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贅婿-第0001章 上門女婿要離婚 第0001章 上門女婿要離婚
“離婚吧!”

三個字如山一樣沉重,終于被楊牧脫口說出。

裝飾豪華的別墅客廳中,溫思佳坐在楊牧對面。

她有一米七的身高,皮膚雪白細嫩,五官精致挺翹,健身房里練出的曼妙身材,一雙長腿尤為好看,曾讓楊牧迷戀不已。

可結婚兩年別說大長腿,連小手指楊牧都沒碰過。

兩年時間一共就見了十七次面,聽她跟自己說過四句話。

“結婚了,暫時這樣吧。”

“不吃你做的飯。”

“不許來我房間。”

“以后楚紅來家,別讓她見到,懶得看你們吵架。”

套塔瑪啊!

四句話還是分四次說的,最可氣的是第四句,老子是癩皮狗嗎?你閨蜜來家老子都不能出來見人?

楊牧比溫思佳小三歲,今年21,一米七九的身高,身體結實五官不錯,算帥哥一枚,怎么就不能出來見楚紅那二百五?

哎......

總之這兩年的故事說出來都是淚。

客廳中還坐著個成熟且有韻味的女人,是溫思佳的老媽關海珊。

她四十三,看著倒像三十出頭,平日穿的性感火熱,經常以思佳姐姐自稱,在楊牧面前一項冷著臉,好像楊牧欠她錢一般。

聽楊牧說要離婚,她冷笑道:

“你以前只是我老公的司機,他病危,請來的法師說要沖喜,因你八字與思佳很合才讓你進門,結果結婚當天我老公就死了。按我的意思要把你趕出去,可是思佳那時剛成家族集團繼承人,有人拿她的婚事做文章,這才忍了你兩年......現在既然你先提離婚?好!一會就去民政局把手續辦了,也不會虧待你,這卡里有十萬,算分手費。”

思佳一直面無表情的看著電視,仿佛這一切跟她沒關系。

感受到思佳對自己的冷漠,楊牧心寒了,開口道:

“走吧,去民政局。”

溫思佳還是沒看楊牧,不過卻說出了兩年來對楊牧的第五句話。

“等我看完這集電視。”

看著溫思佳不在乎的樣子,楊牧真想立刻過去扒光她!吊起來打!喂辣椒水!滴蠟燭油!

可惜只能想想,終究不會這么做,下不去手。

起身向外走,到門口又停下。

“民政局等你到中午十二點,過時不候。”

“錢不拿了?”思佳對楊牧的第六句話。

“懶得拿溫家的東西,尤其這張卡還是從關海珊身上拿出來的,看了生氣。”

話音落下,大踏步走過去推門,背后傳來關海珊的罵聲。

“小白眼狼!白吃了我家兩年飯的小白臉!”

“媽,別罵,以后……沒關系了。”

“女兒,你不說身邊有好幾個追求者嗎?離了婚直接叫回來讓媽看。”

“暫時不想再婚。”

“沒讓你立刻再婚,就是讓我見見,哪個適合做你對象。”

“我沒考慮過這些事。”

“現在可以考慮了,你單身了啊,我的寶貝!”

楊牧扯了扯嘴角,反手關上了門。

溫思佳說的很對......以后,沒關系了,他再次孑然一身。

三歲被拐,身上只帶了一塊記載著他生辰八字的小金鎖。

五歲從人販子手中逃出,也帶走了金鎖,流浪兩年后來到這座城。

為了有個地方要飯他去和其他小乞丐打架;為了不被欺負他和地痞流氓拼命,為了躲避人販子的追蹤他去山林里和野狼搶肉吃。

他從懂事開始從來沒有過自己的家。

住過下水道,住過提款機房,住過西子湖畔,住過牲口圈,這讓他對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無比熟悉,在城市求生中早已淬煉出堅韌的性格和強健的體魄。

這樣一個擁有傳奇經歷的楊牧,兩年多前在街上救了差點被綁架的溫董事長,成為他的司機兼保鏢,又鬼使神差的和溫家二小姐結婚。

本以為命運從此改變。

可事實證明癩蛤蟆永遠吃不到天鵝肉,他依然是這座城市底層的一粒塵埃。

邊想邊走,當楊牧回過神時,竟然已經走出了幾公里路。

如果不是一個光點迎面飛來撞到了他的額頭,他可能就直接走到民政局了,猛然間一陣眩暈,楊牧的腦海里升起一段聲音信息:

“不死鬼降臨,末日的陰云會布滿整個星球。那些彩色發光小石名為原石,蘊含著豐富能量,能讓你獲得與不死鬼戰斗的能力。同色十數合一成高級石,可以提升擴展能力,一定要收集原石,對你很重要!很重要!”

