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贅婿-第0010章 即將到來的食物危機 第0010章 即將到來的食物危機
胡蝶離開后,楊牧把臥室門鎖上,在房間躺了一會,蓄積體力。

差不多一個半小時,外面有噪音響起,楊牧起身推開窗戶向天上看。

一架直升機低空飛過,引導了地面喪尸跟隨聲音移動。

隔離區已經變成喪尸世界,活人全都躲在房子里出不去。

楊牧看到很多窗戶都打開了,有人到陽臺上對著天空大喊,希望飛機能落下來,可人家已經去了遠處。

一道黑色身影劃空,落到對面樓層的陽臺上,正是喪尸狗。

陽臺上原本有個女人在呼救,被喪尸狗一口咬斷腦袋,之后幾口把她給活吞,看得人心驚膽戰。

楊牧急忙關閉窗戶。

喪尸狗就在附近這些大樓天臺上來回轉悠,有活人出現它就過去捕獵,有它在就算直升飛機來了也沒地方降落啊。

哎,不解決喪尸狗的問題,看來想要逃脫很難。

楊牧皺著眉頭琢磨了一會,想起喪尸狗可能有點智商這件事。

它會不會也算是一只異種?

之前遇到的獵手喪尸異種,他變異的時候身體附近莫名的出現過原石,這只是一個隨機事件,還是有某種關聯?

如果情況是后者,如果喪尸狗也算是異種,那么在這附近是否也會有一顆原石?

胡思亂想著,同時四處走動,楊牧再次搜尋這間屋子。

之前在這里居住的應該是個年輕女人,都是女性衣服。

打開抽屜的時候楊牧看到里面有幾套女人內衣,竟然是那種輕紗蕾絲透明的。

他眼睛一亮,拿出來放在眼前仔仔細細的看了又看。

“姥姥的,這玩意穿上能擋住啥?真不懂女人,不是非禮勿視嗎?什么樣的女人會穿這種衣服?夜場的?”

猶豫了下,楊牧拿出手機,把幾條小內拍照用微信發給了胡蝶,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問。

沒一會,胡蝶打字回復了消息。

“呵呵,弟弟你可真逗,這種衣服可不是只有夜場女才能穿,良家也愛穿哦,女人總是希望把自己裝扮的美麗性感,這是成熟女人的標志,時時刻刻準備著經歷一個男人,怎么的?覺得這些內衣好看?把你的吃的分一點給我,我穿給你看。”

艸!

楊牧覺得心跳了一下。

他沒吃過豬肉,是看過許多豬跑;

然而無論看到過多少只豬從身邊跑過,都不可能知道烤乳豬,烤豬蹄,燉豬肉的真正味道。

況且他這兩年在溫家接觸的女人在他面前都是一本正經冷若冰山,高傲的如同大公雞,從來沒有對著他展示過女人的味。

現在遇到了胡蝶這樣的,互動起來還真的特別。

楊牧重新躺回床上,忍不住發微信出去。

“一根火腿腸。”

“那我穿一件,拍照給你看。你要是讓我吃飽了,我可以今天半夜去你那里,當著你面換。”

“真的?”

“當然,不過咱們可先說好,我還是有男朋友的女人,因為我們是合作關系,我才愿意讓你看看解饞,你可不能對我動手動腳。”

楊牧知道這是胡蝶腳踏兩只船的手段,即不放棄那邊,還勾搭著自己。

放下手機,楊牧慢慢的閉上眼睛,腦海里出現了溫思佳的形象。

不知道她的內衣是什么模樣的?這兩年婚姻,他一直住在別墅一層的客房里,三樓從來沒去過,那里有溫思佳的臥室。

通向樓上的樓梯邊安裝了攝像頭,防自己跟防狼一般,想起來會有些失落。

就在這時,手機鈴聲響起,楊牧很意外,竟然又是溫思佳打來的。

“楚紅給我發微信了,你們被困在一起?”

“是。”

“能幫我照顧她嗎?她說你都不管她。”

“我憑什么管她?因為她是你的閨蜜?那我和你是什么關系?”

“楊牧,能別這樣嘛?剛開始結婚的時候咱們就說的很清楚,雖然是真實領證了,但我們是協議婚姻,我每個月是給你開工資的。”

“溫思佳,你當然不了解我,我跟大多數人其實都不一樣,我一點都不看重錢。”

“那好啊,反正我們現在還是婚姻關系,她是我的閨蜜,你看著辦!”

溫思佳大小姐脾氣上來了,這句話說得很冷,而且說完直接掛電話。

楊牧看著電話愣了回神,然后才又一次把電話扔在一邊,在心里開始歪歪,已經把溫思佳扒光,用皮鞭抽,坐老虎凳,喂辣椒水,滴蠟燭油!

時間就這樣慢慢的流逝,一直到了黃昏時分,天開始變黑,臥室外面傳來敲門聲。

楊牧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睡了一覺,總之迷迷糊糊的,起身過去打開門,劉東風正笑瞇瞇的站在那里。

“干嘛?”

楊牧依然握著那把斧子,腰間也掛了滅火器。

“兄弟,咱們現在被困在一個屋檐下了,出來聊聊吧。”

“聊什么?”

“聽說你背包里有食物?你看這都晚上了,咱們這幾個人都沒吃早飯,中午飯也沒法吃,餓的心慌了。這房間是挺大,但竟然什么吃的都沒有,你看......要不把你的食物拿出來分分?然后咱們想辦法清理掉門口的喪尸,下樓去我們家里,我家可有很多食物的。”

“哦?那你們可以直接出門去清理喪尸,然后回家拿食物,我的食物并不多,沒有多余的給你們。”

楊牧說完就要關門,劉東風的小舅子王亮沖了過來,直接把門推開,臉上帶著些怒氣道:

“你這人怎么這樣自私?現在大家被困就要互相幫助,你憑什么不把食物拿出來?再說我聽說這些食物還是你在別人家偷來的!”

楊牧瞇起眼睛,視線透過兩個男人看向客廳里正坐著的楚紅,這小妞已經把之前的經歷都跟他們說了,真是個長舌婦!

楊牧嘴角掛起一絲冷笑,把手中的斧子搖晃了下,看著王亮道:“小孩,老子的食物就算是偷的,那也是憑本事弄來的,你想要不勞而獲分老子的食物,可以啊!拿東西來換。”

“好,我給你錢!我用錢買。”

“錢?在這個地方錢有屁用!”

“那你要什么?”

“一包干脆面,換你的手機。”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日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