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從心-第四章 滅情環 第四章 滅情環
從珠子的表現看,夏小遲覺得很可能和情緒有關。

黃色的珠子應該是吸收快樂情緒,而紅色的則吸收憤怒情緒。

之所以知道這點,是因為黃色的珠子到現在還在吸收能量同學們嘻嘻哈哈,交頭接耳,快樂情緒蔓延,只是比先前慢了許多,卻比紅色珠子多,大概是因為憤怒的只有談小愛一個,而快樂的則是一群人。

不過因為上課的緣故,教史學的廖老爺子是個嚴肅古板的老頭,所以大家的情緒很快就被壓抑住,以致于快樂的源頭也就此被掐掉,反倒是談小愛那邊,還在時不時的傳來憤怒,看的出來,她是真得很生氣。

果然憤怒總是比快樂持久啊。

夏小遲想。

就在這時,廖老爺子道“夏小遲。”

“嗯?”

“發什么呆呢,回答問題。”廖老爺子沒好氣的敲黑板道。

黑板上正寫著題目。

“大弘七十三年,武道強者凌霄漢潛入仙門,炸毀北天門,問,其潛入的仙門門派叫什么,該行為意義何在?”

夏小遲摸摸后腦勺,他的史學不怎么樣,昨天能和白恩飛說上那幾句,實在是因為這是凡人耳熟能詳的事,再要細節一些,他就不清楚。

像現在這個武道強者凌霄漢,他到是知道的,至于炸的是哪個仙門,他就不清楚了。至于意義,就更一頭霧水了。

老子做事從來不考慮意義。

欺負同學需要意義嗎?去草叢抓奸需要意義嗎?去廁所炸炮需要意義嗎?考試不及格需要意義嗎?

需要意義的人生是沒有意義的!

這刻聽老爺子問,夏小遲一臉懵逼,回頭看錢晶晶。

錢晶晶在下面小聲說“是太一教啊,這是凡人對仙門領地的第一次主動反擊,意義重大。”

她聲音小,夏小遲聽不清,錢晶晶無奈,只能稍微大點聲。

這次夏小遲終于聽到些什么。

不過就在那時,腦海中一個想法突然冒出來。

為什么不試試?

他猛吸口氣,然后走上臺前,信心抖擻的拿粉筆在上面刷刷刷寫下自己的答案。

看到答案,所有人都傻了,老爺子更是心臟病差點沒氣出來。

原來夏小遲寫著“小三門。第一次成功拆除仙門違章建筑,代表著我國拆遷辦的巨大成功和對外影響力的擴張。”

老爺子的心跳在那刻停止了片刻,隨后就聽課堂上爆發出一片如雷笑聲。

所有人都樂壞了,幾個壞小子更是拍著桌子喊“夏小遲,牛逼!夏小遲,牛逼!”

“出去!給我滾出去!”廖老爺子指著夏小遲的鼻子喊“我不想看到你!”

走出教室的一刻,夏小遲能夠感受到,珠子上的熱度明顯大幅度增強。

成了!

夏小遲知道,自己的試驗是對的。

來自所有同學的快樂情緒源源不斷的注入黃色珠子中,瞬間讓珠子變得潤澤透亮。

下一刻就見那黃色珠子刷的一下,沒入他身體消失不見。

沒了?

那一刻時間仿佛定格一般,夏小遲整個人都滯住。

撲通!

撲通!

撲通!

那是他的心臟跳動聲。

好清晰的心臟跳動的聲音。

為什么我能聽得這么清楚?

還有著風吹過的聲音,樹葉晃動的聲音,學院人們在路上行走的聲音。

“你說好了今晚要陪我的……”

“不好了,我們的事讓我老公知道了……”

“大家小心點兒,我昨晚看見一道光落在孤鴻山那里,可能有修仙者來鎮上了……”

四面八方各類語聲,就這么涌入夏小遲的耳朵里。

夏小遲這才清醒過來。

他愕然發現,自己竟然已經站在了學校門口的大街上。

我什么時候走到這兒的?

夏小遲一片茫然。

自己印象中的記憶,明明是在教室門口,被那珠子打進胸膛……

珠子?

胸口?

夏小遲急忙看手腕上的手串。

手串沒斷,只是少了那顆黃色的珠子。

夏小遲再扒開衣服看自己胸口,胸前好好的,沒有任何傷口。

所以,那珠子就這么沒了?

