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贅婿-第1577章 魔障 第1577章 魔障
()其實楊牧是故意將芷月送回去的,他雖然躲著楚紅,卻知道楚紅的痛苦。

這可憐的女人是應該痛苦,她的感情之路太坎坷了,想想多多少少是因為自己。

上次在海面上談話,楚紅提起溫思佳失蹤,還拿情敵來和楊牧比較,這讓楊牧很生氣。

所以才決定對楚紅放手。

可看到楚紅如今幽怨都快發了瘋,他又于心不忍,這才安排了這一次二人出行。

也沒想怎樣,沒想過兩人的可能,只是要安慰楚紅的心,讓她不要再用暴怒的情緒去折磨她自己,她的憤怒是因為內心的傷,楊牧希望自己能夠治愈她。

為此楊牧連紅依都沒讓露面,就讓她在空間戒指里沉睡,此后的一段時光屬于他和楚紅。

然而這段旅程的開端并不愉快。

天氣很好,景色是不錯,可楚紅看上去依然憔悴,重重的黑眼圈,時刻皺著的眉,眼中總是有血絲。

她與多年前相比其實豐滿了一些,黃色原石在她體內起效,讓她看上去一點也不老,但憔悴與情緒的不穩定卻讓她似乎是老了一些,已沒了小姑娘的朝氣。

楊牧不知如何開場,楚紅明顯不打算理他。

兩人一前一后的走著,楊牧在前,楚紅在后,相隔十幾米遠。

楊牧如果停下等她,她就不走了,也不去看楊牧,目光左顧右盼的,就是不會落在楊牧身上。

楊牧無奈,只能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一輛悍馬,你不想和老子一起散步,那就一起坐車兜風吧。

在車上楚紅又坐到后面的位置,還是想要與楊牧保持距離。

其實楊牧能夠想明白,越是如此表現,那就說明她越在意,這也算是一種好現象吧?

楊牧干脆讓車自動駕駛。

這可不是車的功能,只是楊牧無所不能。

車子慢慢開,楊牧離開了駕駛的位置,到后面去坐。

他可是不要臉的楊牧,還真能被楚紅給嚇唬住?

“啊!你怎么不開車?你干嘛啊?”

楚紅大驚小怪,對著楊牧吼叫出聲。

楊牧皺眉看著她,嘆口氣。

“看看你的樣子,嘶吼的時候表情猙獰,哪里還是我認識的楚家嬌小姐,完就一潑婦。”

楚紅被楊牧如此評價臉色立刻蒼白,雙眉皺的更緊看上去表情更不好。

“楊牧!不用你管我!”

人和人之間的相處一向是奇妙的過程。

思維進入死胡同那就很難走出來。

現在楚紅就是進入了這樣的地方。

楊牧知道自己無論說什么做什么都很難改變楚紅,除非是她自己想明白,然后從那胡同里走出來。

如今楊牧能做的事情只是微笑面對。

只有他笑,才能給楚紅一個相對安逸的環境,讓她有安感,然后冷靜下來。

說實話,楊牧覺得楚紅這種狀態可以算是有些魔障,說的文學一點就是精神病前兆,如果不為她打開心結,她弄不好真的就成一瘋子了,無論以后會如何,楊牧也絕不能看著楚紅發瘋,可這是靈魂上的事情,即使楊牧無所不能,可以讓人的身體

從老年轉化為年輕,卻也不能去控制人的靈魂發生變化。

“嘿,好好,我不管你,咱們就是說說話,楚紅,你還記得那時候經常去溫家嗎?你和思佳是閨蜜,為什么思佳不在的時候你還去家里啊?”

“那時候我想見的是你,我承認,可過了太多年,楊牧,別這么幼稚,以為還能因為這些回憶而跟我有什么曖昧嗎?做夢去吧!”

楚紅依然尖酸刻薄,不過這次沒喊叫,說話的方式更能讓楊牧接受。

楊牧覺得楚紅應該喜歡這話題,于是開始不斷的說他們的過去。

楊牧的記憶多好,能夠把所有的細節都說出來,就好像放電影一樣。

“那天你本來和她們打麻將,后來又來了個老女人,你就把位置讓給她,我丈母娘就和她的姐妹們一起玩,你無事可做開始四處亂走,呵呵,怎么就走到了我屋子前?讓我一出門就撞到了你,當時我沒給你好臉色,你也隨即就跟我吵起來,現在想想,當時你是在我門口偷聽吧?小婆娘,老子要是門上有個洞,我估計你都能把眼珠子扣下來放在那里,對不?”

