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贅婿-第1573章 叱咤天鬼再出場 第1573章 叱咤天鬼再出場
芷月當然是想不明白。

最終她放棄,開始考慮眼前的事情。

想了會后嘆氣道

“你走吧,我不怪你,這里很危險。”

所以說人長得帥就是有好處。

如果楊牧是一個看上去長得很惡心的男人,芷月可能早就火了。

如今她卻沒有。

這就是命運,芷月有些為魔王可惜。

囚了自己三百多年,終究她的第一人不是他。

原本已放棄一切,可芷月忽然間有了一種報復的快感。

她愛魔王嗎?

愛,三百多年間唯一的男人,有太多感情牽絆了。

不愛,因為其實在內心的角落里,就算她已經提不起恨,卻也沒忘記當年的魔王,在她的面前殺光了所有的家人,連那小嬰兒都沒放過。

“我當然知道這是危險的地方,你叫什么?”

“你這人怎么不知好歹?讓你快走你就走。”

“我總不能連睡了什么人都不知道吧?那是不是太丟人?”

“你好,我告訴你,我是云夢芷月!”

芷月惡狠狠的說,然后就在心里冷笑。

這個長相很好的小子,不知道是宮中新來的護衛還是什么,竟然開啟了魔法隱身能力進入自己房子中。

現在把名字告訴他,他要被嚇死了吧?

云夢芷月,魔王的新娘,全魔都的人都知道她是碰不得的。

男人靠近多說一句話都會被小氣的魔王弄死,何況是爬上了床?

芷月躺在那里,看著天棚,懶得再去看他。

因為已經能夠想到他的嘴臉,臉色蒼白,然后如同碰了鬼怪一樣的驚嚇,會不會瞪大眼睛最終連滾帶爬的下床,提上褲子倉皇跑掉呢?

恩,應該會這樣,這是合理的。

怎么沒動靜?

芷月終于反應過來,已經過去有一會了,不會嚇暈了吧?

側頭看去,就見他也側身躺著了,還是面帶微笑,目光對視后沒發現他眼中有任何的波瀾。

“云夢芷月?這名字很好聽。”

“咦?你不知道我是誰?”

“正想請問。”

“怎么會?你不是魔都城的人?”

“確實不是,看來你挺出名,魔都城的人都知道你嗎?”

芷月有些驚奇,沒想道楊牧竟不是城內的,好吧,怪不得。

“那你聽好,我再告訴你,云夢芷月就是魔王即將過門的王后!”

楊牧臉上的笑容僵住,長大了嘴巴,太吃驚了。

我擦,竟然一不小心睡了魔王的未婚妻?外面傳說魔王是很愛很愛這個女人的,真是無語了,哈哈,本來就是敵對的關系,這下子給魔王帶了綠帽子,看來是死仇了。

不過也剛好。

魔王把自己孩兒她媽麗爾欺負的被困小魔法防御圈里,如今自己綠了魔王,也就是拿點利息,不算什么吧?

“哼,嚇到了吧?告訴你,你睡了我,等于是得罪了這天下間最不能得罪的男人,你會死的,如果跑的快點,去那深山老林,隱姓埋名或許還能多活一段時間,你能夠使用隱身魔法是很厲害,可這是魔王之都,這里的魔法師數目何止千萬,其中的高手可能都有過百萬,所以你若不怕,那就死吧。”

芷月冷漠說話,她其實不太懂與其他男人如何接觸,畢竟她的一生里就只有一個男人。

“呵,看你說的,這么嚇人,我要走了你怎么辦?”

“我?我是魔王的女人,當然還是跟著他,就算因為我已不是處子,他也不會把我怎么樣,他一般情況下不會對自己的女人動手,最多繼續把我關著,如同之前的三百年一樣。”

“什么?你是說他把你關了三百年,卻沒有碰過你?而如今他要讓你做他的王后了?”

“是。”

“乖乖,看來我是把他得罪慘了,哈哈,他守了三百多年的寶貝卻被我給偷了,哈哈,爽!”

楊牧覺得很刺激,碰到了他的爽點。

芷月皺眉看著楊牧,暗道這人瘋了不成,竟然還笑?

“笑什么啊,還不快走?真想死?”

楊牧搞清楚了芷月的來歷,興趣大增,直接揭開被子鉆入被窩。

“干嘛啊,出去!”

“還不好意思了,最后一步都走完了,你已經是老子的女人,還有啥不好意思的?我給你說說,我這個人很簡單,適合劇居家過日子,雖然家里面有幾位紅顏知己了,卻也不怕再多你一個,你也應該不會介意吧,我看那魔王后宮的女人可有好幾千,哈哈,這傻帽,大白胖媳婦都不要,結果便宜了老子。”

“你這人說話怎么這么得瑟,你以為這是玩笑嘛?快走吧!”

