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從心-第七章 憤怒之主 第七章 憤怒之主
夏小遲迷茫的抬頭。

說話的是曹圍。

曹圍長得細眉細眼的,只是手腳特長。

這小子練的是家傳武學,不久前武道正式進入第一境,也算是正式的武道好手了,所以說起話來也格外張狂。

看到他這口氣,夏小遲知道,是早上上課前的事讓曹圍激動了。

大概是想借著踩自己來獲得談小愛的芳心。

年輕人追女孩沒什么經驗,不會表現,難得有個可以表現自己的機會,自然是猛力抓住,對于曹圍來說,夏小遲大概就是自己通往談小愛芳心的墊腳石了。

白癡!

夏小遲心里暗罵。

校園里最不缺的就是為女孩子打架的故事,雖然半點不稀奇,卻架不住日日都在上演,夏小遲覺得自己身上要是不發生一回,都對不起這人生。

只不過,這真心不是自己想要的啊。

他現在只想滅情環的事。

他看看曹圍“你很閑?”

曹圍做了個自認為很猙獰很可怕的笑“命貼拿來,老子放你一馬,不然我就把這一盆飯全灌你嘴里。”

夏小遲搖頭“你不用灌,我吃的下。”

曹圍被這回答弄的一愣,旁邊一群人已哈哈大笑起來。

夏小遲有些可惜,珠子進了身體就沒動靜,這快樂情緒就吸收不了了。

曹圍被他一句話堵的說不出來,惱羞成怒,正要出手,洛依依卻跑了過來“夏小遲!”

她和夏小遲一樣,都是這學院的學生,只是還在讀小學,校區不同。

夏小遲奇怪“你過來干嘛?”

洛依依回答“我聽說有人要揍你,所以過來看你。”

夏小遲大為感動“到底是一家人,知道關心哥哥。”

“等你挨揍的時候錄視頻,發朋友圈慶賀一下。”洛依依神轉折。

夏小遲怒了“你是不是我妹妹啊?這么惡毒?”

“你在我床頭上放仙人掌的時候怎么不把我當你妹妹的?”

“你用電擊器電我的時候有當我哥嗎?”

“你……”

“你……”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吵起來,互相揭彼此干的事,聽得同學們心驚,你們這不是兄妹是仇人啊。

曹圍聽得大樂“夏小遲,你人緣夠次的啊,連自己妹妹都討厭你。”

“關你屁事。”夏小遲沒好氣道,眼看洛依依還在旁邊,順手一推“一邊去。”

碰倒洛依依的那刻,夏小遲手上那顆代表著憤怒的珠子嗖的一下沒入洛依依體內,瞬間消失無蹤。

怎么會?

夏小遲目瞪口呆的看妹妹,就看到妹妹眼中已是一片茫然。

這什么情況?

為什么憤怒之珠會跑到她身體里去?

不過好像其他人并沒有看到這點。

看到洛依依怔住,韓雄跑過來“依依別怕,我保護你!”

已將洛依依護在身后。

韓雄這貨是個典型的逗逼,初入學時曾自稱是東湖霸主,被談小愛揍過后就改稱二當家的,后來又被二班的澤給教訓,就改成三當家的,接著是三班成家棟,四班夏侯立,五班侯文博,一班曹圍,二班凌素素,三班……幾圈輪下來,現在他是東湖學院高中部第二十三當家的。

這不代表他實力就一定是二十三名,但肯定被至少二十二個同學揍過,且未必是每人一次。

這貨不但是自大狂,還是個妹控。

他自己沒有妹妹,控的是別家的妹妹。

第一次見到洛依依的時候,他就發誓等洛依依長大了要娶她做自己的第十三房姨太太,前面十二個包括澤的妹妹,成家棟的妹妹,侯文博的妹妹等等。

對于談小愛,他也是喜歡的,但因為談小愛是獨生女,所以敬陪末座韓雄也不知道自己未來會有多少意淫中的姨太太,所以無法確定談小愛的房次排位。

現在面對自己未來的十三房姨太太,韓雄終于抓住了護花的機會。

曹圍卻已不耐煩的抓向夏小遲“今天我就替小愛和你妹妹教訓教訓你!”

夏小遲本能一躲,輕松避開。

曹圍沒想到夏小遲竟能避開,怒火上涌,一拳轟出,這次卻是用出了他練了多年的通臂拳,一只手臂陡然伸長一截,打向夏小遲的臉門。

夏小遲來不及躲,只能出拳。

砰!

兩人拳頭碰撞。

曹圍已經是武道入境,夏小遲尚未入境,這一下對撞,夏小遲只覺得自己腕骨都要斷了。

媽蛋,這奇遇不給力啊,難道不應該是珠子入體,神力加身,一拳轟飛丫的嗎?

