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從心-第八章 阿鬼 第八章 阿鬼
審訊室。

“姓名。”

“阿鬼。”

“問你全名,本名,不是外號,別名。你姓阿名鬼啊?還阿鬼。”年輕氣盛的瘦猴拍著桌子喊。

“鐘……貴……”阿鬼從牙齒縫里擠出兩個字來。

“哈,還以為修仙者的名字都有多好聽呢。什么瑤池仙子,逍遙散人,原來也有叫鐘貴的啊。”

阿鬼看著他,一字一頓道“絕情門,滅情魔尊座下,滅情四煞第三煞,無歡煞,阿鬼!鐘貴乃我踏上仙途之前的凡名,已棄之不用。”

瘦猴被他的氣勢一震,嘟囔道“里嗦一堆。既然放棄了舊的身份,那就給你做個臨時身份吧。”

“不必!”阿鬼手一抬,一份玉函已出現在瘦猴桌上。

“這是吾之仙籍。”他說。

瘦猴卻沒關注仙籍的事,只是吃驚的看他“你不是被戴上絕仙鎖了嗎?為什么還能使用法術?”

阿鬼一撇嘴“小道而已。”

別看他被黃阿婆打的時候狼狽,裝起逼來卻渾然天成。

修仙者講究心境,天道等玄之又玄的東西,一說話經常就是各種拿腔捏調,所以裝逼是天生的,某種程度上可以說修仙界是全界逼王,只有想不想裝,沒有會不會裝的。

瘦猴終于被他這一手震住。

一名微微有些發福的中年男子進來“這是個三代,筑基期的高人,你用的是舊型號的絕仙鎖,困不住的。”

“張所!”瘦猴和梁振祥一起站起來敬禮。

“那新型號的絕仙鎖呢?”梁振祥問。

張康年嘆氣“這不是一直都經費不足,沒給添嘛。”

“那這個……”瘦猴指指阿鬼。知道了舊型絕仙鎖困不住阿鬼后,瘦猴語氣明顯柔和了許多。

“沒事,這是個識時務的,別逼他,不會惹事。”張康年拍拍他“稍微了解一下,就準備放人吧。”

“這就放人啊?”梁振祥吃驚。

“不然你還打算怎么著?人又沒殺人放火的,就是帶回來做個記錄。”張康年語重心長“和平年代,以和為貴,要注意和諧!!!”

兩個小時后,阿鬼出獄。

梁振祥帶著阿鬼走出來,口中絮絮叨叨說著

“這事就算完了。你要出去了,我就跟你說幾條。第一,出去以后呢,好好修仙,沒事就別下凡了。你非要下凡,我們也不能攔著你。就是記著,以后甭管遇到什么事,能別用暴力就別用暴力。凡界是個愛好和平的世界,有什么話好好說。仙與凡都能談呢,何況那倆環衛工人。第二,這事就這么結束了,我不給你留檔,你也別記恨誰,我要再遇見你,這事性質就不一樣了。第三,我知道你來這兒有目的,你有什么目的我不管,別禍害這里就行。來,這里簽名。”

阿鬼跟梁振祥過去,簽名,按手印。

做完這些,出了民防所大門,梁振祥道“那……”

他揮揮手,指向天空。

那意思你是不是可以回天上了。

阿鬼嘟囔“我走走,就四處走走。”

“那成。既然你堅持要走……”梁振祥松了松筋骨,伸出手來“握個手吧。”

雖然不輕易握手,阿鬼還是伸手和梁振祥的手握住。

“咔嚓。”

阿鬼低頭看去,自己手腕上已又多了一副絕仙鎖。

“這是什么意思?”阿鬼不解。

“別緊張。這老型號的絕仙鎖雖然困不住你,不過還是可以影響你的發揮的,應該可以封住你八成仙力。既然你不想離開粱溝鎮,就戴著它行動吧,這也算規矩,安全至上嘛。”

阿鬼掙了一下絕仙鎖“你總得讓我的手能自由行動吧?”

“當然。”梁振祥取出鑰匙,將絕仙鎖中間的鏈子拆了,這樣,絕仙鎖就成了兩個鐵手環戴在了阿鬼手上。凡界的東西不像仙界,沒那么多規矩,絕仙鎖拆分也能發揮作用。

阿鬼看看自己戴著的這玩意,嘆口氣“對了,我現在用飛劍傳書,引發法力波動,沒問題吧?”

“你要飛劍傳書?傳給誰?”

“我師兄。”

“行,我跟里面打個招呼。”梁振祥正想進去,突然想起什么,轉頭又出來,問“你和你師兄,有手機嗎?”

阿鬼哼道“吾輩修士,法天地,道自然,萬事求諸于心,不假外物。”

梁振祥哦了一聲“原來飛劍 不是外物,是內心。”

阿鬼的臉抽了抽。

梁振祥已掏出手機遞給他“需要借我的用嗎?”

阿鬼呆呆的看手機,半晌吐出一句“我們下山的時候,都沒用手機……不知道他有沒有,我也沒他號碼。”

“那就沒辦法了。”梁振祥收回手機“還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就說。”

阿鬼想起來了。

他問“你們這里,有能用靈石換錢的地方嗎?”

“你要用靈石換錢?”梁振祥吃驚的看阿鬼。

用寶貴靈石換凡間的印刷紙錢,這貨莫不是修仙修到智障了吧?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大道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