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贅婿-第0002章 一著急就咬了嘴唇 第0002章 一著急就咬了嘴唇
卡車其實沒壓到楚紅,底盤跨過她,讓她幸免于難。

白眼人沒那么幸運,從肚子上被車輪壓過,上半身和下半身脫節,肚子都擠爆了,可以看到刺出來的骨骼,以及還冒著熱氣翻滾著的大腸。

楊牧忍不住干嘔了下,覺得惡心,即使這樣他的眼睛也沒離開白眼人,緊緊盯著。

已重傷成這個模樣,應該活不成的,但他的雙腿還在不停抽動,上身也在來回翻滾,一只手抓著楚紅的鵝黃小內毫不放松,眼睛瞪得滾圓,口中發出野獸般的嘶吼,張著大口想要去咬楚紅的臀。

“別咬我!救我,救救我楊牧!”

楊牧出于好奇一腳向白眼人的腦袋踢去。

這一腳力氣很大,直接把白眼人踢到一邊,手松開了楚紅。

小內都被拉到腿彎處了,楚紅獲得自由,哭泣著連滾帶爬站起來,將小內提起,雙腿還在顫抖,成了O型腿,站都站不穩。

“嚇死我了!你剛剛是不是看到我的屁......看到我那里了?”

“別說話!”

楊牧輕聲制止楚紅,并拉著她的胳膊向后退一步。

驚恐還沒有消失,白眼人開始了另一種變化。

皮膚透出油脂,在身體表面形成一層黃油泡沫,身上響起骨骼聳動的咔咔聲,受傷流血的地方血液快速凝固,肌肉增生后把凝固的血液和穿透身體的骨刺包裹。

這一些列變化也就持續十幾秒中,接著它翻身跪趴在地上,抖動身體甩開油脂,骨折傷已經恢復,成為了無脂肪全肌肉結構的怪物!

楊牧想起之前腦海里出現過的信息。

“不死鬼降臨,末日的陰云會布滿整個星球......”

難道這東西就是不死鬼?由人類變化的?

怪物慢慢移動了下身體,楊牧急忙拽著楚紅又后腿四步。

角度錯開,楊牧看到怪物身后地面上的一顆小小藍色晶石,散發著淡淡微光。

那是什么?

藍鉆?玻璃制品?水晶?亦或者是腦海信息里提到的原石?

來不及多想,怪物正用無瞳陰森的白眸看著這邊,也不知道是在看自己還是楚紅。

楊牧轉身開跑。

“等等我!帶我一起!啊!啊!它是什么東西,追上來了。”

楚紅的喊聲很尖銳,楊牧一邊跑一邊回頭。

怪物是用四足奔跑的,速度最起碼要比楚紅快一些。

咬了咬牙,楊牧決定放棄楚紅。

雙腿加速再不停留,很快就把楚紅落后好遠,進入胡同后向回繞。

這一圈饒了一千多米,從另一邊路走出來。

看向剛剛事發地點,楚紅的車還停在那,卡車撞在樹上,里面的司機正拼命拍打窗戶。

楊牧慢慢走過去,那卡車司機也是無瞳的白目人,齜牙咧嘴的模樣就好像......喪尸!

想到這里楊牧急忙后腿,到了剛剛怪物所在的地方,尋找了一會拿到了藍色發光小石。

東西入手微涼,看不出材質,不知道是什么東西。

重新閃入附近胡同,看四下無人才拿起藍色小石研究,看了半天也不知道它是啥東西。

正懊惱時,奇異的事情發生,放在手掌上的藍色小石竟融入到手掌的肉里消失了,仿佛被吞噬。

楊牧有些傻眼,好不容易冒著危險跑回來得到這東西,怎么被吞了?

他急忙伸手扣掌心,幾下后藍色小石又自動從皮膚里長出來。

太神奇了,這東西一定是原石,可以融入身體,也可以隨時拿出。

猶豫了會,把原石放回身體中,動了動手腳,沒一下從普通人變成超級賽亞人,準確來說似乎沒什么變化,這多多少少讓楊牧有些失望。

暫時只能把這事放下,楊牧打算遠離這地方,走過幾個胡同,到了人民路主干道。

這里看到的景象讓楊牧傻眼,道路上已經亂了,很多如同喪尸一般的無瞳白目人在奔跑,車道上的車子停滯無法向前,喇叭聲不絕于耳,人們的呼喊聲更是響徹。

這些東西并不是很像影視作品里的喪尸,他們根本就是!