夏小遲正在心中腹誹,卻感覺體內一股熱流涌入,那受傷的手腕已然沒事。

咦?

夏小遲大奇。

難道這快樂之力的作用是治療傷勢?夏小遲想起自己胸口的電擊傷。

那邊曹圍看看夏小遲,大笑“敢跟我對拳,手腕怕是骨折了吧?”

砰!

曹圍鼻梁已被夏小遲狠狠打了一拳。

收手,夏小遲回答“沒有。”

武道第一境是氣血境,使力氣增長,身體輕盈,反應靈敏,但是真受到攻擊,尤其是鼻梁這種地方,比普通人也好不了多少。

曹圍一時不查,被夏小遲打中鼻子,立時鼻血長流。

“我操!”他罵了一聲,撲過來就打。

夏小遲也撲過去,直接抱住曹圍,又是一頭撞在曹圍鼻梁上。

論拳腳夏小遲不是曹圍對手,但他現在有快樂之力,不怕和對手互換,豐富的打架經驗更是讓夏小遲哪兒都不管,專往曹圍鼻子上下手。

砰砰砰砰!

兩人已瞬間互換多拳,什么拳腳招法在這刻都沒有意義,唯有拳拳到肉的發狠。

“打!打!打!”大家在一起喊。

一群唯恐天下不亂的少年情緒激揚,無比亢奮,夏小遲發現,自己消耗的快樂之力竟然還沒有來得多,驗證了心中疑惑,越發興奮,拳頭也出得更狠了專打鼻梁。

直到談小愛沖過來,拉開兩人,跳著腳大喊“別打了,你們干什么呢?”

再看曹圍和夏小遲,夏小遲屁事沒有,曹圍卻已是滿臉的血。

鼻梁骨斷了。

這下同學們也懵逼了。

什么情況?

武道入境的曹圍竟然打不過夏小遲?

就連曹圍自己都不敢相信。

不對,不是這樣的,一定是他受了內傷,硬撐著不表現。

“還打嗎?不打我回去吃飯了。”夏小遲問。

這口氣不象受內傷的樣子啊?曹圍有些絕望。

“打!憑什么不打?”曹圍從牙齒縫里冒出這話。

“我不許你們打!”談小愛喊。

“走開,這事現在已經和你沒關系了,老子是在為武者尊嚴而戰!”曹圍叫道。

一個入境武者被沒入境的武者打的滿臉血,這事傳出去會被笑掉大牙,曹圍無論如何也不能咽下這口氣。

當然,他不會再給夏小遲摟抱自己的機會,曹圍已經意識到自己的錯誤,這小子皮粗肉厚抗揍,得和他拉開距離,用技巧。

就在這時,洛依依也終于醒來。

“發生了什么事?”洛依依迷茫問。

韓雄回答“你哥剛和曹圍打,你沒看見?不過曹圍好像沒打贏他。要不我幫你出手?”

這貨也是個沒腦子的,用揍大舅哥來討好心中女神的做法也只有他干的出來,但韓雄就是這么個人,能直腸子解決的問題他絕不會繞路思考。

洛依依被韓雄煩的不要不要的,看他還恬著臉往自己身邊湊,順手一推“滾開!”

嗖!

韓雄已飛了出去。

嘎?

這是什么情況?

不是曹圍和夏小遲打嗎?為什么韓雄飛了?

“咦?”洛依依也有些奇怪的看自己的手“我的力氣好像變大了?”

這時曹圍再次沖向夏小遲,正好經過洛依依身旁。

洛依依嘴上巴不得打死夏小遲,可是看到有別人要揍自己哥哥,立刻又不愿意了,怒道“不許欺負我哥!”

一拳轟出。

砰!

嗖!

所有人腦袋同時跟著劃出一個弧線,眼睜睜的看著曹圍也飛出去,正砸在剛爬起來的韓雄身上,兩個人抱成一團。

集體懵逼。

一個十歲小女孩連續打飛兩個高中生,其中還包括一個武道初境?

丫頭你逆天了啊!

“我掰!”夏小遲罵了一聲。

那一刻他突然明白過來。

憤怒之力!

這是憤怒之力的作用!

這比快樂之力爽一萬倍啊!

明明是自己得到的奇遇,妹妹得到的力量卻比自己的強。明明是有同學找自己麻煩,大發神威震懾全場的也應該是自己吧?為什么洛依依會冒出來搶風頭。

這什么垃圾劇本?編劇你腦殘了吧?

夏小遲怒了。

看看洛依依,他說“咱倆換吧?”

“你說什么呢?”洛依依一頭霧水。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大道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