“咦,那個男孩好有意思,竟然在街上扒衣服。”

“是變態吧?”

遠處兩個小姑娘結伴著走過去,看到夏小遲指指點點。

她們距離自己至少有十米,又是交頭接耳,自己怎么卻能聽得清楚?

夏小遲發現,自己不但聽力提升了,就連視力也明顯增長。

現在他能看到遠處廣告牌上的美女臉上有個黑點,能看到從對面街口走來男子牙齒縫間的菜葉,甚至還能看到拐角那邊的小店里,幾個小混蛋正在偷店老板的硬幣。

呃,那不是拐角嗎?我的視線能拐彎?

夏小遲驚喜的發現。

果然是仙家好東西啊!

突然間腦海一痛,夏小遲抱著頭蹲了下去。

一股強大的信息流摻雜著無數畫面涌入他的腦海。

通過這股信息流,夏小遲終于明白,原來這手串是十三仙門中絕情門滅情魔尊的寶物,叫滅情環,是一件輔助修煉的寶物,以之為基,修煉者滅情絕欲,無任何情感上的掛礙。這也是絕情門的特點,這個門派以情入道,不是絕情絕性,就是至情至性,修煉的一個個性格都古怪得很,不可以常人道。

這滅情魔尊修的就是滅情之功,滅情絕性,堪稱是第一無情之人。

彼時滅情魔尊的滅情功已然大成,這滅情環沒了作用。別人家寶貝沒了作用,就送給門人弟子。滅情魔尊卻不這么想,他對門人弟子毫無感情可言,只覺得自己的東西為何要白白贈送。

正好前不久得了塊天外奇石,邪異無比。滅情魔尊就想用此石與自己的滅情環重煉,看看能煉出什么寶物來。

沒想到滅情環重煉之后,竟然什么效果都沒了。任滅情魔尊反復嘗試,這滅情環都如徹底報廢了一般。

最終滅情魔尊無奈,只能將這被自己煉廢了的滅情環丟到一旁棄之不顧,不曾想卻被上門拜訪的白恩飛給撿跑了。

白恩飛沒撿的時候,它就是個廢物,垃圾。他把東西一撿走,滅情魔尊立刻覺得這東西是個寶貝,沒準對方就是發現它的效果所以偷走,于是命令弟子把寶物追回來。弟子們便奉了師命追下來……

“原來是這樣?”夏小遲扶著頭站起。

怪不得這手串在滅情魔尊那里沒有用了。

這手串現在是吸收人之情感的,你滅情魔尊都滅情絕性了,還怎么觸發?

不光是這樣,這滅情環原本七個是一體的,但現在重煉之后,這七個珠子各有變化,雖是一套,卻再非一體,相互之間各有獨立性,擱在一起因此也相互影響。還得感謝老媽,用七顆不同的珠子把它們分開,才讓它真正可以吸收情緒發揮作用。

至于這記憶,其實不是手串給他的,而是系著珠子的絲絳。

滅情環的絲絳亦非凡物,原本是滅情魔尊年輕時偷了瑤池仙子的一縷長發,然后煉制三千煩惱絲制成的一根相思繩,系情掛念,密施相思咒,不料被瑤池仙子察覺,施以反擊,多情偏被無情摧,熱血總遭雨打風吹去,多情郎君也就成滅情魔尊。至于這相思繩,也就成了絕情索,統領七珠。

遭滅情魔尊改煉后,竟然成了引念絲,這刻隨著第一顆珠子覺醒,它也覺醒了前塵記憶,便一股腦兒的兜了出來,險些沒把夏小遲沖成白癡……

不過現在珠子覺醒是覺醒了,有什么用還不知道啊。

正在奇怪,夏小遲突然發現不對,再看自己胸口。

那里本來有昨天洛依依電擊器造成的傷,現在卻已經全無蹤影。

傷竟然好了?

是這珠子的作用,還是自己體魄強大后自動痊愈的?

夏小遲一時找不到答案,不過算了,自己本來教室罰站的,現在跑出來,廖老爺子估計又要生氣了。

回學校。

剛到班級門口,就聽到老爺子的憤怒長呼“你們這屆學生,是我帶過的最差一屆!”

夏小遲罰個站都能失蹤,老爺子是真急了。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大道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