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贅婿-第1576章 游擊戰 第1576章 游擊戰
()楊牧在另一個房間單獨接待了這位盟主。

走進來的人頭發花白,看上去五十幾歲的樣子,很強壯。

進門后與楊牧對視,愣了下,直接跪倒在地。

“白盟曲風,參拜暴君!”

“我還以為白盟的盟主姓白,起來吧,你也是做了多年上位者之人,見到我能如此謙卑,看來是有大的目的。”

曲風猶豫下站起,抱拳道

“暴君大人看著年輕,但從說話的語氣和氣勢來看,應該也是有閱歷之人。”

“還行,請坐,說出你的目的。”

“好,暴君大人如此干脆,我欽佩!曲風只不過是一亡國的貴族,多年來與其他亡國的苦難人聯合在一起,想要推翻黑魔帝國的統治,復我故國的榮光,只是黑魔帝國太強大,魔王的能力深不可測,我們一直無法實現目標與愿望。”

“說下去吧。”

“暴君大人闖入魔都大殺四方的事情如今已舉國皆知,我不知道暴君大人為什么這么厲害,也不知暴君帝國到底是如何崛起的,你們就好像是來自外世界的戰士,忽然就出現了。”

楊牧偷笑,暗道這小子看來是在之前做了很多工作,雖然他不能確定,但還是猜出了一點自己和暴君帝國的來歷。

楊牧自然不會承認,也沒有接話,等他說出重點。

曲風看著楊牧淡然自若的模樣,不廢話了,道

“當然了,這些事情我都不太在意,我在意的是終于出現了一位可以和魔王匹敵的王者,甚至您的實力可能還超過了魔王,這對我們來說就是太大的驚喜,何況您還有暴君帝國如此強橫的力量,曲風不才,愿帶白盟投奔暴君大人,從此唯命是從,馬首是瞻,目的只有一個,殺了那魔王,為我等報家國之仇,滅族之恨!”

“哦,想要借助我的力量報仇?這也不是不行,畢竟敵人的敵人那就是朋友,不過曲風,白盟擁有怎樣的勢力呢?我可知道,你們在黑魔帝國里多年,卻一直沒有什么建樹的。”

“那是因為我們沒高手啊!回稟暴君大人,白盟目前最少有差不多一億成員,分布在黑魔帝國的各個大城小城,其中不少人都混入黑魔帝國做高官,我們只是缺少自己的戰斗能力,因此才無法抗衡,如果暴君大人肯接受我們,那就等于是擁有了分布在黑魔國的情報網絡,并且有我們在,你無論想要干些甚么都是方便的。”

楊牧自然早就想到了這些好處,如今被曲風說出,他也不端架子了,讓他上前來,詳細說明白盟的事情。

這一說就足足說了三個小時。

楊牧收獲不小,已經有了作戰策略。

黑魔帝國的人還是多的,但如此的龐然大物其實內部很腐朽。

如果沒有外力能夠推動它,那么它看上去就是如同山一樣的偉岸。

可如果有外力能夠把它推到,那么倒地后它會快速的成為一盤散沙。

那如今,與他們正面對敵是沒有好果子吃的,就算自己一面武器先進,可敵人數目太多,而且單兵實力也不弱。

所以直接干自己一定占不到便宜,最好的作戰方式應該是打游擊。

利用白盟做內應,由三個時空向導開啟星球內的空間通道,化整為零調撥兵馬在黑魔帝國國開花,連

接黑魔帝國周邊還沒有被滅掉的國家,形成內外夾擊的勢頭,一點點的把這個龐然大物蠶食掉。

楊牧是這樣想的,曲風也同意這樣的做法。

楊牧重新召開會議,給大家介紹了曲風,然后與諸多將領說明了自己的戰略規劃,讓大家討論出一個細節來。

花鴛女王,霸玲瓏對此都很上心,而在參會的這些將領里,也有不少諸葛亮一樣的人才,制定出詳細的作戰計劃。

楊牧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也不想和這些聰明的謀士有太深的接觸。

他其實對這個帝國的王者一點也沒興趣,就等著把麗爾救出來,然后打敗黑魔帝國,之后就退回南方大島,家人去過隱居生活。

計劃完成后大部隊就開始調集,平民部后退,更多的戰士從后方調集過來。

九日后敵人十二路大軍集結完畢,號稱三千萬的大軍從十二個方向平推過來。

楊牧之前讓人做出防守的態勢,可當敵人大軍到達了二十四城區域時,這邊已人去樓空。

緊接著各種不好的消息就傳入了魔王的耳中,國各地都大亂,無數的糧倉被搶,很多大面積農田地被毀,幾個月后現有的糧食注定無法養活國人民,與此相比對魔王打擊更大的是,各地都出現了暴動叛逆的事件,一些城在暴君的支持下竟然敢宣布獨立了。

