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贅婿-第0015章 地獄之門 第0015章 地獄之門
王亮先是愣了下,然后一臉怒容。

楊牧不等他開口先道:

“我有食物,有殺怪物經驗,與你們組隊就要把這些分享出來,并且承擔一些不確定因素的風險,既然如此我想獲得一些報酬沒毛病吧?這可是拼命的事,你們要不同意我就在屋里呆著不出去,反正我的食物足夠吃七八天,我是很民主的人,不會強迫你們做事。”

“好,給你。”

王蕓芝是王亮親姐,這手機也是她給王亮買的,當然能做主。

過去從王亮手中奪過手機,直接拿去給了楊牧。

王亮氣的直跺腳,卻也沒辦法。

楊牧臉上掛起了笑,他對王亮這樣的中二少年沒什么敵意,只是單純想要這部手機,聽說它還有全系投影功能呢,拿一個墻壁把電影投影上去,跟看立體的一般,很牛!而且上網速度超快。

“充電器也給我。”

王亮已經無可奈何,只能憤恨的從背包里拿出充電器,扔給楊牧。

楊牧把手機充電器全都收起來,這才拿出食物給他們分享。

楚紅的眼睛這時有些紅,估計昨晚沒睡好,也是哭過了。

一個紈绔小公主,被困到這里當然沒安全感,哭也正常。

楊牧把水和吃的給她后就離開,先回自己臥室,等他們吃點東西以后就打算出門清理喪尸。

楚紅從外面跟了進來,坐在床邊一邊吃東西一邊看著楊牧。

“爸爸給我打電話了,說飛機進不來,已經派出了地面部隊,可地面部隊推進緩慢,想要來接我更是遙遙無期了。”

“哦。”

“我還給思佳打電話了呢,她說你會保護我的。”

“她這么說的?”

“嗯,是的,她說你雖然沒答應她,但也沒拒絕她,她當你是默認同意了。”

楊牧愣住,這個溫思佳還真是當女王當習慣了,以為地球都要圍著她轉悠?

雖然有些生氣,當楊牧只是撇撇嘴,沒說話。

無論怎樣溫思佳是楊牧的白天鵝。

如今末日危機忽然降臨,楊牧為了活下去謹小慎微,這并不等于他是個小氣的。

最少對喜歡的女人,他還很有心胸。

不就是保護個楚紅嗎?既然是溫思佳希望的,那就在自保的前提下盡力吧。

楚紅看楊牧不說話了,一時也不知道說什么,只是悶頭吃東西。

楊牧并不知道,其實楚紅說了謊,她和溫思佳之間的對話根本不是這樣的。

溫思佳昨天給楊牧打了電話后,就又打給楚紅。

“我是跟他說了,可他沒說什么。楚紅,你還是要依靠自己,你知道的,楊牧以前就是個司機,今年才二十一歲,這兩年在我家基本上就是天天做家務,根本沒有社會經驗的,他保護不了你,自保都難。”

“思佳,我也以為他是這樣的人,可......”

“可什么?”

“沒什么......那好吧,我會自己小心的,不過有機會你還是要跟楊牧說說哦,讓他保護我,畢竟他是男人嘛。例如你要沒事給他發個微信,問問我的狀況啥的,好不好?”

“好吧,我其實也很擔心你們。”

不得不說楚紅是急中生智超常發揮了,不算是摸透了楊牧的心思,但誤打誤撞的取得了很大成果。

楊牧如果知道自己又被溫思佳給小瞧了去,估計要氣死。

將所有的一切收拾妥當,背包就直接背在了身后,收齊砍刀,又拿出了斧子。

一直等楚紅吃完飯,他才和所有人重新集中到客廳,詳細說明作戰任務和目標。

“你們的家都在這個單元的六樓,我們的目標也就只是到六樓。電梯不要用,回旋余地不大,我們要走樓梯,以步步為營的方式,七,八,九層直接放棄,下去的時候要將這三層樓梯間的門全都鎖死,保證六樓與我們所在十樓之間樓梯的暢通性。現在外面走廊里就有喪尸,咱們就先從他們開始清理。谷大森,王亮,你們去把那邊臥室里的衣柜抬出來,利用它與大門形成隔離,只留出一條空隙,讓喪尸無法進入,讓我們可以通過空隙去殺喪尸。”

大家一聽這個方法果然好,都吃了東西,有了力氣,也知道這時候不能斤斤計較,于是兩人進入臥室內,搬出了大衣柜子,擋在門口。

楊牧覺得不需要在說什么了,真知出于實踐。

讓楚紅,蝴蝶,王蕓芝三個女人拿著隨便找來的武器壓后,然后讓劉東風和自己站在空隙對面。

“好了,谷大森你們頂住衣柜,無論如何不能讓開,三個女人隨時支援,我來開門。”

說完,楊牧上前拉開門鎖,直接把門向外推開。

外面的地方不大,一個單元每層有兩戶,中間是電梯,左側是樓梯間,被包圍著的地方估計只有二十平方米左右,這時正有五只喪尸在徘徊。

門打開后發出響聲,立刻吸引了喪尸。

它們一起沖過來,推擠衣柜想要進入。

衣柜和大門之間的空隙原本只有五公分,可是它們的力氣很大,沖撞之后已經讓空隙變成十五公分,一個喪尸的半個身體都擠進來了。

“想死嗎?推住衣柜!”

楊牧是吼出來的,同時動手用斧子去劈喪尸。

劉東風急忙也去劈,可他太緊張了,菜刀砍出去直接脫了手。

“廢物!快點,你們全去推衣柜,讓喪尸進來你們都得死!”

劉東風腦門全是汗,愣了下就跑過去推衣柜,三個女人也去幫忙,這才讓空隙重新變小。

楊牧一個人用力劈砍,足足用了七八分鐘的時間,才把五個喪尸的腦袋全都砍爛,身體癱軟堆積在門口,血液四處流淌,有那么幾股流進了屋內。

楊牧回身坐到沙發上粗重喘息,一臉的氣。

其他人全都身體癱軟了,從門外傳來的血腥氣息和腐臭味道讓他們心驚膽寒,同時他們對楊牧的兇狠有了更深刻的認識。

“別坐著,這才剛開始,把柜子移開,出去把喪尸尸體弄走,記得先補刀,不要沒死透把你們咬了!無論是誰被咬,我都會立刻砍了他!”

幾個人都有些頭腦麻木,聽了楊牧發號施令慢悠悠的站起來。

將衣柜移開后,王蕓芝和楚紅立刻尖叫,胡蝶向后退了兩步,谷大森也如同女人一般叫著躲到胡蝶后面,王亮和劉東風則臉色蒼白站在原地發呆。

五具尸體堆疊在一起,每一個的腦袋都被楊牧用斧子砍了幾十下,頭皮上全是豁口,有血液與半透明粘液流出來,那副景象讓房間大門如同是地獄之門的入口,誰能不怕呢?

楊牧坐在沙發上看著門口,想起了小時候的經歷。

人販子們弄來了許多孩子,乖巧懂事的就賣出去,調皮搗蛋賣不出去的就直接用電鋸割下手或腿,然后把這些殘肢直接扔在垃圾桶里。

那副場景與此時相比似乎更像地獄,那群人比喪尸更加殘暴冷血。

所以,眼前這一切真的不算什么。

楊牧冷冷一笑,開口催促道:

“還不動手?等著過年啊?”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日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