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贅婿-第0019章 賭命運 第0019章 賭命運
楊牧在四樓的一個空房間將一切準備就緒,他就是要賭一把。

行動之前楊牧又給胡蝶發了消息。

“小姐姐,我要走了,有機會再合作,你親手燒的菜我也吃不了了。”

“走?往哪走?四周一千米之內好像都堆滿了喪尸,你怎么走?”

“賭一把。”

“你要走的原因是不是因為那幾個特種兵打亂了你的計劃?你覺得在這里沒辦法做主,被人控制了,所以要走?楊牧,姐跟你說,別那么有個性!特種兵的武器精良,戰斗力強悍,有他們保護我們活下去的幾率大很多!”

“你真的很聰明,這算是一個原因吧,但不是最主要的。”

“那主要的是什么?”

“我要快點離開隔離區,到外面拜訪一位老朋友!好了,話不多說,好自為之,再見!”

楊牧說完收起電話,再次檢查了一遍自己的準備,確定萬無一失,接下來就只能盡人事,憑天命了!”

回去打開房間里的電腦,播放音樂《命運交響曲》,音量調到最大,音響拿到陽臺。

音樂聲傳出,喪尸被吸引向這邊樓層擁擠。

前邊的走不動了,后邊的就踩踏著它們的身體爬上來,后續的喪尸越多,堆積的也就越高。

成敗在此一舉!

這些喪尸和喪尸狗都容易被聲音吸引。

只要喪尸狗在附近,就一定會過來!

而昨天到今天它應該一直就沒走遠,所以……

來了!

楊牧的精神萬分緊張,他知道自己的機會只有一次,絕不能失敗!

所有的步驟都算計好了,只要不失誤,那就一定能做到!

終于,身體巨大的喪尸狗沖了過來,踩踏著喪尸堆直接躍上四樓陽臺,上來時張著血盆大口,這一細節甚至都在楊牧的考慮當中。

楊牧快速沖上去,把自己事先用皮帶,繩子,鐵絲做的馬嚼子套在了喪尸狗的嘴里,身體跳躍閃避,一手拿過邊上自制的馬鞍,一手拉著韁繩,踩踏陽臺飛起。

將馬鞍放在喪尸狗背部,屁股直接落在上面,雙腿夾住喪尸狗身體,用力將嚼子擺正位置,快速收緊韁繩。

成功了!

已經給喪尸狗帶上了這套自制馬具,它雖然粗糙但絕對結實,只要掉不下去,他就有可能突圍!

楊牧忘不了昨天那一幕,飛機墜落,喪尸狗感受到危機,那是來自飛機墜落前的劇烈搖晃。

所以它在最后一刻離開飛機逃走,這就是它對危險的應激反應。

那現在呢?它感受到自己了嗎?自己是不是它的威脅?它會不會逃跑?

全身都是汗水,緊張的!

就在他這樣自問時,答案出現。

喪尸狗直接轉身跳下陽臺,踩踏喪尸身體快速飛躍,只是一會就跑出千米,離開了喪尸聚集區。

“哈哈,成功了!”

楊牧興奮的喊出聲,然后拿出斧子,有喪尸靠近的時候就用斧背將之打倒。

一小會功夫喪尸狗又跑出去三公里,遠離了七座大樓。

大樓上所有人在音樂響起的時候就已經開始關注,卻不知道怎么回事,直到喪尸狗出現,一個男人騎著喪尸狗離開,很多人還都沒反應過來。

楚紅在陽臺站了好久好久,終于抬手捂住嘴巴。

天啊!

那是楊牧,他真的走了!

他竟然騎著喪尸狗走了?

這怎么可能?

而不可能的事就發生在眼前。

楚紅石化了足足三分鐘,終于用顫抖的手拿起手機,打給溫思佳。

“你怎么樣?還好吧?”

“思佳……”

“聲音怎么在顫抖?發生了什么事?別著急!”

“楊牧……楊牧他到底是個怎樣的人?你了解他嗎?”

“你應該比我更了解吧?這兩年來你和他接觸的更多些。”

“是啊……可是我一點也不了解他,思佳,我們這兩年可能錯過了什么。”

“什么意思?”

“沒什么,思佳我掛了,我會活著逃出去的,咱們到外面再聊。”

楚紅用顫抖的手指掛電話,只覺得內心大腦完全空白,不……不是空白!

還有楊牧騎著喪尸狗的背影久久不散。

另一邊同樣石化了很久的胡蝶拿出手機,給楊牧發了微信。

“祝一切安好,逃離喪尸狗,如果還能見面,我愿意做你最最忠誠的隊友,胡蝶敬上,你是一只如同瘋狗般的男人,很有味道,姐喜歡!”

楊牧當然沒時間看這條微信,他在尋覓最佳時機和最佳地點。

最佳時機是逃離喪尸狗并且能全身而退的時機。

最佳地點是距離A,B,C三個出口最近的地點。

終于時機來了,而這邊距離B出口還有差不多七公里路程,是不是應該跳下去呢?

只是猶豫了一下,楊牧決定跳了,他看到前方集結了大量喪尸。

他提前藏在手臂和腿上的硬紙板已經在剛才逃亡的過程被喪尸拉扯掉下去。

如果繼續跑,無法保證不被喪尸抓傷或咬到。

有了決定就行動,這是楊牧的品格。

快速翻身從喪尸狗身上跳下來,之后邁開雙腿向附近的大樓跑去。

要先找個安全的地方躲起來,研究下一步的路。

騎喪尸狗這種危險的事賭一次就好了,關鍵問題是可以騎著它逃離某個地方,卻無法指派它到達目標所在,所以接下來的路必須要靠自己。

只跑十幾米就到了大樓前,這里是濱北大廈,一個四通發達的商業樓盤。

它有地下有停車場,地鐵入口,上方足有六十層樓,算市區里比較雄偉的建筑。

好就好在這是開發新區與老城區的交界地帶,人流量并不多,還沒有形成一個成熟的CBD商圈,甚至很多辦公樓還處在空閑狀態,好像上面的幾十層也算是住宅類,無法注冊公司地址,下面的十幾層才是商鋪,已經入住了中小類公司,其中也有如同愛家酒店這種規模還算不錯的連鎖。

楊牧首先跑到大樓入口,推門,里面竟然被鎖著?

趴在玻璃窗向里面看,大堂里沒人,只有一些喪尸的尸體。

“看來這里有人占據?他們鎖住了入口,清理了喪尸,整個濱北大廈里難道也有很多活人?”

這樣想著楊牧快速跑到邊上的柱子旁,抱著柱子向上爬。

喪尸狗和喪尸們追了上來,但晚一步,楊牧十份靈活的一直爬到柱子頂端,翻身上了四根柱子頂起的平臺,從平臺上走到二樓窗口,這邊應該是愛家酒店的客房,窗子在里面有窗簾拉著。

楊牧拿出斧子敲碎窗戶。

就在這時聽到里面傳出一聲刺耳尖銳的女人叫聲。

楊牧嚇一跳,用斧子挑開窗簾,就見房間里有一男一女,男的估計六十歲了,女的二十都不一定有,很年輕。

兩個人正在床上沒穿衣服摟抱在一起......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日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