話音就此消失,楊牧站在原地愣了好一會都沒反應過來。

“這是什么鬼?誰在說話?”

“楊牧,胡亂叫什么呢?得了失心瘋?”

一輛敞篷跑車在楊牧身邊急剎,車上的女人很美,并且穿著暴露,好像小太妹,她剛才看到楊牧亂喊,所以開口嘲諷。

她叫楚紅,溫思佳閨蜜,二十二歲,屬性楊牧天敵!

如果沒此女,楊牧和思佳之間弄不好也會有些故事。

看楊牧還在發呆,楚紅笑道:

“剛從家出來吧?聽說你提離婚了?那么一個白嫩的美妞你舍得?我特意開車出來到民政局這邊來找你,還真遇到了,嘿嘿。”

“滾,你應該知道,這世界上老子最想先X再殺的人就是你。”

“先X再殺中的X是什么意思?有本事說出來。”

“你有病吧?別惹我!”

“別生氣,人家有點舍不得嘛,這兩年總想著欺負你,以后你走了,人家可能會孤獨。”

“變態!”

“我媽也這樣說。”

楊牧煩死了這女人,決定教訓她一下!

猛然向跑車沖去,速度如同獵豹。

楚紅嚇一跳,暗道這小子還真能打女人?

一念之間楊牧到了車前,楚紅急忙去啟動車子,可已不及。

楊牧一只手按在楚紅頭頂。

楚紅發出“啊”的一聲喊后,就感覺頭上黑影一閃而過。

天!

楊牧竟從她的頭頂飛越過去。

雖然小跑車并不算很寬,但畢竟前邊還有擋風玻璃,楊牧怎么這么強壯靈活,能飛躍她的車?他也飛越了自己!

剛剛他褲襠就在頭頂,豈不是意味著自己成了他胯下的女人?

想到此處楚紅動怒,看楊牧正倒退著走,一臉嘲諷的笑,還對她豎起中指。

“臭小子!你等著,看本小姐不撞死你!”

終于把車子啟動,掉轉車頭去撞楊牧。

她開的有些急躁,腳下狠踩油門,車子轉彎時一個騎著自行車的人剛好過來撞在車上。

人飛出去五六米,落地后身體都畸形了,一條胳膊斷裂,骨骼刺破了皮肉。

楚紅踩了急剎,小臉慘白,下車去檢查那人后白凈的臉又發青。

“沒呼吸......一點呼吸沒有!我撞死了人,楊牧怎么辦啊?我撞死了人!”

楊牧當然不會搭理她,繼續向前走,心中還在盤算著剛才的奇異經歷,想了一會無果,楊牧懊惱的搖頭,看了下附近路牌,找到了去民政局的路。

弄不好溫思佳已經先到,她開車挺快的。

又想起這兩年的全職“勞工”生活,在家做飯洗衣打掃衛生,真跟下人一樣。

不是他想要這樣活,只是他愛溫思佳,所以才按照她們母女的要求不出去上班。

溫思佳走上女總裁寶座的道路上總有些人想搗亂,她是害怕那些人拿自己作文章,所以讓他脫離社會關系。

他理解,因為理解而忍受。

兩年來唯一的業余生活就是夜晚一人去玩城市酷跑極限運動。

正回憶著,身后傳來楚紅的凄厲叫喊聲,聽上去好像殺豬。

“救命!楊牧救救我!求你了!救我!”

這嬌慣的大小姐,是她撞死了人,怎么如今卻喊起救命?

楊牧回頭看去,眼睛一下瞪圓。

楚紅正在地上爬,身上的短裙已經掉了,鵝黃色的小內褲正被一只手拽著,半個臀都漏了出來。

那只手是剛剛被撞那個人的。

怎么回事?不是撞死了嗎?楚紅是學醫的,她已經給那人下了死亡判定啊!

猛然間那人抬頭,露出了臉。

楊牧又是一驚,覺得毛骨悚然。

他的鼻孔嘴角都是鮮血,嘴巴張開,牙齒外漏。

牙上有黃黃的粘液,看著很惡心。

之所以心驚,主要還是因為他的眼睛。

他眼中大部分都是眼白,只有眼白中間有一小點的黑。

那是瞳孔嗎?

從來沒見過什么人的瞳孔是這么小的……

這里并不是主街,街道上行人不多,車也不多。

楚紅的跑車停在路邊,她和那白眼人就在馬路中間。

楊牧站在五米遠看著這一幕。

忽然聽到身后有車聲,急忙閃避!

一輛大卡開來,不知司機是不是發了瘋,估計油門踩到底了,車子全速前行。

不好!

它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只是瞬間就從楚紅和白眼人身上壓了過去。

楊牧下意識的跑向前去看,眼中呈現出的景象更詭異了,讓人心驚膽寒,脊背發涼!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日贅婿