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贅婿-第0006章 置死地而后生的決心 第0006章 置死地而后生的決心
楚紅好奇的走到楊牧身邊向外看。

見一個小門里,斷了腿的“人”正爬出來。

和楊牧的描述差不多,身體瘦弱,身高一米七,應該是胡麗麗真正的老公。

楚紅心都顫了,側頭看向楊牧有些俊俏的臉,一時精神恍惚。

以前沒覺得他特別,如今卻有一種盛氣逼人的感覺。

自從混亂開始,他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跟以前不同,這還是沒用的溫家上門女婿嗎?

外面兩人根本不相信楊牧的話,還在忙活著門。

斷腿喪尸爬到方老四身后,對著他屁股就是一口。

“啊!”

方老四慘叫,黃麗麗低下頭看,嚇得差點背過氣去。

黃麗麗急忙拿鑰匙開門,想進廚房。

楊牧在里面把門反鎖。

“讓我進去,求你了!”

通過小窗口,楊牧與黃麗麗近在咫尺,看著她嬌艷哭泣的小臉,楊牧慵懶的打了個哈氣,不為所動。

“外面都是你的男人,陪著他們吧。”

這時方老四尸化,兩個喪尸停止相互攻擊,抽動鼻子尋找新目標。

黃麗麗一看急忙離開廚房向樓上跑,楊牧走到窗口,推開玻璃窗,將外面鋁合金安全窗的鎖頭砸開跳出去。

到外面拿起院中梯子,扛著到墻邊。

楚紅追過來,楊牧看著她道:

“我只帶著你一起跑,你要礙手礙腳我會立刻扔了你。”

“我一定會努力,你也稍稍遷就下我好嗎,畢竟我是女人。”

“真的末日了,這個世界將不再有男女之分,而且你別忘了,我們沒太深的交情。”

說話間楊牧沿著梯子爬上墻頭,楚紅急忙跟上去。

兩個人坐在墻頭時,小樓三層窗戶忽然打開,胡麗麗跳了出來,落地后摔得身體骨折,動了幾下暈過去。

緊接著方老四跳下,也骨折,但他依然如同蛆般蠕動到胡麗麗身邊,張開大口咬在她臉上。

楚紅看的心驚,側頭看向另一邊。

墻外面也是一片地獄相,巷子里人與喪尸還在糾葛著。

“這是要干嘛?”

“外面的人和喪尸早晚會進院子,與其坐以待斃,不如尋找生路。”

楊牧把下面的梯子拉上來,將斧子塞到背包里,抱住梯子移動將另一端搭在對面院墻上。

“這里是百花村,一半農民房,一半小區改造回遷房,我們去回遷房區,那邊有大樓,到了樓上才更安全些。”

楊牧這番話說完,已踩著梯子走到對面。

楚紅傻眼,梯子這么窄,下邊就是喪尸,怎么過去啊?

“給你40秒,不過來我收梯子。”

“我不敢。”

“40,39,38……”

隨著楊牧的倒數,楚紅咬緊牙關,開始在梯子上爬。

下面有人叫喊呼救,有喪尸舉手嘶吼,楚紅怕死了,楊牧的倒數是她唯一能夠堅持的理由和動力。

終于在倒數到10的時候楚紅過關。

“這不過來了?只用30秒,下次就只給你30秒時間。”

“怎么這樣?”

楚紅很生氣,卻無可奈何。

楊牧收回梯子,扛著他在只有三十公分寬度的墻頭上走,楚紅不敢站,只能騎在墻頭上摩擦前行,襠部的褲子都磨的出了痕,幸好她是穿了一條褲子,如果像是之前只穿著黃色小內,估計就磨漏了。

兩人就這樣利用一個梯子在院子間來回行走,用了足足一個小時時間,終于到達了農民房區最邊緣。

這里有一條寬度大概六米半的街。之后跨過一道墻,里面就是百花村小區。

“楊牧,怎么辦啊?你看下邊,都是喪尸了,怎么這么快?我們過不去的。”

“衣服脫了。”

“啊?”

楊牧坐在墻頭用斧子把梯子劈開,分成兩半。

“快點。”

“哦。”

楚紅無奈把外面的小衫脫了,遞給楊牧。

楊牧撕開小衫,把腿綁在梯子上,站立起來梯子就成為高蹺。

“你……你還會踩高蹺?”

“過來我背你。”

“背我?那怎么弄啊?”

“十個數。”

楚紅一聽楊牧又要倒數,急忙條件反射的動作,努力爬到靠近楊牧的位置,在墻上顫顫巍巍站起來,趴在楊牧后背抱緊他。

十五歲那年,楊牧開始嘗試打工賺錢,他找了份工作就是表演踩高蹺,為此他苦練過半個月,如今派上用場。

喪尸在發現高蹺走過時,楊牧已經去向更遠的地方。

只有六米多遠,用最快速度很快沖過街道,直接跨越院墻進入小區。

“你太棒了!”

楚紅覺得非常刺激興奮。

“閉嘴!傻子?這是亂叫的時候嗎?”

他背著個大活人跑,已經累的雙腿顫,而且高蹺也不是絕對安全的東西,風險性很大。

楊牧靠墻直接向后坐。

“啊!”

楚紅的臀落在墻頭,楊牧就坐在了她的襠上。

“再叫我扔了你。”

“不不不,我不叫,可是疼。”

楚紅只敢小聲說話了,楊牧解開高蹺,飛身跳下圍墻。

“我怎么下去啊?”

“跳下來,五秒!”

楚紅還真是個容易被馴化的人,一聽要倒數立刻就跳。

楊牧把她接住放在地上,從背包里拿出斧頭向最近的單元門跑去。

小區里也有很多喪尸,不過這邊沒有。

剛到單元門,一股血腥氣傳出。

楊牧急忙停住腳步向里面看,三只喪尸正趴在一個死人的身上撕咬吞噬。

“楊牧楊牧,有喪尸!”

楚紅跑來撞到楊牧身上,發出聲音吸引了樓道里幾只喪尸的注意力,它們回轉頭用森白的目光盯著楊牧。

楊牧回頭看向身后,幾只喪尸果然游蕩過來,已經發現了他和楚紅。

這是腹背受敵了?

“楊牧!怎么辦?楊牧!”

楚紅的音量很低,聲音顫抖,雙手抓緊了楊牧的后背。

楊牧的臉色變得無比平靜,輕聲道:

“兩者相爭,勇者勝!”

手拿斧頭,楊牧直接沖進單元門,對著喪尸劈砍。

喪尸之勇是因為它們無魂,

楊牧之勇則是置死地而后生的決心。

楚紅站在單元門前雙腿發抖,看著外面的幾只喪尸越來越近,咬咬牙沖進單元門內。

忽然一個溫暖的胸膛把她抱住,楚紅感受到了濃重的呼吸聲。

那男人一手抱著她,轉了一圈,拉上單元鐵門,并在里面反鎖。

走廊感應燈亮著,楚紅側頭看向里面,只見那幾只喪尸已經成了一堆殘肉……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日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