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從心-第五章 謝謝你 第五章 謝謝你
黃阿婆面店。

馬臉兒阿鬼站在面店門口,咽了口唾沫。

賣面的阿婆是個好人,看阿鬼在門口站了好久沒有離去,笑咪咪的走過來“想吃?”

阿鬼點點頭。

“沒帶錢?”阿婆又問。

阿鬼繼續點頭。

其實也不是沒帶錢,就是修仙者是用靈石結賬的。他上次吃飯拿了一塊靈石出來,沒想到這窮鄉僻壤的破地方竟然不認識靈石,還喊了一群人來打自己。要不是自己顧忌“仙凡友好條約”,好吧,主要還是顧忌那些武修監察隊,阿鬼能一巴掌扇死他們。

但總之,靈石是沒法用了,阿鬼也只能如個孤魂野鬼般看著別人吃,自己餓肚子。

仙人不怕餓肚子,但能不餓總是不餓的好。

黃阿婆是個好人。

給阿鬼下了一碗陽春面“吃吧,也是個可憐人兒。”

更新快

阿鬼忙捧著碗狂吃起來,他都餓了一天了。

“慢慢吃,不著急。”黃阿婆笑瞇瞇安慰。

阿鬼囫圇吞棗的吃完,抹了下嘴“謝謝啊!”

黃阿婆充滿慈愛祥和的問“看你吃的真歡暢,還好吃吧?”

阿鬼想了想,回答“劣品粗糧,靈性全無,雜質太多,口味一般,僅可為糊口之物……哎呦!”

水勺狠狠砸在阿鬼的腦袋上。

下一刻,就看到老太太追殺著阿鬼沖出面店“我讓你劣品粗糧,我讓你靈性全無,我讓你雜質太多,我讓你口味一般,可為糊口?我糊你一臉大糞,你個沒良心不識好歹吃里扒外恩將仇報狼心狗肺的……”

抱頭鼠竄。

逃過了黃阿婆一劫,阿鬼有些迷茫的走在街上。

一邊走,一邊嘆氣,拿著一個木頭鳥,對著那鳥兒道“這粱溝鎮真的不是什么好地方,窮山惡水潑婦刁民,你說是不是?”

然后他手一動,木頭鳥兒就連連點頭。

“你也覺得我說的對的?我估摸著滅情環不會在這里,你說是不是?”

他繼續控制木頭鳥,木頭鳥再點頭。

這也算是自娛自樂了。

阿鬼繼續對木鳥說話“在這兒再混幾天,過幾天我們就回去。不過這錢的問題到是個問題,要不,我飛劍傳書找師兄要些錢吧?”

那木頭鳥兒的腦袋往旁邊偏了一下。

“搖頭?你搖頭什么意思?咱們現在很窮啊。”阿鬼苦口婆心道,突然臉色一變“我沒搖你啊……我靠,滅情環!”

阿鬼一下跳了起來,高舉木鳥,聲音都顫抖了“滅情環在這兒,你快出來啊!飛羽你動動,你到是動啊!”

木鳥向著另一個方向微微搖去。

“哈!在那兒!”阿鬼大喜,舉著鳥往前追。

不過大概是距離太遠的原因,也可能是磁場紊亂的緣故,又或者是滅情環自身被改造的原因,總之一圈跑來……

“誒?我怎么又回到這里了?”阿鬼瞪大眼睛看著對面的黃阿婆面店,有些絕望。

他看看手里的木鳥,木鳥小腦袋一忽兒向這兒,一忽兒向那,不斷變化方向。

“好吧,看來只能用那個了。”阿鬼無奈想。

十分鐘后。

阿鬼站在一個畫好的符陣里,在四面貼上定光符,站在陣中,高舉木鳥,念念有詞“乾坤定光,破迷尋蹤,起!”

隨著他這一聲起,那木頭鳥兒開始顫抖起來,小腦袋不斷亂竄,開始定位。

就在要穩定下來的時候。

嘩!

