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贅婿-第0020章 亡命之徒 第0020章 亡命之徒
“你你你誰啊?怎么敲碎了我房間的玻璃?快出去!”

老頭用被子遮丑,一只胳膊伸出來,手指著楊牧吼叫。

楊牧不理他,推開殘破的窗戶直接跳進去,然后趴在窗口看外面的情況。

喪尸狗上不來,用頭去撞門。

門是硬化玻璃的,比較結實,喪尸狗一頓亂撞不得要領,竟沒把門撞壞。

之后它放棄,發出一聲沖天怒吼離開。

楊牧長長呼出一口氣,轉身坐到房間沙發上。

這是個大床房,挺高端,估計住一晚的價值不菲。

這老頭能弄個可以當他孫女的女人在床上滾,估計也是個有錢人。

這就是末日的魅力。

以前人們在街道上走,哪里知道隱藏在附近賓館酒店中發生的齷齪事?

如今黑與白完全沒了遮掩,撕扯下文明的外衣,很多畜生終究會暴露出最真實的本性。

楊牧拿出手機看了眼,發現胡蝶發了消息,微微一笑快速回復:

“已脫險,逃難的時候那些漂亮衣服別忘記帶了。”

收起手機,看床上的老頭正拿來內褲想要穿,楊牧撇嘴道:

“都多大歲數了?孫女都有這女人大小了吧?為老不修,到什么時候就應該做什么樣的事,你現在夕陽了,要為自己積德,要不然下輩子一定投胎成豬。”

“小兔崽子,老子的事還輪不到你管,老子是這家酒店的總經理,你這是私闖民宅知道嗎?”

“別把總經理的名頭拿出來嚇我,小爺現在心情不好,小心打的你生活不能自理。”

“猖狂,猖狂......”

老頭子很生氣,對著楊牧開始罵起來,幾句過后就罵的很難聽了。

楊牧冷哼一聲,起身直接穿鞋走到床上對他一頓踹,每一腳都用鞋底踩在老頭子臉上。

這算是一種發泄,他從昨個到現在心里一直有股邪火。

多半是因為下定決心要和溫思佳離婚這事,也可能是因為蔣媛媛的事。

邊上的小女人嚇得哇哇叫,死命的拽著被子將全身包裹。

被子被她拽去,老頭的上身就暴露出來。

他的身材臃腫,以前估計是個胖子,變瘦后脂肪減少皮卻已撐開,這時那些皮看上去松松垮垮,非常惡心。

人到老年身體都會退化,這本沒什么。

但這老頭還好意思拿著一身老皮去玩小女人,就有點欠揍了。

楊牧難得管閑事,一管就停不下來,把老頭打得哭爹喊娘,最后叫了爺爺。

看著他光著身子跪在自己面前求饒的樣子,楊牧說話聲更冷。

“不是裝嗎?怎么老實了?尊老愛幼是美德不錯,但對你這種垃圾根本不適用,老子就要打的你學會重新做人!”

話音落下又是一腳,把老頭踢翻在地。

重新上床,看到女人蓋著被蜷縮著身子。

楊牧過去坐到了那團隆起的被上,伸手將被子揭開讓女人露出頭來。

女人嚇得叫了兩聲,然后哭道:

“哥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楊牧瞇著眼看她,長得還算不錯,且年輕有活力,不是那種胭脂俗粉的類型。

“叫什么,多大?”

“大哥我叫劉丹,十九了。”

“說說,為了點啥跟老頭子睡?”

“哥,我是酒店的服務員,他逼我的,說不跟他睡就把我開除......”

床下邊癱軟坐在地上的老頭聽女人這樣說,立刻開口。

“你放屁!是你勾搭爺爺的,你想要錢!小......小伙子,你說我就算老,那也是個男人啊!她都送上了床,我能不上嗎?何況都末日了,末日了啊,再不玩我就死了!”

老頭說完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起來,那樣子倒是挺可憐。

只是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楊牧可不想憐憫他。

但是看如今的情形,老頭應該沒說謊,這女人似乎反倒是在跟自己說假話。

如果是這樣,一個如此年輕漂亮的女人,會主動爬上老頭子的床嗎?只是為了保住工作?這不合常理啊!

琢磨了下,楊牧站起來,伸手把女人身上的被子拉開。

女人的臉色有些白,以為楊牧要干那事,急忙讓身體蜷縮的更緊,遮擋住身體細節的部分。

楊牧再次跨坐在她身上,拉起了她的雙手看,然后又看她的脖頸,手肘,腋下,皮膚細節。

這是個精致的女人,雙手柔軟白嫩一看就沒干過活。

手肘腋下都很潔凈,并且皮膚的白皙程度和身體其他地方差不多,這說明她真的很年輕,保養的還不錯。

猛然間楊牧發現,女人雖然好像很怕的模樣,但其實一直在用眼睛悄悄看自己。

她的眼睛充滿了靈性,這表明她可能非常聰明。

這就奇怪了,為什么這樣一個年輕漂亮沒受過苦的聰明女人會為了錢而跟這樣的老頭子上床?

楊牧起身離開,女人急忙把被子再次拉回去蓋住身體。

嗯,看來還很在乎身上的那幾塊肉,也不像是隨隨便便的馬叉蟲女人,那么......?

“碰!”

一聲響,客房的門被人從外面踹開,三個男人沖了進來,有個拿長刀,還有兩個拿自制長筒獵槍的。

楊牧一看急忙轉身想要跳窗離開這房間,卻不想窗外平臺上也已經站了兩個男的,手中拿的是正正經經的手槍。

這個平臺連接著三個二樓窗口,他們應該是剛剛悄悄的從旁邊窗戶過來的。

“別動兄弟,我們從監視器中看了你的身手,能從那么粗壯的柱子爬上平臺,還能騎著怪獸四處跑,你很飄啊?我們都是亡命徒,不怕死只怕危機,所以你要是敢動一下,我發誓,一定開槍宰了你!”

楊牧慢慢的向后一直靠在了墻上。

他的身手真不錯,如果這邊的五個男人赤手空拳他一點都不怕。

可是如今五個人拿了四只搶,而且搶占了先機,楊牧沒勇氣躲開子彈。

電視里那種躲子彈的鏡頭基本都是騙人。

要知道正常的情況下,聲音的傳播速度其實要比子彈慢,就是說當人耳聽到槍聲的時候,子彈很可能已經打入身體,那還如何躲避?

“老三,過去弄暈他。”

一個拿著獵槍的男人慢慢靠近,似乎是想要拿槍柄砸楊牧。

這時床上的女人已經起來,拉過一邊她的衣服快速穿上,臉上可憐兮兮的模樣消失,帶上了一絲的怒氣。

“老公!這小子敢騎我,直接殺了他,咱們的計劃失敗了,對王彪這老頭用刑吧,他要不說密碼,我們就去把保險箱炸開!”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日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