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贅婿-第0004章 生存法則 第0004章 生存法則
楊牧這時沒什么想法,就機械的用力拉繩索,一直把楚紅拉到距離房頂還有半米的地方才停下,將繩子纏繞到房角的木梁上固定,跑回來趴在樓頂邊緣向下看。

獵手喪尸果然在下面,能跳起來兩米多高,不過想要碰到楚紅已經不可能,這可是三層樓頂。

“醒的夠快,幸好爺拉的及時,要不然你屁屁就被咬掉了。”

“大壞蛋,拉我上去!”

“掛著吧,多安全,下面喪尸碰不到你,房頂要是有喪尸也碰不到你......把你放在這么好的位置,認識兩年,雖然你對我如惡魔,我卻是以德報怨,仁至義盡了。”

“你是要把我丟了的!”

“嗯,不過你運氣好,我被困住,就順便把你帶上房,讓你沒被獵手喪尸吃掉。”

“可你把我弄上去啊,求求你。”

楚紅不叫了,開始說軟話,小娘們還懂得審時度勢。

不搭理她坐了一分鐘,楊牧拿出手機打電話給溫思佳,鈴聲響著好半天沒人接。

她是遇到了危險,還是根本不想搭理自己?

“沒用的蠢東西,胡思亂想有什么用?”

楊牧收起電話,開始考慮眼下形勢。

“楊牧,你救我上去,帶著我逃,等見到了思佳我幫你追她好不好?”

楚紅終于想到一個有建設性的提議。

“你要幫我追求我合法的老婆?哼,用的到你嗎?”

“你知道的,思佳高傲,看不上你這樣一個司機,我可以幫你搞定她!”

”怎么搞?”

“我……我給她下藥送你床上去!把生米煮熟!”

楊牧愣了下,然后哈哈大笑。

“這方法倒是不錯,只是太坑溫思佳,還真是塑料姐妹花……哼,你楊大爺我不屑這樣做,不過想想留下你或許也有點用。”

“是啊是啊!”

“這樣吧,你先幫我干掉下面的獵手喪尸,我在考慮要不要帶上你。”

“啊?怎么干?”

楚紅有些懵,而楊牧已開始行動。

他改變了繩子的位置,然后慢慢把楚紅往下放。

“啊啊!楊牧!你個壞人,你要干嘛?嗚嗚嗚……不要不要,拉我上去!”

楚紅要嚇死了,獵手喪尸感受到獵物靠近,立刻興奮嘶吼,不斷向上跳躍。

楊牧小心翼翼把繩子放下,到距離地面四米的位置。

獵手喪尸伸著手跳起,已經只差十公分就能碰到楚紅屁股,這時她停留的位置剛好靠近二樓窗口。

回身將繩子系死在鐵柱上,拿來瓦片把多余的一段繩割斷,差不多還有三米五六長度。

把這段繩纏出一個索套,抗著下樓。

到二樓房間打開窗,見獵手喪尸果然一次次跳上來,楚紅已哭叫的要斷氣。

楊牧臉色平靜,微調呼吸,看準機會突然出手。

太準了!

喪尸剛好跳起來,繩索過去套住它的脖子快速收緊,楊牧將繩索放出去一點,同時向后拉,喪尸最終撞在墻壁上,四肢亂動身體抽搐。

將繩索另一邊系在床頭鐵欄上,跑去窗口向下看。

獵手喪尸被掛在距離地面一米的地方,已無力自控。

戰法很成功,楊牧興奮的打了個響指!

“楊牧!我怕,我......我想尿尿。”

楚紅嗓子都啞了,聲音很微弱。

楊牧皺眉,這怎么都嚇出尿來了?

快速重新上房將楚紅拉上去。

“做的好,吸引了喪尸的注意力,讓我成功控制住它,以后可以帶著你一起,前提是在我能自保的情況下,懂嗎?”

“憋不住了,嗚嗚嗚。”

楚紅看上去挺凄慘,楊牧多少有點內疚,可沒辦法,剛才是最好的選擇,沒有楚紅當誘餌,他剛才站在二樓窗戶上就非常危險,獵手喪尸是可能跳進去的。

“你在房頂尿,我下去修門,不能讓喪尸進這院子,我們才能暫避一時另謀出路”

說完楊牧起身離開,要走下房頂時回頭看,見楚紅已爬起來,腿都軟了,雙手正扯著鵝黃的性感小內內。

楊牧不再看,到了下面房間四處尋找,不多時就找到錘子釘子,扛上房里能用的木板,到院子將破損的院門釘死。

回頭看,獵手喪尸還在掛著,猶豫了會才拿起院內的梯子放到獵手喪尸邊上,又找了把斧子爬上去。

做好了心理準備的楊牧依然緊張,畢竟喪尸還是人形。

不過在漫長的成長道路上,楊牧學會了一個至關重要的生存法則,有些事情無論多么艱難,為了活下去都一定要去做。

找到最佳位置,掄起斧頭砸向獵手喪尸的頭部。

一下!兩下!三下!

最終楊牧也不知道打了多少下,喪尸的腿腳不動了,頭已被打碎變形,無法掛住繩子,整個身體掉落下去,到地上成為一具真正的尸體。

“呼......”

楊牧慢慢從梯子上下來,還在喘。

其實沒那么累,關鍵是緊張,打架他從來不怕,讓人畏懼的是殺生。

雖然不容易,但結局很好,看來就算是異種,只要把腦袋砸碎了也能殺死,這時喪尸的弱點。

沒在下面停留,拿著斧子開始在房間搜索。

找了個大背包,將冰箱里的幾瓶水和飲料裝起來,在廚房拿了幾包泡面,幾個饅頭,把煤氣灶打開燒水,重新回冰箱把里面的掛霜凍肉拿出來扔在鍋里煮。

外面忽然有腳步聲響起,楊牧急忙拿好斧頭向外慢慢移動,走到廚房門口就見客廳里那對夫妻正站著。

他們的兇狠相已消失,看著楊牧竟是一臉畏懼。

楊牧嘿嘿一笑,估計他們是看過自己殺喪尸了,畏懼那殺生的手法。

“現在應該知道了吧?外面都是喪尸,很可能要爆發末日危機,你家的食物算我借的,現在身上沒錢,以后有錢給你們。”

男女對視一眼,心道如果真的末日爆發,錢有個鳥用。

他們確實看到了楊牧的勇猛,從他徒手攀巖上樓頂,到飛出套索擒喪尸,之后亂斧砍碎喪尸頭,整個過程全都看了。

這實力很嚇人,他們怎敢招惹。

胖子推了一下女人,女人咳嗽了下,才帶上有些牽強的笑容道:

“兄弟好,我叫胡麗麗,他是我老公方老四,我們才知道你是好心提醒我們,真的有喪尸啊......兄弟,你說這可咋整?警察電話都打不通了,咱們該咋辦?”

胡莉莉一臉糾結,還有一絲諂媚和不安。

楊牧想起了剛才一幕,上樓梯時,方老四根本不管胡莉莉死活,還推了她一把,讓她落了后。

這就是末日吧?夫妻本是同林鳥,馬上要各自飛了嗎?

咦?不對!胡麗麗和方老四有問題!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日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