楊牧力氣多大,進了被窩就把沒什么力氣的芷月抱緊,摟著后閉上眼睛。

“走什么走?行啊,你也算是老子來這里的一大收貨,按照你們這里的時間算法,這時也算是深夜了,第一個日出后還能睡四個小時,等太陽完全升起的時候就是你們的清晨,所以安心睡吧,可憐的娘們,自己獨守空房三百多年,看你今天這勁頭,以后老子是有的忙了,不過放心,老子有的就是力氣,喂飽你沒問題。”

“你”

芷月無話可說。

她有個鳥的勁頭?

但昨晚的表現就是很奇怪啊,她為什么會忽然就變得那樣,生撲這男人呢?

芷月當然還是想不清楚,腦袋溜號,身體雖然抗拒楊牧,卻也不激烈。

而且當身體躺在楊牧懷里一個舒服的位置時,她竟然再也不想動了。

這就是她多少年來的夢想,躺在這樣一個強壯的胸膛上,閉著眼睛,什么都不去想。

芷月不動了,就躺著,很安靜。

許久之后她才開口。

“你真的會死。”

“好啊,死就死吧,死有什么可怕的?”

“你好像真的不怕。”

“恩。”

“你叫什么?”

“我叫”

楊牧只說了兩個字,然后閉嘴,嘴角上揚,露出微笑。

強大的魔法能量波動襲來,已經就在這個房間之內。

他來了,魔王!

小黃人四處偵查的時候記錄了魔王的能量波動,所以楊牧有熟悉感。

果然,片刻一個男人就站在床邊兩米外,帶著面具。

“叫什么?”

芷月背對著那邊,并不知道來了人。魔王陰森的開口。

“說啊,我也想知道你是誰,膽子真的很大!”

芷月的臉色一下變得蒼白,就要回頭去看。

楊牧伸手摁住了她的頭,繼續讓她趴在自己懷里。

“嘿,魔王?我們終于見面了,其實你有點高調,所以我不喜歡你,你如果不是四處侵略,把我的一位紅顏知己困在了大陸東南角的彈丸之地,老子也不會來找你的麻煩,一切都有因果,今天我睡了芷月,你也別怪我,反正你們又沒結婚,她以后就是我的了!”

魔王的胸口已經起伏,用更加冰冷的聲音道

“芷月,我以為三百多年來,你已經終于完全愛上了我!我萬萬沒想到,你竟然可以如此安逸的躺在其他男人懷里?”

芷月身體顫抖,根本說不出來話。

楊牧哈哈笑道

“我以為你是多厲害的東西,原來是個傻叉,你把順序搞錯了,想要讓一個女人愛上你,最好的辦法就是睡了她,如果她愿意讓你睡一輩子這就是愛情,你卻騙騙反著來?唉,真是個傻子。”

在楊牧懷中,芷月好奇的看著他。

這真是個奇怪的男人,說的話奇怪,而且面對魔王他能夠這么自然,毫無懼怕之意,這太不容易了,這么多年來芷月從來沒見過任何一個人,可以在魔王面前如此。

“哼,好吧,我已經沒興趣知道你是誰,你是這么多年來我最想殺死的人,所以殺死你之后,我會把你的尸體喂狗!”

“擦,磨磨唧唧,紅依,弄死他!”

楊牧可不是自己一個人來的,他帶著兩把刀,在空間戒指里。

紅依在這次覺醒后擁有兩種姿態,一個紅依,一個兵器,也就是叱咤天鬼。

楊牧要到這邊來,紅依一定要跟著。

楊牧當然是不同意啊,深入敵營說不上遇到什么危險,楊牧不想讓紅依進入險地,于是紅依就挑戰楊牧,要展示實力。

動手后把楊牧給震撼了,很強!

九魂冥王與外星生物叱咤天鬼的組合,確實不簡單。

于是楊牧答應帶著紅依,讓她以武器形態躲在空間戒指里,如今要動手,楊牧就叫她出來,先探探魔王的虛實吧,反正紅依抗打,如同擁有不死之身。

一道紅光直接就到了魔王身前,赤腳穿著紅色連衣短裙的紅依出現,叱咤帶著風聲就斬了出去。

魔王急速抬手,手上出現黑色魔法能量盾牌。

叱咤何其鋒利,異星金屬在紅依手中,那就可以所向披靡。

魔法盾直接被強大的能量擊碎,刀刃絲毫沒受阻礙的落下。

魔王詫異的“咦”出聲。

叱咤在魔王身上砍過,魔王的身體沒有流出任何血,已經是虛影。

紅依“呵”一聲,抬手射出天鬼。

天鬼之刀竟如同游龍般飛動,最終射向一墻角。

魔王隱身后到了那里,沒想到還能被發現,快速開啟空間扭曲魔法,形成扭曲空間盾。

“哼!”

紅依一臉高傲,冷笑拿著叱咤上前,那天鬼在沒有人控制的情況下直射扭曲空間盾,看傻了楊牧,下死了魔王,因為扭曲空間盾竟依然沒有起到任何作用,天鬼直接突破,刀尖刺破了魔王的胸膛!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日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