楊牧以為楚紅還會反駁,看向她卻挺安靜的,用嘴巴咬住了嘴唇。

說以前的事情果然有用。

楊牧找到了方向就不停的說,這一路開過去從白天到了晚上。

楊牧他們的作息還是跟本世界格格不入。

天黑了就想睡覺,天亮了就睡不著,這是從小到大形成的生物鐘作用,想要改也改變不了。

這邊的路也不好走了,原本這里也是沒有寬敞高速公路的,楊牧一邊走一邊用意念造路,弄得意識很疲憊,前方又出現一座大山,楊牧沒那精神意志再去山上開個隧道,于是停下拿出了房子,三層小樓,木質的,里面家具齊,很是溫馨。

“楚紅,不走了,今晚我睡你可好?”

“什么?”

楚紅被楊牧帶著回憶了一路過去,情緒其實有點穩定了,楊牧一句話又把她嚇到。

“哈哈,我是說今晚我們就在這里睡覺可好,不好意思,說走嘴了。”

“色鬼!”

楚紅氣憤說話,不過這時看著已沒那么面目可憎。

人都是如此,憤怒是會讓五官面目變丑的,嬌嗔則不會,只是更顯嬌媚。

楊牧看得心里美滋滋。

確定楚紅是很愛自己的,只有自己才是他的良藥。

有了這種想法,楊牧也就重拾信念。

他承認自己是個渣男,最少對于和他交好的女人算是。

可他也是這些女人幸福的源泉。

有了自信的楊牧自然就很得瑟,拉著楚紅進入屋子里,拿出了自己的各種存貨,與楚紅玩起了燭光晚餐。

楚紅不是小姑娘,經歷的苦難也太多,并不是一頓燭光晚餐就能解決的。

楊牧對她也不著急,都已經在自己身邊了還有什么可著急的呢?

吃過晚飯后楚紅就挑了一個房間睡覺,楊牧當然是如同狗皮膏藥黏上去,女人就是這樣,無論她怎么生氣,那也架不住粘人的郎君,正所謂烈女怕纏郎,這不是沒有道理的。

開始的時候楚紅

無論如何也不讓楊牧進房間,直到楊牧提起。

“你難道不想知道古晶帝國的秦家與我到底是什么關系?”

楚紅終于有了好奇之心,她還真不知道這件事。

因為好奇而想要知道,最終楚紅妥協了,放楊牧進來。

楊牧也沒什么出奇的辦法,進去就拉著楚紅到床上去。

中二的時候我們都覺得男人和女人在一張床上是神奇的事情,女人應該保守的,怎么能隨便讓男人跟自己同床呢?

可成熟之后只要有點花花心思的男人都經歷過,一個女人同意跟你在一張床上,可能是任何隨隨便便的理由。

比如人家都喝多了,比如她忘帶家門鑰匙了,比如她今晚室友的男朋友來了,比如她想到你家和你說說話,比如她還沒有租到房子今晚沒地方住,比如她租了你家的房子,不如在你家聚餐后想要躺在你的床上試試舒不舒服,比如你給了她一個棒棒糖,比如你說和她處對象,比如她是你的房東,比如你是隔壁老王。

你以為是禁區的地方,不過是女人們的獵場罷了,關鍵在于她是否愿意讓你把她當做獵物,而這其實并不是最關鍵的,真正的原因是,看你是否足夠主動,有勇氣闖入她的領地。

楊牧不但是個有勇氣的人,而且還有足夠的經驗。

任憑楚紅如何抗拒,楊牧就是用腿夾著她的腿不放。

楚紅想要逃也逃不了,掙扎累了只能放棄。

楊牧也不做多余過分的事情。

這樣做楚紅一定是能接受的,再多一點就不一定了。

“好了好了,聽不聽秦家的事情了?看看你,都折騰出汗了。”

“是我想折騰的嗎?你放開我!”

“不放,除非你答應乖乖讓我在你床上躺著,你也不許跑。”

“你好,那你放開我!”

楊牧微笑,然后放開,看楚紅生氣的模樣也不當回事,舒服的躺著,開始講起了爺爺秦朗的故事。

楚紅果然被這個故事吸引,開始坐著,后來就躺在了床邊,距離楊牧遠遠的,一臉不可置信的模樣道

“真不敢相信,你爺爺竟然是外星人。”

“有什么不敢相信的?如今諸天世界的通了,一切的奇跡都可以理解,讓我介意的是,爺爺曾經穿越的可是地球的遠古,也就是說以前這個世界和地球的時間軸并不同步,根據重重跡象算下來,我爺爺在這個世界丟失了可能還不到二十年,這意味著我爺爺的爸爸媽媽也就是我的太爺爺年齡還沒你我大,你說有趣不?”

“恩,他們可能也就四十幾歲?”

“唉,是啊,糾結,我太奶奶沒我大,還是少婦呢,呵呵。”

“哼,澀狼。”

“我靠,你說啥呢?我就是隨便說說,總不會對我太奶奶打主意的。”

“我又沒說什么。”

楚紅有點不好意思,覺得自己這個詞用在此處可能確實不合適。

“不過不知道家里有沒有五代之外的美女親屬啊,如果有,那對于我來說可就是遠親了。”

“你哼!大澀狼!”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日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