只是一個月時間,魔王的大軍一次正式的仗沒打過,統計后卻發現自己已經失去了差不多五分制一的領土,宣布脫離魔王統治的城市估計有幾十個之多。

魔王親自帶軍也去掃蕩了幾個城池,結局是他去到哪里哪里沒人,而沒一兩天一千公里外的地方就會傳來消息,又有一城被敵人攻陷了。

魔王終于意識到這一仗他沒法打,轉來轉去他最終只會成為流亡的大軍,失去城池等于失去供給,如果最終他只剩下手中的軍隊,那什么事也都干不了。

魔王異常憤怒,但沒辦法,他只能冷靜下來宣布收縮兵力,切斷了比較混亂的中南,南方地區,在西北方向尋找幾座城建立要塞,將已經叛變的那些城都分割在外面,然后內部威懾臨近的城,派兵鎮壓城內混亂。東方與古晶帝國的戰斗暫停,大軍是沒有撤退的,因為黑魔帝國的東部諸城還很穩定,也是黑魔帝國根基之地。

雖然沒有和古晶帝國繼續打下去,但東部聚集的魔王軍隊更多了,這讓古晶帝國的人坐立不安。

他們開始打探到底魔王想要干什么,黑魔帝國經歷了怎樣的事情,這才知道在南部撅起了一位厲害的暴君,竟在幾個月之內就把魔王打的手忙腳亂,一時間大喜,舉國同慶。

楊牧自己本人也覺得是值得慶祝一下。

太順利了,因白盟的幫忙,他簡直如魚得水,在黑魔帝國內部搞事情不要太歡樂。

如今楊牧的行宮就在黑魔帝國原屬的落安城,這地方距離古晶帝國已經不足四百米公里。

楊牧捋順了所有的事情,這一次就打算去古晶帝國找秦家了,也要去找麗爾,想想還是很激動的。

最近一段時間,他和芷月的小日子過的不錯。

正所謂有了新人忘了舊人,而芷月和楊牧也是新婚燕爾,所以如今芷月算是楊牧身邊最受寵的一個。

紅依又不需要情感交流的,她只要粘

著楊牧就好。

霸玲瓏,花鴛,香妃那真的就是紅顏知己,只不過他們偶爾會在一起燒燒飯,切磋切磋,卻完與感情沒關系,她們也根本不和楊牧住在一起。

胡蝶古麗楊丹辰都在南方大島,楊牧出來后和她們許久沒見面了。

至于那個曾經的未婚妻玲月公主,早就被楊牧拋在腦后,她們一家如今的暴君帝國那就是一個少數民族,根本無法再興起風浪。

圖迪當初是想要借助楊牧來下一盤大棋,估計也是沒想到事情竟會發展到這樣的地步,他自己從下棋的變成觀棋者,還是那種觀棋不語的小絕色。

所以說楊牧如今身邊能夠吃吃飛醋的也就是楚紅一人。

可楚紅又沒有吃醋的理由,是她拒絕了楊牧,是她覺得和楊牧之間沒有那么多曖昧,是她覺得楊牧很渣男,她才不會選擇這樣的男人。

所以說楚紅也不是吃醋,她只是幽怨,幽怨的易怒,經常發脾氣,對誰都沒個好臉色,弄得楊牧都要盡量避開她,免得受了無妄之災。

幸好如今和芷月打的過熱。

芷月已經給楊牧講述了所有她的事情。

楊牧一開始對著女人也沒啥,聽了她的故事才覺得實在是太可憐,被那魔王折磨的夠嗆,那如今既然成了自己的女人,自己當然要疼愛。

這一疼不要緊,芷月如今的生活和過去相比簡直就是天壤之別,經常是高興的以淚洗面,讓楊牧無語。

孤獨太久了,好不容易有個男人,那真是一刻也不愿意分開。

楊牧做大事的時候她沒辦法,只要楊牧一回來,她立刻就會黏上來。

楊牧為了不讓紅依做電燈泡,回家的時候只能讓她變成叱咤天鬼在自己空間戒指里待著,畢竟打仗的時候紅依可是都不離左右,與自己一起行動的。

今天回歸,又是和芷月一番膩歪,吃了飯就上床去研究重要課題,這一下忙活了一個小時,芷月才滿足的躺在楊牧懷里,再次老生常談。

“老公,真好,你真好,我都不知道自己還能活成這樣,你可真好!”

“行了寶貝別夸我,耳朵都快被你磨處繭子了我馬上就要進古晶帝國找我的家人,準確來說是我爺爺的家人,不知道他們是怎樣的,這一卻可能要有些日子,如今黑魔有些瘋狂,你在前線我始終還是有點不放心,到大后方去吧?”

“不不不!我不想!”

“你也跟我許久了,我家中還有不少人,你應該去認識下,我女兒楊麗思你是不是也應該去見見?等回頭我去找到麗爾就把麗思接來,到時候你在再和跟她一起來成不?”

芷月也知道了楊牧的大多數故事,在一起這么久了,楊牧當然會說。

聽楊牧提起麗思,芷月覺得自己或許應該去那邊看看,無論怎樣她現在是楊牧的女人了,怎能不去見楊牧的家人呢?

“可我會想你的,怎么辦?”

“嘿嘿,小婆娘,回頭我把香妃叫來,沒事讓她開個空間通道我回大島看你們就得了唄?”

芷月一聽終于高興,又纏綿一番,第二天一大早香妃來了,親自將芷月送回大島。

楊牧卻沒返回,直接把與黑魔作戰的事情安排給其他人,自己帶著楚紅前往了古晶。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日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