小姑奶奶你是真坑啊!

夏小遲憤怒已極“一百塊還我!”

飯桌上,一家人聚在一起,只有何來吃好飯去看電視了。

岳珊珊把玩著珠子,看著少掉的兩顆珠子,很是好奇“這好好的珠子,怎么就進了人的身體里呢?小遲依依你們沒事吧?胸口堵不堵?”

“堵什么呀。”何星在旁邊回答“沒聽說嗎,仙人的東西,有神奇療效。”

江英杰搖頭“這不是療效,是仙術。仙人的東西,很神奇的。”

夏小遲反對“我覺得這不是仙術。不是跟你們說了嘛,滅情魔尊自己都搞不懂這是什么。仙人自己都不懂的,怎么能叫仙術呢?”

“到也對。”二姐王悅嘉在旁邊托下巴“誒,你說,你那個什么快樂之力可以快速恢復?那出血能不能止啊?”

先前講的時候,洛依依已經表演過她的憤怒之力她把何星舉起來了。

不過夏小遲的快樂之力需要挨揍才能表現,自家人總不好表現得太激動,就暫時沒下手。

這刻姐姐問了,夏小遲就回答“我沒被打出血,我哪兒知道。”

“這個簡單。”岳珊珊進屋拿菜刀去了。

她等這刻怕是有一會兒了。

夏小遲驚的一哆嗦“媽,我是你兒子,你下得手嗎?”

岳珊珊回答“我下不了手。”

夏小遲松口氣。

岳珊珊把刀往丈夫手里一塞“你來。”

“……”

何星有些為難,看看老婆,再看看兒子。

決定還是犧牲夏小遲。

他賠笑道“就一個小口子,不疼的。”

夏小遲無奈翻白眼。

刷。

菜刀在手指劃過,一抹鮮血流出。

血液還沒流滿手指,傷口就已經愈合。

“真的有效誒!”大家一起歡喜,夏小遲發現,消耗的快樂之力還沒這刻收獲得多。

王悅嘉更是無限羨慕道“要是我有這個就好了,以后就再不用擔心每個月的那幾天了。”

何星語重心長“月經是女性生理的特殊現象,也是體內發生排卵和性激素周期變化的外在表現,這不是止血就能解決的問題。”

岳珊珊踢丈夫“有孩子在呢,至于解釋的這么清楚嗎?”

江英杰若有所思的不說話。

看他這樣,何星問“英杰你想什么呢?”

江英杰很是裝逼的清了清嗓子“我只是在想,既然傷口也能愈合,那斷肢能不能重生呢?”

“對啊!”大家如發現新大陸般看向夏小遲。

夏小遲大驚,撒腿就跑“我操!江英杰我和你沒完!”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大道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