一大片水灑了過來,正落在阿鬼的法陣上。

噗嗤。

木鳥上已冒起一片青煙掉落。

“我的定星青鳥!”阿鬼驚怒大叫。

就看到一輛灑水車正從他身邊經過。

接著是兩名環衛工人從后面走過來,把阿鬼推開,然后將地上的東西一股腦兒的掃了過去。

“咔嚓。”大腳踩在木鳥上,將鳥兒踩碎。

阿鬼仿佛聽到自己心碎的聲音。

一名環衛工人還不滿道“喂,以后不要在這里亂寫亂畫,你以為你是修仙的呢?還畫符,美的你啊。”

“就是,看你那樣子也不像個修仙的。亂涂亂畫,影響市容啊。”

阿鬼看著地上被踩碎的木鳥,激動的全身顫抖。

他看著兩個環衛工,身上已開始冒出一股股的青色能量。

“喂你干什么?”兩名環衛工人終于察覺到有些不對。

“我宰了你們!!!”阿鬼已然出手,一把掐住兩名環衛工的脖子,將他們舉起來。

“救命啊!”兩人大喊。

校長室。

夏小遲低眉順眼的靠墻站,他對面是廖老爺子正指著夏小遲的鼻子罵“我就沒見過這么頑劣的學生……”

江中彥頭疼的撫著太陽穴,看著眼前的這兩人。

他知道,以老爺子的脾氣,一旦開口罵了,那沒有一兩個小時是停不下來的。

廖老爺子水平不低,要價不高,各個方面都很不錯,有知識有修養的人,罵人不帶臟字,唯有一點不好,就是脾氣太大。一口氣不出盡,是絕不會輕易放棄的。

所以一開腔就是長篇連載。

江中彥雖然很忙,卻不敢因此讓他到旁邊去罵,只能和夏小遲一起聽著,感覺到象是和他一起被罵。

廖老爺子罵到興起,更是從夏小遲的行為推廣到不忠不孝,引而申之,亡國滅種的地步。

“正所謂為人孝弟而好犯上者,鮮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亂者,未之有也。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為仁之本與……”

聽到這話,江中彥越發頭痛“老爺子,說這個就沒必要了吧?”

“有什么沒必要?正所謂知微見著,三歲看老。若我國未來人人若他,個個如此,長此以往,怕是要國將不國啊!”

廖老爺子抱膝長乎,嗟乎哀嘆。

江中彥擋不住老爺子憂國傷民之情,只能由得他去感世傷生。

再看夏小遲,低著頭也不言語,到像是被罵的不敢吱聲。

江中彥是了解孩子的,知道天下未有此等少年郎,便低了身子偷偷去看,就見他正臉朝著地,正擠眉弄眼的在笑呢。

果然!

你小子怕是一句話都沒聽進去,不知道在笑什么。

江中彥不敢提醒老爺子,不然老爺子還能再加兩個鐘。

所以就咳了兩聲,暗示夏小遲注意點兒。

夏小遲聞弦音而知雅意,收起笑容。

其實他笑是因為代表憤怒的紅色珠子快滿了。

老爺子戰斗力果然是杠杠的,快樂是夏小遲橫掃一個班級得來的,憤怒卻大部分被老爺子一個人就了。

所以說憤怒的力量是無窮的!

這刻看著最后一絲憤怒之力被老爺子灌輸填滿,夏小遲心情大好。

正好廖老爺子說到“茍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有斐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這是在跟夏小遲講做人的道理,本來也沒指望夏小遲有所回應。

沒想到夏小遲突然抬頭,對老爺子一躬身道“是,謝謝老爺子指點。”

廖老爺子后面的話一下卡在喉中,竟是說不下去。

什么情況?

你小子謝我?

老爺子不是笨人,他雖然言詞皆是說教,卻沒指望對方感激他,只是為了自己指點江山點評人生時的痛快。

正所謂好為人師,教育人其實是件很快樂的事,至于被教育的快不快樂,教育者一般就無所謂了。

沒想到夏小遲突然對他說謝謝,老爺子一下子反應不過來,當場懵住。

夏小遲卻是真心誠意說謝謝的。

只不過謝他不是為了老爺子教訓他,而是為他一個人就灌滿紅珠。

看老爺子做這么大貢獻份上,再加上他年紀大了,讓他發了這么多怒火,夏小遲覺得自己很對不起老爺子,于是就說了聲謝謝。

他說完之后到也沒怎么樣,就是低著頭繼續等老爺子教訓。

沒想到老爺子卻突然閉了嘴,止了聲。

他長嘆一聲“修身在正其心者,身有所忿,則不得其正;有所恐懼,則不得其正;有所好樂,則不得其正;有所憂患,則不得其正……吾身有所忿,不得其正,已失其德,是吾之過錯啊。”

說著搖了搖頭,竟然就這么出去了。

江中彥也沒想到夏小遲一個道歉,竟然讓老爺子反省自己,不再罵人了,為之愕然。

再看夏小遲,就見他擦了一把額頭的汗,自語道

“辣塊媽媽,謝你一聲你就不生氣了,這也太好哄了。幸虧我沒早點謝你,不然到哪兒湊最后這點怒氣去……”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大道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