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贅婿-第0005章 福爾摩斯與天理 第0005章 福爾摩斯與天理
楊牧有所明悟,快速上樓先把楚紅帶下來。

胡麗麗還想討好楊牧,笑問:

“兄弟是不是當過兵?”

“滾,離我遠點。我最怕也最恨被人騙,咱們大路朝天各走一邊,想要耍花招,我就弄死你們!”

“耍花招?小兄弟,你說的啥意思?”

“方老四根本不是你老公!”

胡麗麗的身體顫抖了下,如同被人踩到了小尾巴,一臉的不敢相信。

楊牧冷哼一聲,拿起裝著食物的背包,提起斧子繼續各個屋搜尋有用的東西。

楚紅當然跟著楊牧,在樓頂尿了一泡,驚恐的心平復了許多。

聽了楊牧的猜測,她忍不住輕聲問:

“你怎么看出他們不是夫妻的?”

“客廳陽臺上掛著的男褲,幾條褲子的腰也就兩尺出頭,這胖子的褲腰有兩尺七八了吧?還有鞋架上的男鞋也就四十號,胖子腳上的鞋估計要四十二三碼。如果胖子是家里的男主人,家中怎么會有這么多不適合他的男性物品,卻沒有合適他用的?所以這男的一定不是胡麗麗的老公。”

楚紅雙眼閃亮,覺得楊牧說的很有道理,可在這種緊張的環境下,誰會觀察到這些東西呢?

這又一次說明了楊牧的不簡單,跟以前兩年楚紅認識的楊牧很不同。

到了一樓走進衛生間,楊牧把牙刷牙缸洗面奶刮胡刀毛巾全放入一個袋子,裝進背包。

楚紅趁機找了一條浴褲穿上,遮蓋住了她白皙的大腿。

墻壁上貼著一面小鏡子,楊牧快速將它摳下來也放到背包。

“看到了吧?小鏡子的位置距離地面只有大約一米六,知道它是做什么用的嗎?”

“鏡子就是用來照的啊?”

“廢話……你看這衛生間里沒有大的梳妝鏡,只有一面小鏡子,洗漱用品也都是男人的,說明這是男主人用的衛生間,鏡子應是男主人用來刮胡子的,它的鑲嵌高度一米六,意味著男主人的身高也就一米七多點,方老四的身高差不多有一米八五了,還不明白?”

“哦,是啊。”

楊牧說話間就要轉身離開衛生間,可要走的時候他猛然回頭,看向衛生間地面。

“水還沒干,從水的蓄積狀況來看,不久前應該有人洗過澡。”

“恩,這怎么了?”

“方老四頭發跟雞窩一樣,胡麗麗的頭發很油很干,洗澡的不會是這兩個人。”

“可能是女人的真老公?他洗完澡上班,然后情人來了。”

楚紅的心思被吸引,暫時沒了其他情緒。

“有這種可能,但還有另一種可能。”

楊牧走出衛生間,到一樓客廳門前,這個門與室外相通。

在門口,放著一雙皮鞋,皮鞋里的鞋墊被掏出來放在鞋面上。

“這雙鞋四十碼,是男主人的,鞋尖對著屋內。人進屋后脫了鞋換上拖鞋,才會有這種鞋尖對著屋內的擺放方式,還有這鞋墊。”

楊牧說話間把鞋墊拿起來摸摸,又聞了幾下,看的楚紅直皺眉。

“鞋墊還是潮的,并且味道很重,風干的時間絕不會太久,也就是一兩個小時內。我想這雙四十碼的鞋一定是男主人的,而這就說明男主人不是早上起來離開的,而是早上才回的家!”

“哦......”

“再看看客廳,地面雖然是干的,但也太干凈了?應該是之前被很認真的擦洗過,這不正常!整棟樓的地面都不太干凈,說明家里人并不注重衛生,為什么只有客廳地面被擦洗的這么整潔一塵不染?”

“為什么?”

楚紅的腦袋已經轉不過來彎。

“這就是我說的另一種可能!胡麗麗老公昨晚不在家,今天也原本計劃不會回來。于是胡麗麗把方老四叫到家中快活,折騰一晚上,早上兩人在床上睡覺。這時家里真正的男主人回來,把鞋子脫在這里,拿出鞋墊晾,換了拖鞋,脫去衣物走入一樓衛生間洗澡。”

楚紅認真的聽著,屏住呼吸,覺得這個故事有點懸疑。

“洗澡弄出響聲驚動了二樓臥室里的人,方老四就偷偷下樓想要逃走,可男主人恰巧打開浴室門看到了他。接下來沒什么好說的,兩人一定是先吵再打,結局男主人死,血流淌在客廳地面上,胡麗麗方老四反復清理地面,這里才會這么干凈。”

“你說的也太玄了,這都能拍破案片了。”

“一點也不玄,跟我來!”

楊牧快速把楚紅帶進廚房。

他之前拿了塊掛霜凍肉扔到鍋里煮,原本想要帶走作為儲存食物,這時一進廚房就能聞到煮肉香味。

楊牧端起鍋將里面的肉與湯水一起倒進洗菜池,打開水龍頭沖掉油脂泡沫。

“你看這是什么地方的肉?”

“豬肘子?”

“剛從冰箱里拿出來我沒注意看,因為它上面掛了一層霜,應該是故意用水清洗過才放入冰箱的,所以會掛霜!這根本不是什么豬肘子,你仔細看,它難道不更像是從人小腿上截下來的一段肉嗎?所以我說這家的男主人死了,被這對狗男女殺死后分了尸,最少是砍斷了腿。”

“啊!”

楚紅嚇得倒退兩步,看向洗菜池良久,終于覺得楊牧的推測可能是真的。

廚房的門忽然被關閉,外面傳來用鑰匙鎖門的聲音。

楊牧急速移動到門口,門已經拉不開,楊牧抬起斧子砸碎了門上邊長不足二十公分的小玻璃。

外面鎖門的是胡麗麗,方老四正拿來釘子和木板要把這門釘死。

胡麗麗一臉驚恐的模樣,用力搖著頭,快而急促的道:

“我不想殺我老公的,他明明說去出差不會回來,今天卻回來了,方老四要趁他洗澡的時候逃,可他卻走了出來,他們就打起來,方老四拿著菜刀把他砍死了,我們不想這樣的,不想殺人!真的!”

楚紅這時被完全的驚艷到,楊牧也太聰明了吧?他完美的還原了一個犯罪現場!這簡直就是福爾摩斯附體啊!

楊牧冷冷的看著在外面忙活的一對男女,嘆了口氣道:

“一樓的那個小書房,你們把死者的尸體放在那邊了吧?”

“你怎么又知道?你是魔鬼嗎?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胡麗麗不敢相信的搖著頭,瞪大眼睛看著楊牧。

楊牧撇了撇嘴,冷聲道:

“天理昭昭,疏而不漏,你死了的老公,來找你們報仇了!”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日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