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贅婿-第0003章 可憐兮 第0003章 可憐兮
沒和楚紅糾纏,楊牧干脆把她抱起,讓她全身貼在自己身上,然后向房子處跑。

房門打開,走出一對男女。

“干什么的?私闖民宅啊?是不是想死?”

男的很兇,瞪著牛眼張口就罵。女的站在他身后嗑瓜子,一臉牛氣的模樣。

“外面有喪尸,快跑吧。”

楊牧說話間上前,看兇狠男對自己推搡過來,腳下移動身體轉圈,伸出一只手借力把他直接推倒,這一招如同是太極推掌的功夫一般。

楚紅原本正害怕,可她抱在楊牧懷中,近距離看清了楊牧的動作,心中的膽怯一下轉變為驚奇。

楊牧平時挺文弱的,對面男人體重一定超過了兩百斤,怎么如同稻草人一樣直接就被推倒了?楊牧可還抱著自己的,動作怎么就那么靈活?他會武術嗎?

楊牧當然沒練過武,只是以前打架都是為了搏命,所以他的戰法都會非常實用。

女人看自己男人被推倒,臉立刻黑了,拿著一把瓜子扔向楊牧,嚎叫著沖上來,看著很猛,可穿的睡裙有些長,剛邁腿就把她自己絆倒,來了個狗吃屎。

楚紅與楊牧的耳朵近在咫尺,低聲道:

“你原來這么厲害,不但會太極拳,還會眩暈技能呢。”

“白癡,快松開我。”

楊牧轉向跑到另一面墻邊,這是用磚搭的,兩米五高,抱著楚紅實在不好向上跳。

“不。”

“先放開,我上去再拉你上。”

“不,你一定會扔了我,我自己逃跑怕死了,寧愿在這里跟你一起死,也不要你把我扔了。”

“媽了個叉!最毒婦人心!”

楊牧氣的想笑,對于楚紅他是能狠心的,于是抬起手想打暈她。

楚紅猜出了楊牧的意圖。急忙用雙腳盤住楊牧的屁股,一只手繼續抱著脖子,另一只手去抱他抬起的手,眼睛里淚珠刷刷滾落,哭的這個利索。

看著近在咫尺的一張美臉,楊牧有些失神。

一向如同小公雞般的高傲公主,現在卻可憐兮兮的模樣,這種體驗還真特別。

一瞬間有些心軟,這畢竟是個容貌不輸溫思佳的漂亮女人。

可是——

“沒辦法,帶著你我怕沒法活下去。”

輕輕吐出這句話,楊牧把心一橫,用力落掌。

楚紅的一條小胳膊怎么能阻擋楊牧的有力臂膀。

一掌落下痛苦出聲,楚紅無力趴在楊牧身上。

楊牧聽到她昏迷前微弱的聲音。

“奪了人家的初吻還這么狠心,大壞蛋!”

初吻?

琢磨了下才反應過來,她應該是說剛才自己咬了她嘴唇吧?

那可不算是吻啊!天地良心!

暈過去的楚紅再無力氣,楊牧很輕松的把她放在地上。

看著乖巧躺在那里的美人,臉上還全是淚痕呢,秀氣的眉頭緊皺,可憐兮兮的模樣。

楊牧覺得自己心臟跳動了兩下。

可最終他還是伸手夠到墻頭,攀了上去。

到了墻上,注意力才讓楊牧聽到外面的混亂,同時看到外面的亂象。

艸,剛才是傻了吧?怎么沒反應過來這里是百花村!

楊牧的臉色變白。

百花村是城里著名的城中城。
房子都是農民房,每一個院子都住著幾十戶外來務工人員。

就是說這里的人口密度非常大,全城來說都是排在第一的。

墻壁外的小巷中已擠滿了人。

活人多些,也有很多喪尸,它們瘋狂的撕咬周邊的人,更多喪尸產生。

有些人想要跑出巷子,當他們沖出巷口時,外面的喪尸又被吸引向這邊涌來。

惡性的發展態勢形成,人們四處發散卻逃不出去,并把外圍的喪尸引進來。

看了一會覺得眩暈,密密麻麻堆滿了人與喪尸的巷子,好像是地獄!

楊牧出現在墻頭,給了這些人提示,他們開始向附近院落的墻頭上爬。

一些靈巧的能碰到墻頭,可剛剛摸到又被身邊想要借力的人拽下去。

跌入人群就再也站不起來,人們的推擠踩踏就能讓他致命。

“娘的!給老子下來,看我不弄死你!”

院內的胖子已經站起來,還有那個女人也拿了木棍跟在他后面,正走向這邊。

楊牧嘆氣,從墻頭跳回院子。

“很可惜,逃不出去了,兩位,你們難道聽不到外面的吵鬧聲嗎?”

“老子不管外面怎么了,娘的先弄死你!”

楊牧注意到壯漢身后的院門已經殘破的不像樣子,異種喪尸從破損處擠了進來。

急忙抱起地上的楚紅,從一樓敞開的窗戶鉆入室內。

壯漢還要繼續叫囂,她的老婆卻發現了異種喪尸的身影。

“老公快看,那什么鬼東西!”

這邊的農民房都是三層,有的裝修后出租,少部分房主自己住。

這一戶應該就是后者,房間里裝修的還不錯,并且沒有隔斷的出租戶。

楊牧剛鉆進窗戶,那對夫妻就跟了進來,緊隨其后的是異種喪尸。

“媽呀!這啥玩意!”

女人因為之前摔跤現在有些衣衫不整,頭發都亂了。

進了窗戶后就叫喊著向樓上跑,他老公跑的比她還快,沖上樓梯時還推了她一把,險些又讓她跌倒,不過她終究站穩了腳步,堅持著跑上樓。

楊牧猶豫下沒上樓,而是快速穿越大廳,從前門出去,躲在門口偷偷向里面看。

異種喪尸動作靈活,破窗而入去追趕向樓上跑的兩夫妻,可到了二樓樓梯上又停下來,鼻子一抽一抽開始聞味道。

楊牧郁悶了,它果然在追蹤,是個獵手,叫做獵手喪尸或許更貼切。

目光在院子里掃了一圈,找到了有用的東西。

一卷安全繩掛在墻壁上。

楊牧過去將繩子拿下來,一端系在楚紅腰上,然后拎著繩子把楚紅抱到墻邊。

墻壁上有一排裝飾凸點,直通房頂。

楊牧曾在大山里待過三年,攀巖這種運動對他來說很簡單。而這兩年他又一直在玩夜間城市酷跑,伸手當然已經矯健的無法形容。

把繩子另一端系在身上,好像人猿泰山一般很快爬上房頂。

房頂立著一根鐵棍,楊牧把繩索繞過鐵棍,然后用力向上拉。

“啊!啊!啊!”

“吼!”

下面忽然傳來喊聲,還有喪尸嘶吼聲。

巧了,看來楚紅剛好醒來,而獵手喪尸也剛好追出來,正在想要吃這個小可憐......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日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