只要被他們咬到,不用幾秒鐘也會立刻尸變。

轉身退回胡同,楊牧心驚之余也在思考。

現在四處都在出現的應該是普通喪尸。

而剛剛那個怪物,則是一個異種。它拋棄了全身的脂肪,用增生的肌肉治好了外傷,然后開始行兇。

在原地發了會呆,楊牧還是決定返回溫家看看。

他這只癩蛤蟆終究放不下白天鵝,而且畢竟他們還沒有離婚,溫思佳還是他的合法妻子。

主干路走不成,只能鉆小胡同。

小心翼翼選擇著最佳路徑,躲避活人,也躲避喪尸。

轉了幾個彎正走著,邊上一個垃圾箱忽然動了下,蓋子揭開,鉆出個腦袋。

“楚紅?”

這小娘們還挺雞賊,竟然沒被吃掉。

楊牧心情復雜,不知該驚喜還是該遺憾。

楚紅看到楊牧哇的一聲就哭出來。

“死楊牧!你都不管我,就自己跑!”

哭哭啼啼的時候楚紅從垃圾箱里爬出來,還沒靠近就能聞到她一身的臭味。

“滾滾滾,臭死了,別過來。”

“不!我就要過來,臭死你!讓你把我扔了。”

楊牧皺眉,意識到楚紅的聲音很大,有些吵鬧。

就在他這樣想的時候,忽然覺得脊背一涼,意識到眼角余光看到了什么東西。

急速扭頭轉向右邊胡同口,就見異種喪尸真的站在那里。

“啊!它來了它來了!”

楚紅撲到楊牧身上,抱緊了他的脖子。

楊牧終于有些明白,異種喪尸的目標應該就是楚紅。

它可能還保留了一點原始記憶,知道是被楚紅用車撞了,所以要找她報仇。

一邊想要把楚紅從身上拉下去,一邊向胡同左側跑,剛跑兩步就發現兩個身體僵直的普通喪尸晃悠進了胡同。

江南城市的小胡同也叫小巷,就兩米左右寬度,想要從兩個喪尸當中沖過去是不可能的。

楊牧雙眼瞪圓,看到邊上有個院門打開著,急忙沖進去。

楚紅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知道楊牧不會對她憐香惜玉,有機會還要扔她,于是用出吃奶的勁抱住楊牧的脖子不松手。

“放開我,白癡!”

楊牧轉身去關院門,拿過門栓把門鎖上,同時對著楚紅喊。

“就不放,你要保護我!”

被楚紅雙手勒住脖子都要斷氣了,可楊牧的雙手在忙著鎖門沒工夫招呼她,于是一著急轉過頭去,咬住了她的嘴唇。

對于楊牧來說,這算是對楚紅的一種進攻方式。

而對于楚紅,則如同是一抹晴空霹靂。

她在愣了下后怒喊出聲:

“楊牧,我要殺了你!”

其實楚紅喊叫的有些口齒不清,沒辦法,嘴唇都被楊牧扯過去了。

她只能把自己的臉湊過去以免痛,與楊牧更親密接觸。

楊牧急忙松牙齒,遠離楚紅,一臉嫌棄,她身上還有垃圾箱的臭味呢。

也是難為她。

楚紅和溫思佳都是有錢人家的女兒,只不過溫思佳比較勵志接任了集團公司,而楚紅完全是紈绔,就知道胡鬧瞎玩,真正的嬌滴滴大小姐。

現在為了活著她能不怕臟的鉆垃圾箱,這當然難得。

楚紅正要繼續對著楊牧咆哮,大木門忽然傳來一聲巨響,之后破裂,一條枯瘦精壯的灰白色手臂伸了進來。

楊牧的心臟再次加速跳動,異種喪尸太厲害了!他的力量估計超越成年男性好幾倍,還有身體損傷修復能力,這到底要如何對付?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日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